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美女警花/老头粗大强行戳进

       

“那比干也是傻!有人要自己的心二话不说还给了!”

        

“于是乎,一代忠臣死在了自己的亲侄子手中。比干的威望本身就很高。这件事一出,商朝百姓纷纷憎恨纣王,商朝的气运也下降了!后面更是有卖菜女的事情。”

        

陆长生将后面发生的事情全盘说了以后,又道:“不过现在纣王都下台了,这比干的心应该不会在被挖了吧!”

        

陆长生打了一个哈哈。

        

众人:师叔……你这话又讲了一半啊!

        

碧霄也是道:“那师叔,若是比干的心被挖了的话,有没有法子救他啊?”

        

陆长生一听这问题,笑了出来。

        

这心都没了,哪里有法子救他啊!

        

不过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要是自己说不知道,岂不是太逊了!

        

不行! 

        

陆长生想了想,有了!

        

后世不是有人造心脏吗?

        

没了心再放一个心就好了。

        

陆长生开口道:“其实没了七窍玲珑心倒是一件好事,往里面放一颗可以当心的东西不就好了。”

        

众人:??师叔,你莫不是在开玩笑。这可是心啊!

        

陆长生见众人痴呆的模样道:“不就是一颗心吗?若是能让通天教主这样的圣人出手,为一个凡人造一颗心还不简单。”

        

众人还在吃惊,陆长生则是收起了自己的画像往书房走去。

        

这故事也讲完了,画也画完了,今天干的事情也太多了,得去书房休息一下了。

        

于是乎,陆长生留下来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姐妹们,我觉得比干这件事肯定不简单。你们看师叔他每次讲故事都是即将要发生的或者肯定会发生的!所以比干即便不是被这帝辛挖了心,怕也是要被谁挖心。”

        

云霄不愧是智慧担当,已经开始分析了起来。

        

众人连连点头。

        

不错!

        

陆长生:我真的只是讲了一个故事而已,你们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

        

云霄继续道:“这样吧,我传消息给师尊,问问他是否知道如何造出一颗心。另外余元不是一直在王宫里吗?让他注意一下比干的动向。”

        

云霄分析完以后,众人继续点头,心中感叹:这云霄的脑子咋长的啊!怎么这么聪明!

        

而云霄也是手中捏起秘法,此秘法乃是亲传弟子与通天教主传讯的法决。

        

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云霄,可是陆前辈那里有什么事?”通天教主深沉的声音传出来。

        

金鳌岛。

        

通天教主本来在修行,突然感应到云霄在呼唤自己。

        

云霄可是在陆长生前辈的茶肆,现在突然找自己,难不成是陆前辈……

        

想到这里,通天教主也是不敢耽误,立马就与云霄联系了。

        

云霄先是恭敬的与通天教主行礼后,把刚刚陆长生讲的那个故事和通天教主一说。

        

通天教主陷入了沉默。

        

因为他真的有一个可以炼化成心的宝物,名为心石。

        

之前他游历洪荒大陆的时候得到此物。

        

当时他只觉得此物有意思,便收藏了起来。

        

若不是陆前辈今天提及,他都要忘了。

        

所以陆前辈定是在暗示什么!

        

通天教主当即道:“你们密切关注王宫那边,为师这就造一颗心。”

        

云霄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

        

刚刚陆长生师叔就说了比干的死乃是商朝和截教的转折点。

        

“是,我这就传讯给余元师侄!”

        

云霄这边在争分夺秒,孰不住朝歌王宫已经开始行动了。

        

王宫。

        

殷郊躺在床榻上,只觉得自己浑身动弹不得!

        

远远望去,一股金色的力量缠绕着殷郊的身体。

        

正是准提圣人开始动手了。

        

他从玉虚宫离去后,便径直来了王宫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了。

        

虽然殷郊有人王气运加身,还有崆峒印。

        

但是准提是圣人,而且他也只是困住殷郊这位人王,并没有要伤害他的举动。

        

所以殷郊一时半会儿也是逃不开的。

        

搞定了殷郊后,准提便摇身一变变成了殷郊的模样去了龙德殿。

        

这里是人王与近臣商量朝政的地方。

        

准提圣人想要取比干的心,自然在这里最好。

        

准提圣人化作殷郊模样后便端坐在宝座上,坐等比干前来。

        

“大王,比干丞相来了。”

        

准提睁开眼睛,精光闪过。

        

终于是来了。

        

“你们都退下吧。孤要与丞相单独谈谈!”

        

“是!”

        

太监们纷纷退下,比干则是走入了龙德殿中。

        

因为比干和商容都喝过陆长生泡过的茶,所以比干如今的身体那叫一个棒啊!

        

看起来就如同十八岁小青年一样。

        

而且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他对周围的感应更加敏锐。

        

他一走进这龙德殿,就觉得面前这大王有些怪怪的。

        

但是比干又不知道是哪里怪。

        

“丞相近日可好,这阵子丞相帮孤分担了很多政事,否则孤定会手忙脚乱。”

        

“替大王分忧是臣的本分。”

        

准提看着比干不卑不亢的样子,心里倒是暗暗点头。

        

自己虽说已经幻化成殷郊的模样,但是自己这圣人的气息还是在的。

        

但是这比干却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可惜了,这么一个人物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不过为了西方教的大业,这比干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准提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既然丞相说替孤分忧乃是丞相的本分,现下孤还真的有一事想让丞相帮忙,不知丞相愿意否?”

        

比干不知道眼前这个乖乖的大王卖什么关子,只开口道:“请大王吩咐。”

        

“孤想要丞相的心!”

        

此话一出,比干眼神一凝。

        

他现在确认了,这就是个假大王。

        

比干心念一动,七窍玲珑心发动。

        

在比干的七窍玲珑心下,他清楚的看到眼前这个大王脸上笼罩着一层薄雾,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佛韵。

        

大王又不修佛,怎么会有佛韵!

        

“你是谁,大王在哪里!”

        

准提圣人见比干把自己拆穿了,毫不在意。

        

反倒是“哈哈”大笑道:“孤的好丞相,孤就是大商之主啊!”

        

说完,准提圣人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比干的面前,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了比干的胸腔,抓住了那颗不断在跳动的七窍玲珑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