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嗯/公交车系列h2

陆明玉走到床榻边,凝神注目。

        

苏贵人脸如白纸,毫无血色,目光呆滞,没有半点焦距。似所有的生气都随着肚中的孩子一并消逝无踪。

        

乔皇后也上前来,目光一扫,眉头皱了起来,张口问床榻边的宫人:“太医何在?”

        

宫人战战兢兢地跪下:“回皇后娘娘,马太医为贵人娘娘诊了脉,开了药方,就回去了。说是贵人娘娘若有不适,再去叫他过来。”

        

以苏贵人的身份,能请来的太医级别也不高。

        

这个马太医,医术过得去,不过,天生一双势利眼。眼看着苏贵人沦落至此,竟不在怡华宫里守着。诊完脉开完药方就走了。

        

乔皇后轻哼一声,沉声吩咐:“去宣本宫口谕,让马太医立刻过来,本宫有话问他。”

        

彩兰应声而退。

        

床榻上的苏贵人依然毫无反应。

        

陆明玉和乔皇后都未出声。

        

跪在床榻边的宫人,跪在地上压根不敢抬头,心里暗叹不绝。

        

原以为苏贵人有了身孕能翻身,她们这些宫人也能跟着扬眉吐气。谁曾想,还没高兴两天,苏贵人肚中的孩子就没了。还是皇上亲自赏的燕窝……

        

苏贵人是彻底完了。

        

她们这些宫人日子过得好不好,全凭主子。主子都沦落到这地步了,她们还能有什么好。

        

过了片刻。

        

一直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马太医快步进来,扑通跪下,声音发颤:“微臣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太子妃娘娘。”

        

乔皇后冷冷瞥了马太医一眼:“从现在起,你守在怡华宫,照料苏贵人的身体。苏贵人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唯你是问。”

        

马太医额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唯唯诺诺地应道:“微臣谨遵娘娘之命。”

        

陆明玉此时也张了口:“马太医,苏贵人现在身体如何?有没有大碍?”

        

马太医略一迟疑,抬起头,和陆明玉冰凉的目光一对,心里一凛,忙答道:“回太子妃娘娘,苏贵人昨夜出血过多,脉象虚浮,需要好生将养。不然,日后恐难再有身孕。”

        

怀孕三个月再落胎,对女子的身体损伤极大。

        

苏贵人昨夜流的血,几乎染红了整个床榻。现在勉强止住血保住了命,不过,至少要精心将养个三年两载。

        

最后这一句话,像一根尖刺,刺进苏贵人的耳中。

        

一直木然的苏贵人,终于有了反应。她瞳孔睁大,倏忽用力坐起来,紧紧地盯着跪在地上的马太医,状若疯狂:“我的孩子呢?你把我的孩子弄哪儿去了?”

        

马太医怕乔皇后怕陆明玉,可不怕苏贵人,闻言竟应道:“昨夜苏贵人出血落胎,微臣前来看诊。孩子已经没了,请贵人多保重身体。”

        

苏贵人眼睛赤红,一掀被褥,竟光着脚冲下了床榻,一把揪住马太医的衣襟:“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马太医猝不及防之下,被苏贵人一把抓住,晃得头晕眼花:“诶哟!贵人快些放开微臣!一切不关微臣的事……啊!”

        

一声惨叫。

        

原来,苏贵人怒急之下,竟一口咬住了马太医的耳朵。马太医吃痛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了,用力去推苏贵人。

        

苏贵人就像疯了一样,死死咬着不松口。大有一口将马太医耳朵咬掉之势。

        

乔皇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快些住口!这样成何体统!”

        

苏贵人已经失了理智,听到乔皇后的声音,竟放开马太医,又往乔皇后冲过来。手还没碰到乔皇后的衣服,就被拦下了。

        

陆明玉出手迅疾,一拳打中了苏贵人的肩膀。

        

苏贵人惨呼一声,软软倒了下去。还没滑到地上,脖子就被掐住了。

        

陆明玉略略低头,俯视着面无人色的苏贵人,冷冷道:“苏贵人,你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不必装疯卖傻,迁怒到别人头上。”

        

苏贵人被那只手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脸孔迅速涨红。

        

乔皇后惊魂未定,心跳得飞快,忙上前来:“本宫没事,你先放了苏贵人。”

        

以陆明玉的神力,稍一用力,就能拧断苏贵人脆弱的脖子。苏贵人死不足惜。不过,陆明玉身为太子妃,总不能落下枉杀宫妃的恶名。

        

陆明玉面无表情地收回手。

        

苏贵人猛地倒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急促呼吸。脖子上果然多了一道清晰的指印。

        

乔皇后定定心神,吩咐左右的宫人:“将苏贵人扶回床榻上。”又对左耳鲜血淋漓痛呼连连的马太医道:“你先去治伤,去太医院换个太医来。”

        

宫人们应一声,忙将瘫软在地的苏贵人抬回床榻上。

        

至于马太医,只能自认晦气倒霉,用袖子捂着耳朵告退。

        

……

        

乔皇后沉着一张脸,拉着陆明玉的衣袖出了寝室。

        

陆明玉默默随乔皇后走出怡华宫,一路回了东宫。直至进了内堂,乔皇后才张口数落:“一个苏贵人,哪里值当你动气。你肚子也不小了,要是动了胎气,伤了自己的身体伤了肚中的孩子该怎么办?”

        

这几年,婆媳相处和睦,乔皇后还是第一次绷起脸孔嗔怪儿媳。

        

陆明玉难得有些理亏,很快认错:“母后说的是。刚才是儿媳太过冲动了。儿媳也是怕苏贵人伤了母后……”

        

“现在什么都不及你和孩子重要。”乔皇后还没消气,瞪了陆明玉一眼:“本宫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陆明玉乖乖赔礼:“儿媳听见了。儿媳给母后请罪,请母后息怒。”

        

乔皇后:“……”

        

乔皇后一个没绷住,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呀,要是平日里都这般听话多好。”

        

陆明玉哄人也是一把好手,笑着说道:“都是母后宽宏大度,总惯着我。我这个做儿媳的,才敢在母后面前放肆。能有这样的好婆婆,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乔皇后笑着再瞪一眼:“本宫是看在你肚中孩子的份上,才容忍你。等你生了孩子,看本宫怎么收拾你。”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