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_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林长河的一番话,让娘俩个瞬间泪流满面,在外人眼里,林长河不像个男人,又爱躲懒又没什么担当。

        

可作为林长河的亲人,杜秋蝉她们娘俩个心里都明白这些年林长河也没少付出,心里苦可是嘴上说不出来。男人哪有愿意干家务带孩子的?林长河就接手了,而且还把孩子带得挺好的。

        

自己的男人自己疼,杜秋蝉和林长河夫妻俩生活了这么多年,很少能见到林长河这么发脾气过,还是冲着他爹娘,这还是头一次呢。

        

在杜秋婵的心里,她可以欺负林长河,但外人不行,爹娘也不可以,她没看到就那么地了,可是当着她面欺负她男人,那就是欺负她杜秋婵,她啥都吃,就是不能受这窝囊气。

        

“爹、娘,以后你们就当没我们这户人家,大家伙各自安好吧,心雨,扶你爸回去,咱们回家!”

        

心雨爬上炕,直接把林长河给拉到了炕边,给亲爹穿好鞋子,这才扶人起来,娘俩个架上林长河抬脚就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心雨转头留下了一句话:“奶,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莫欺少年穷,做事别太绝了。”

        

坐在屋子里的这些人都傻眼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林长海瞪了一眼林玉荷:“大姐,弄成这样你满意了?真当我们是傻子?啥好条件,有那个条件,城里的姑娘不抢啊,还用你过来帮着找?

        

也就是我二哥吧,你换一个人试试,大棒子揍出去那都是轻的。

        

春花,咱们也收拾回家,下午还得下地干活呢,咱们没法跟别人比,不劳动没人给咱们钱花。” 

        

老太太不乐意:“老三,你说的是啥话,你大哥养我们的老,我们挣的钱给老大那也是应该的。”

        

林长海哼了一声:“娘,我也没说啥啊,你老怎么往自己身上寻思?这以后你老还让不让我们说话了?走了,有那个功夫,我们回家睡个午觉去。”

        

老三一家人离开了,老四一看,赶紧的拉着媳妇孩子一起告辞,这个事他可不参与,二哥家穷是穷,可人家三个孩子争气啊,说不定哪一天,他这个当叔叔的还得跟人家孩子混呢。

        

孩子们都走了,就剩下老大一家以及两个闺女在眼前,老太太有些傻眼了。

        

“这,这怎么都走了?”

        

董秀梅叹口气:“娘,以后别这么说老二了,你说你天天这么骂,时间长了,那点情分都要快骂没了。”

        

老太太还觉得自己挺无辜的:“我也没说错啊,谁家的孩子像她这样?我一个当奶奶的还不能说孙女了?打孙女虐待孙女的比比皆是,怎么到我这里就有问题了?啥毛病!”

        

董春梅彻底的不想跟老太太交流了,这位脑子有包。

        

老爷子不耐的发话了:“行了,收拾收拾吧,玉荷,以后这事别再提了,你也收拾收拾回家吧。”

        

林玉莲笑意盈盈的看向她姐:“我不让你说,你偏要说,你这是打哪儿听说这个消息的,我听着都不靠谱。”

        

林玉荷叹口气:“我说的这条件是真的,你们怎么不信呢,巧玲长的漂亮,也就她符合人家的要求,咋到你们这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好不好心的,林玉莲不做评价,不是她搞的事,她可不负责善后。

        

“娘,家里白面给我点呗,孩子们都好久没吃过白面了。”

        

老太太眼神闪了闪,摇摇头:“没了,中午都吃了。”

        

董春梅在一旁笑着解释:“她小姑啊,家里真的一点都没了,就这点,还是你大哥特意出去找人换的,要是有,嫂子肯定给你。”

        

林玉莲撇撇嘴:“行了,那我也走了,家里的鸡鸭还等着我回去喂呢。”

        

一顿饭吃的不欢而散,董春梅也有些恼火,你说说她又出钱又出粮的竟然换了这么一个结局,这老太太嘴巴也是真快,你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人家孩子,老二能让了才怪了,换她也不干啊。

        

杜玉荷也是带着一肚子的委屈回家了,等他男人知道中午发生的一切,姜连兴都忍不住训自己的老婆。

        

“你说说你这办的叫啥事啊,什么事你都敢揽?你知道那男的到底是啥底细啊?万一出岔头了,你以后怎么去见老二两口子?”

        

林玉荷也委屈:“我还不是为了给闺女弄一个工作名额吗,这眼瞅着要毕业了,下乡了可咋整,她一个姑娘家的跟小子没法比啊。”

        

姜连兴冷哼了一声:“我闺女我自己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林玉荷暗自后悔,你说她今天真是够倒霉了,白贴了老大家二十多块钱呢,啥事都没干成。

        

心雨这边扶着林长河回家了,杜秋婵一边心疼自己的男人一边忍不住唠叨。

        

“你说说你,都下工了你倒是回家一趟,你咋就自己过去了呢,我饭都做好了,就没打算过去,你看看,鸿门宴吧?”

        

林长河不乐意听了:“你这老娘们会不会说话?啥鸿门宴,是他们说话不中听,我不爱听。”

        

对一个喝了酒的人没法讲理,杜秋婵扶男人躺下,然后给他擦洗了一下,让林长河先睡一觉。

        

心雨则去了厨房弄饭吃,别说是她了,连杜秋婵都没吃好,饭无好饭宴无好宴,娘俩个都觉得这一趟去得让人恼火。

        

说起来,他们家里现在的饭菜比老院那边可强太多了。

        

心雨端来了饭菜,娘俩个在屋里好好的吃了一顿大肉,都是卤好的肉,最适合偷摸吃了。

        

“妈,我下午给我爸弄草,你在家里看着他,顺便把晚上的饭菜准备好,我姥他们过来,你多弄点好吃的。”

        

杜秋婵叹口气:“去吧,你爸一觉醒来就没事了,这个男人也真够让人操心的。”

        

心雨擦了一把脸,然后给她爹弄好了一碗水放在窗台上,方便林长河醒过来喝。

        

再次去山上正好看到付辰他们在砍柴,看到心雨来了,还想把斧头还给她。

        

“你们先砍,我去弄点猪草。”

        

心雨也没跟他们说什么,大家伙刚认识也不熟,没什么可以聊的。

        

张海这个时候颠颠的跑过来了:“林心雨,我的票都拿来了,那两个女同志都同意换,你看,能换多少。”

        

心雨也没想到,这个张海还挺有行动能力的。

        

“我中午去过你们家,可家里没人,所以我也只能在山上等你了,这是我们四个人份的——”

        

那意思心雨明白,怕她亏待了他们呗。

        

看了一眼这些票的面值,心雨点点头:“不错,以后还有,可以送过来,油和肉晚上我给你们送过去,城里的肉价和油价你们都清楚,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张海开心的点头:“那就好,那我去忙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