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性伦小说全集/要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味道

熊山带人斩杀了那一什上山侦察的蒙卒,回到山顶一看,对眼前的局势有些失望。

        

在小道埋伏蒙军的计划没成功,现在这样从高处抛石虽然能杀伤一部分蒙军,却不能决胜。

        

而此时三百蒙军与两百仆从军攻山,山顶的巡江手却仅有一百人。

        

李瑕还在盯着山脚,嘴里喃喃着计算起来。

        

“两百蒙卒,一百大理军……纤夫近百人……岸上两百俘兵……船上有多少俘兵?”

        

“县尉?”

        

“不急。”李瑕道:“继续守山。”

        

不远处,茅乙儿又装好一筐石头,喝令一声。

        

“放砲!”

        

落石向山下砸去。 

        

“快,继续装石头!”

        

茅乙儿还在大喊,忽然,有人一把拎住的衣领。

        

杨奔抬手一指西面,吼道:“什长你看到没有,蒙军从山那边绕过来了!”

        

“装石头啊,你问我做甚?”

        

“再不去拦,我们就要被包围了,或是让蒙军绕到县城。”

        

茅乙儿挣开杨奔的手,道:“听令就是,装石头砸啊。”

        

“我要带人去拦……”

        

杨奔话到一半,熊山已冲上来抬脚便踹。

        

“给老子填装石头!”熊山吼道。

        

“仗不是这么打的!”杨奔脸色已涨得通红,喊道:“太托大了……”

        

“都闭嘴!”李瑕突然喝道:“调整砲梢,给我砸山下压阵的两百蒙军!”

        

他抬手一指,指的赫然是蒙军副千户尼格的队列。

        

“县尉,可是蒙军还在攻山……”

        

“别管他们!砸他们的压阵队!”

        

杨奔是最快反应过来的,往东面的符江看了一眼,突然吼道:“快!装填石头,调整砲梢,砸啊!”

        

~~

        

尼格抬起头,见到一颗大石又向自己这边砸了过来。

        

“该死。”

        

他骂了一声,下令让麾下的兵马散开。

        

想不通这宋将是如何指挥的,山顶马上要被攻下了,不逃也不拦,砸石头过来有什么用?

        

忽有人喊道:“船!他们有船。”

        

“轰!”

        

落石砸进蒙军的队列中。

        

尼格没有去看是否砸到人了,他视线中,看到的是有宋军的船只顺江撞了下来。

        

“庆符县有水师?”

        

而在宋军的船只之前,还有许许多多的浮木,被湍急的江水冲着,轰然撞上他那三艘船只。

        

“放箭!”

        

“嘭……”

        

~~

        

山顶上,李瑕扫视了山腰一眼,看到的是还在攀援而上的蒙军与大理仆从军,四面八方共有五百人。

        

这是他占据制高点的地势吸引来的。

        

但这场小小的战斗,决胜之地不在这里。

        

而在水师。

        

他一直在想,同样是出城迎击蒙军,自己与张实的不同在哪里……最关键的一点,张实是逆流击迎,而自己是顺流。

        

顺逆之势,天差地别。

        

~~

        

“嘭!”

        

浮木撞在三艘蒙军俘虏来的船只上。

        

一艘庆符县的大船顺江而来。

        

鲍三立于船头指挥着。

        

大船上抛出锚索,钩在东岸的岩石与树木上,硬生生停在江心,与蒙军对射。

        

“放箭!”

        

箭雨向蒙军的阵列袭落。

        

与此同时,蒙军也在向船只放箭。

        

惨叫声中,先一哄而散的是那些纤夫。

        

“快跑啊!跑啊……”

        

三艘被俘虏的船只来不及下锚,已被浮木撞击,又丢了拉纤的纤夫,登时就开始向下游漂去。

        

“快!下锚,射蒙军!”鲍三大吼道,“被俘的弟兄们!反戈啊!反戈!”

        

“反戈啊!”

        

又有八艘小船顺江而下,追着被冲下符江的蒙军船支。

        

其中一艘小船上,姜饭正死死盯着前方。

        

他身后,巡江手们还在大喊。

        

“被俘的弟兄们!反戈啊!”

        

……

        

一艘被蒙军俘获的大船上,名叫“俞田”的俘虏本还在操桨,在蒙卒的逼迫下试图稳住船只,忽然转头看了一眼。

        

船舱中,一袋袋装着粮食的麻袋上还带着血,被俘来了妇人衣衫褴褛的缩在一边。

        

俞田目光再一瞥,这艘船上有蒙卒二十人,而操桨的水手有百余人。

        

更远处,尼格那两百策马控弦的蒙军已越来越远了。

        

忽然,“嗒”的一声,有个钩索从庆符水师的小船上抛上来,钩住了这艘船。

        

一名蒙卒放下弓箭,拔出弯刀上前去砍。

        

俞田突然起身,抢起木桨就砸下去。

        

“兄弟们!反戈啊!”

        

“杀啊!”

        

杀喊声响起,姜饭精神一振,喝令麾下的巡江手用力拉。

        

“一、二!”许魁怒吼号子,带着自己的一什人猛地把小船拉向被蒙军俘获的船只。

        

“杀上去!”姜饭身先士卒,身里的钩子挥舞着,第一个往船上攀去……

        

~~

        

尼格皱了皱眉,已预感到了不好。

        

战到这时,他损失的探马赤军并不多,但却在战略上落在了下风。

        

把三百蒙军派上山,阵列上只留下两百人看管着四百宋兵俘虏。

        

那一旦这些宋兵反戈,冲溃在大理仆从兵,就会冲乱他的阵线。

        

下一刻,只见符江上游又有一只大船顺江而下,停靠在笆篓山下,两百宋兵跃下船,包夹过来。

        

~~

        

“杀啊!”

        

刘金锁与搂虎乘船赶到战场,迅速由符江与笆篓山之间的小路登岸,提刀杀了出去。

        

他们的目标却并非蒙军,而是山下那两百俘虏。

        

很快,两百俘虏大溃,带动了大理仆从军的溃败……

        

~~

        

“轰!”

        

又有大石从笆篓山顶砸落,砸进尼格的阵列。

        

尼格瞬间陷入了不利的局面。

        

在落石的攻击下,马匹越来越受惊;江上的船只不停以箭矢攻击;两艘大船上的俘虎已被策反;宋兵已然包抄过来;大理仆从军已溃败……

        

尼格果断下令向西撤退。

        

他并非是败了,而是要用惯用的战术,把宋兵引诱到西边的开阔地带,再利用骑兵的优势迂回包抄。

        

正在沿着笆篓山西面攀登的嘎尔迪、图门宝音两个百人队已听到了号角声。

        

他们回头看去,明白尼格的命令。

        

“包抄在追击的宋军。”

        

嘎尔迪、图门宝音纷纷下令。

        

“快!掉头下山,包抄他们!”

        

~~

        

笆篓山顶,李瑕眺望着战场,迅速下令道:“通知山下的刘金锁,冲散大理仆从军即可,不必贪功,我们先打掉一个百人队。”

        

“是!”

        

战旗摇动……

        

宋军并不追击蒙军大队,任那些大理仆从军漫山遍野地跑,而是转头向山腰上希日那百人队包夹了过去。

        

这一战,李瑕要的不仅是守住县城,却也没有贪心要直接吞掉只支蒙军。

        

他一点点在学着指挥,学着利用山势、水势来分割包抄,能吞掉一个小小的百人队就已心满意足。

        

更重要的是,他能让麾下的士卒们在这种小小的胜利中迅速成长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