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手不安分&猪的东西进了我的身体

“各位,所谓医者仁心,遇到这种事,咱们做大夫的不上前,光靠那些官府的兵围着,是不行的。他们的职责是不让这里的疫情扩散出去。

        

而咱们医者,是要跟阎王抢人的。

        

这种时候不上前,以后也不要说什么医者仁心了。

        

还有,各位只要谨记我说几个防护要点,就一定不会被感染上的。”这种时候,不得不给他们来一碗鸡汤,但是也得是适可而止,点到为止。

        

本质上没有医德的大夫,你给他扔鸡汤锅里淹死都没用。

        

听到她这么说,有些人的神情就松了松:“说让我们听一位常大夫的,难不成就是你?”

        

“正是在下。”常小九立马应道。

        

其实刚刚这些人见到小九和良子的时候,就猜不到这俩当中哪个是常大夫。

        

但是不管哪一个,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的。

        

所以,现在常小九说她是常大夫,对方也没有太过于失望。

        

心里不服肯定是有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大夫,就因为是聿王爷带来的,所以就可以这么拽? 

        

不过呢,在听了她刚刚简短又直白的一番话之后,有一部分人,心里也是有所触动的。

        

有亲戚在这镇子上的,也有家在峰城的。

        

遇上这种事,束手无策,每天就听着不好的消息传出来,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其实也不是他们自私怕死,不去想办法,而是官府的人已经判定,医药控制不住了,放弃给那些百姓医治了啊。

        

他们只是靠医术吃饭的大夫,没有庞大的产业和财力,就算有心救助乡邻百姓也是有心无力。

        

现在倒是来了一个有能力的,分量够足的聿王爷,只是不知道,他和他带来的人,能够改变这峰城和百雀镇数万百姓的命运么?

        

真的可以的话,那他们这几个大夫,也算没有白冒险。

        

“行了,既然都进来了,就听听常大夫的怎么安排吧。”以为年纪稍长的说到。

        

大家就都看向常小九,她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把需要他们做的,详细的说了一遍,又问可有没听懂的,所有人都点头回应,明白了,然后就自动划开区域,分头行动了。

        

有几个抵触的,想到已经进来了,就索性配合着照做吧,反正跟着聿王爷安排的人一起做这件事,就算做不好,至少聿王爷不能看着他们被拦在这里不让出去吧。

        

不是说这里搞定怎么回事,还要去峰城么?

        

若是聿王爷说话不算,又或者不保证他们安全出去的话,聿王爷再想带人去峰城,可就更没人肯替他做事了。

        

因为到此处就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常小九他们才刚刚诊察了小镇人口的一少半。

        

濮元聿再寻过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来的,后面跟着俩人挑着担子,送晚饭来了。

        

常小九就唤大夫们暂时歇一下,用白酒给手消了毒,赶紧吃晚饭。

        

掀开担子箩筐的盖子后,大夫们看到整整四箩筐的包子,闻着香味应该还是肉包子。

        

后面又有人挑来了两桶杂粮粥,其实就是现代的八宝粥。

        

众人就在露天的外面,一手拿着还烫手的热乎肉包子,一边端着满碗香糯的杂粮粥,劳累了一个下午,早就饥肠辘辘,能吃上一口热乎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常小九一手吃着包子,另一只手想去舀粥,濮元聿却从腰间解下一个水囊递给她。

        

常小九有点委屈,人家想喝粥,不想喝水。

        

可是看着他坚持着,只好接了过来,看着他拔掉塞子,在他的注视下喝了一口,嗯?不是水,是羊奶?

        

而且,还是热乎的加了糖霜的。

        

“多喝点补充体力,就你有。“濮元聿小声的很是得意的告诉着。

        

那意思,有我在,你的待遇肯定是与众不同的。

        

看着大家都在喝粥,就她用水囊喝着羊奶,常小九就有点偷吃独食的心虚。

        

可是濮元聿盯得她很紧,又拒绝不得,她敢保证,若是自己不乖乖的喝这羊奶,这货指不定要搞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只怕还是自己更尴尬。

        

没办法,硬着头皮享受着这个特殊的待遇吧!

        

“常大夫,我那边诊察了一百六十户,确诊病患九户。”

        

“我这边确诊六户。”吃上了热乎的,各位大夫心情超好,主动的汇报着情况。

        

常小九很是高兴,对他们说:“这个消息太好了,大家辛苦些,争取今晚把整个镇的情况摸清,这样早点做出救治的方案,对症下药,这百雀镇不会出大问题的。”

        

众人听到她的话,加上自己加入了诊查,心里更有数了,对她的话也就信服了。

        

“不辛苦,有希望就好。”有人甚至有些亢奋。

        

要知道,本来因为官府的决定,所有人都认为这百雀镇,彻底沦陷没救了。

        

不用常小九催促,所有人都自觉的加快进食的速度,都想尽早的筛查结束,也就能早点制定救治的法子。

        

“哎,小妹妹,你是饿了么?”常小九忽然看到对面的一户人家,栅栏门内,有个小姑娘蹲在那直勾勾的看着装肉包子的箩筐,就用没动过的筷子,扎了一串包子过去,递进栅栏门。

        

“父亲,肉包子,兰儿能要么?”小姑娘转身朝身后的屋里喊。

        

房门吱嘎的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近前看清怎么回事了,不好意思的看着常小九,又俯身低声哄孩子:“兰儿乖哦,他们是官府派来救治咱的大夫,忙了一下午,很累了。

        

“没事的拿着吧,我们都吃好了,有的多。”常小九听着这男人的话,就很欣慰。

        

小姑娘再次朝父亲看了看,见他跟常小九道了谢,跟自己点了头,这才伸手接拉过去。

        

“放心,用不了多久,你们这就能解封了。”常小九有了底气,敢承诺了。

        

“真的么?那就有劳各位大夫了。”男子再次道谢,牵着女儿的手回到了屋内。

        

官府封了小镇,封了家门,他们也不敢乱往外跑。

        

能跑哪里去呢,只能在家听天由命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听到有好消息。

        

其实呢,有些人家在看到有大夫进来时,心里已经觉得见到了希望。

        

“真的可以?”濮元聿听了常小九对那男人的话,心里有点担心,小声的问她。

        

“原来你其实对我也是不完全信任的啊?”常小九看着面前的男人,幽幽的问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