在酒吧被别人摸很舒服/怎样才能把男朋友撩硬

      

但一般蟊贼也认不出这些名贵木材、瓷器和字画。

        

船只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正是沈该的父母,父亲叫做沈良,母亲陆氏,沈良没有出仕,但他身上一样有官爵,他被朝廷任命为湖州别驾,这是虚官,没有任何实际职权,只是社会地位比较高而已,另外,沈家捐钱修建皇宫有功,沈良被封为吴兴县子爵,

        

沈良父亲这次来临安,当然是为儿子的婚事而来,实际上,沈良夫妇并不是很赞成儿子迎娶宰相孙女,这不符合沈家的传统,沈家世世代代都是和江南各大门阀联姻,比如沈良自己娶的就是苏州名门陆氏之女。

        

沈良是希望儿子迎娶会稽虞氏之女,当然,儿子一定要娶宰相孙女为妻,沈氏夫妇也没有办法,只得来临安见一见吕家,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经定下来和吕氏联姻,他们还要考察吕氏家风,还有吕绣的性情如何?

        

江南世家娶媳是非常苛刻的,那怕对方权倾朝野,但如果家风恶劣,比如欺男霸女,或者恶名远扬,或者女子刁蛮骄横,都不会被江南世家接受。

        

吕颐浩的名声不是太好,主要是他推行的月桩钱被江南各地百姓视为恶法,各地胥吏趁机中饱私囊,百姓负担沉重,民怨沸腾,这一点也让沈家颇有微词,当然,沈良也知道这其实是天子的决定,宰相只是执行者,所以沈良对这一点也忍了。

        

“夫君,我们今天直接去吕府拜访吗?”妻子陆氏问答。

        

沈良沉吟一下道:“父亲的意思,是让我们先考察一下吕氏门风,我想也对,我们先住下来,今晚去拜访一下方明兄,然后明天我再拜访几个同窗好友,基本上就能了解吕家的情况了。”

        

沈良说的方明兄,就是大学生刘晋,刘晋字方明,也是吴兴人,和沈家是世交。

        

陆氏点点头,“要不我们也去拜访一下二叔。” 

        

陆氏的叔父陆晟,是苏州著名大儒,现任国子学首席教授。

        

沈良笑了起来,“你这样一说,为夫在临安也有好几个兄弟叔父呢!都差点忘记了,我们先住下了,再好好安排一下。”

        

沈家在临安也有一座大宅,是一座五亩宅,府宅临河,有自己的专用码头,不多时,船只缓缓靠上码头,管家出来迎接主人的到来。

        

沈良对儿子道:“你这两天先把仕途定下来,你到底要去哪里为官,赶紧定下来,至于婚事,我和你母亲既然来了,自然会替你做主,你就不要操心了。”

        

“是!孩儿遵命。”

        

停一下,沈该又道:“要不要孩儿先和吕家打个招呼,约好拜访的时间,他们也好安排。”

        

儿子说得也有道理,沈良想了想道:“明天黄昏,我会上门拜见吕相公,你先和吕家说一下吧!”

        

”父亲,今天不行吗?”

        

沈良一瞪儿子,“你急什么?婚事大事能这样草率吗?”

        

“是!孩儿知道了。”

        

沈该心中着实郁闷,只得匆匆去了……..

        

沈该来到柳府,他想找柳环联系大学士刘晋,不料他刚到柳家门口,却见数十名士兵手执长矛站在门口,沈该愣住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几名士兵提着一名男子从府中出来,男子双手被捆绑,双脚乱蹬,头戴黑色头罩,虽然看不见模样,但沈该一眼认出,此人正是好友柳环。

        

柳环舅父虽然是大学士刘晋,但他父母和沈该一样,都是吴兴比较低调的大地主,但柳环很活络,想见世面,想认识更多的人脉,他父亲便出钱给他捐了一个宫廷侍卫的差事。

        

这两年柳环一直混迹于临安,也参加过科举,考中一个明经科,但柳环不想去县里当文吏,还是想留在临安,他认识了很多人脉,包括攀上了秦桧的内侄王薄。

        

柳环和沈该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关系极好,不同的是,沈该把柳环视为挚友,柳环却把沈该当做人脉,有利用价值。

        

柳环被推进了一辆马车关押起来,士兵们押解着马车疾速离去。

        

沈该看见了追出大门的管家,连忙上前问道:“忠叔,出了什么事?”

        

管家跺脚道:“不知怎么搞的,士兵说我家公子勾结女真人,是金国奸细,把他抓走了,我怎么向老爷夫人交代啊!”

        

沈该大吃一惊,金国奸细,这个罪名大了。

        

他也不敢惹祸上身,连忙道:“忠叔赶快派人去通知柳环父母,想办法救人要紧!”

        

“是!是!是!我现在就回吴兴。”

        

管家顾不上沈该,跑回屋去了,沈该也不敢久呆,连忙转身离去。

        

……..

        

中午时分,张浚结束了和完颜昌的谈判,他立刻赶到皇宫将初稿交给天子赵构。

        

赵构顾不上用午膳,连忙接过了谈判初稿,他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惊愕,他关心的是附加条件,完颜昌果然提出了附加条件。

        

只是这个附加条件着实出乎赵构的意料,原以为会是多么苛刻的条件,没想到附加条件竟然是关于陈庆。

        

‘宋军须将大散关以北的军队全部南撤,统制陈庆调离川陕。’

        

追加条件就这么一句话,赵构不解道:“这个条件完全可以接受啊!为什么不当场签署?”

        

张浚心中苦笑,完颜昌最初提出的条件是把陈庆交给金国,自己坚决不答应,来回拉锯了近一个时辰,才达成这个妥协。

        

“陛下,微臣已经口头和完颜昌达成一致,还需要陛下最后确定,另外,微臣建议最好能和陈庆谈一谈,毕竟甘泉堡的根基建立得不容易,最好陛下能安抚他一下。”

        

赵构也冷静下来,他沉思片刻道:“陈庆调离川陕,把他放到福建如何?”

        

张浚摇摇头,“陛下,陈庆善战,金人拿他无可奈何,所以才用谈判的方式把他调离川陕,但把他放在福建冷置可惜了,微臣建议让他率军去平定洞庭水贼。”

        

赵构负手走了几步对张浚道:“就这么决定了,你去和他谈一谈,如果有一些不过分的要求可以答应他,另外,朕决定升为他都统制。”

        

“陛下圣明!”

        

虽然太后只同意升陈庆为副都统,但他既然调离川陕,不再是朱胜非的眼中钉,那么再稍微安抚一下,升为都统制,太后应该也不会反对。

        

停一下,赵构又道:“张相公再告诉陈庆,他昨晚遇刺一案,朕会尽快给他一个交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