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恋时男生生理需求好高/王总你别这样好吗

       

苏宸为白素素的父亲复诊之后,给了这一家人更大希望。

        

如果白守仁腰部以下恢复了知觉,能够重做男人,重做白家的顶梁柱,那白素素也就不那么累了。

        

白守仁自己也很激动,万贯家财他不在乎了,只想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能够重新做回男人。

        

不像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就是一个废人,太痛苦了。

        

有再多的钱财,也无济于事。

        

苏宸辞过白守仁,跟着白素素去往主宅后院,那里环境优雅,白老爷子就在后宅安养。

        

当他见到屋檐阳光下,坐在梨花木制轮椅上晒暖阳的白奉先时,有些感慨,白老爷子已经苍老了许多,一年时间,今非昔比。

        

苏宸心中想到的就是那句名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曾经对他不屑一顾的白老爷子,现在却行动艰难,生活无法自理,等着他来救治。

        

当然,苏宸并没有冷嘲热讽,只是一种唏嘘在心中而已,世态无常,谁也别在顺风高位时候太嚣张。

        

他看在素素面上,还是很客气打招呼。

        

“见过白老爷子!”

        

白奉先没有抬头,似乎没听到的样子。

        

白素素见状,用肘部触碰了一下苏宸,并给他使了个眼色。

        

苏宸不情愿地开口,再次施礼:“见过白爷爷!”

        

他这句话说完,果然,白老爷子微眯的眼皮跳了跳,睁开了些,盯着苏宸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回来了。”

        

声音沧桑,有气无力。

        

“嗯,历练了半年,刚回来润州两天。”

        

白老老子微微点头,又问了一句:“过几天还要走?”

        

“对,三天后就打算去往金陵城,备考春闱,如果能够高中三甲,便会在金陵城待下去了。”苏宸如实说道。

        

“年少有为啊……”白老爷子感慨了一句,算是真正认可了他,已经心服口服。

        

这一年时间,苏宸摇身一变,不再是曾经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个大才子,一个会造青白瓷器的奇才。

        

他一个人挽救了白家兴衰危急,救治了他和大儿子的伤病,对白家有再造之恩了,心气再高的白老爷子,也终于承认,自己当初看走眼了。

        

而且,以苏宸目前的势头,以后肯定会成为唐国的仕途新贵,身份和地位,已经不是润州城一个商贾大户所能攀比的。

        

他自己一向视为掌上明珠的嫡孙女白素素,身份反而有些低了,攀不上对方以后的高官爵位。

        

这种反差和打击,只在一年时间内发生,实在让白老爷子感到钦佩了。

        

“白爷爷,我先替你复诊一下。”

        

苏宸说完,走上前,为白老爷子把脉。

        

白奉先并未拒绝,他是一个精明又务实的人,不会意气用事,因为面子之类的,就放弃对自己有益的事。

        

脉象趋于平缓,不再紊乱,体内毒素排除已经基本干净了。

        

中风的神经也通过针灸和药剂,有效控制,只要不动怒,受刺激,控制好脾气和血压,不受寒气入侵,发作的概率就会降低。

        

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这些,都会缓解降低。

        

苏宸当场就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让仆人拿来笔墨,又写了两个方子,一早一晚,针对目前的身体状态,有很好的调节和康复作用。

        

白素素站在旁边,看着这一老一少的男人,终于和平相处了,心中也是得到一些慰藉。

        

自此,白家应该没有人再轻视苏宸,反对自己跟他交往了,哪怕有一天,她嫁入苏家,也并非没有可能。

        

这个局面,还是让她有些释然,从此白家的生意,不再是她的全部,感觉肩膀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只要有下一任家主出现,她就可以卸任了。

        

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五年,但终究有了个盼头。

        

“素素,润州的生意……已经到达一个顶点,规模……就这么大了,日后,你也可以多前往……金陵,把白家的生意,扩到那里去,打出我白家的名气,成为皇商,白家的子弟,也挑选两个有成材潜力的,送去金陵国子监读书,我白家的子孙,也不会一直只做商贾……”

        

白老爷子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似乎还想让白家更进一步,不局限于商贾的层面,毕竟士农工商的阶层中,商人身份一直引人诟病。

        

但白素素听到耳里,已经明白其中的话意,这是爷爷给她创造机会,让她也可以常去金陵城,这样就可以多跟苏宸相处了。

        

“嗯,我记下了,爷爷。”白素素冰雪聪明,一点就通,也没有多问原因和方法,因为,她自己会安排妥当。

        

白老爷子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精神又有些疲倦,似乎要打瞌睡了。

        

“那晚辈先告辞了。”

        

苏宸见状,提出了告辞,与白素素一起离开后宅。

        

“以后你真的也要去金陵?”苏宸边走边问。

        

白素素文静淡雅,闻言点点头,嗯了一声:“是啊,爷爷交待了,我总要有行动,振兴白家,皇城是要多去去的,毕竟那里的市场更大,权贵更多,现在除了青瓷和白瓷,还有了青白瓷,目前白家烧纸的青白瓷,种类变多,呈现不同釉色,可以符合不同阶层审美,销量会更好,就像你之前建议的,我打算去金陵搞一场展销会。”

        

苏宸点点头,说道:“办一场展销会自然是好,能够让金陵的百姓先目睹青白瓷的种类,不过,要想打造声势,觉得还是需要有噱头,比如,针对针对士子阶层,国子监生员等,可以打出征文写诗的比赛,以赞美、歌颂、描写青白瓷为题目,分成一二三等奖,到时候给出大奖,如果觉得直接给铜钱不好,可以送宅子、送铺子、送多少件瓷器,顿时吸引全京城的目光,白家的青白瓷,就能一下子炒热了。”

        

白素素听完眼神一亮,嘴角溢出一抹笑容,清丽无双。

        

“这个法子好,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就在春闱前后举办吧,过些日子我就动身去往金陵城。”白素素微笑说着,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

0

更多精彩

发个百合小车车/浓精灌满小奶妓

2021年11月20日 小羽 0

“当她在娘家的时候,她作为‘女儿’被‘父兄’庇护,既然父亲违背了身为家主的规则,那么兄长就把败德的父亲杀掉并取而代之;当她嫁了人,她就成了‘丈夫’的私有物,所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