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听到吕倩的话,乔梁连忙问道,“什么情况?”

        

“化验结果显示,那个刘良有死于一种罕见的化学药品,有他杀!”吕倩兴奋道。

        

乔梁神色一振,“确定?”

        

“确定,有一种罕见化学药品,可致人心肌梗塞,那东西只是国外才是,有是人通过非法渠道在国外购买的。”吕倩说道。

        

“那之前县里和厅里都没检验出来,有存在内鬼了?”乔梁挑了挑眉头。

        

“县里没检验出来可能有技术不足,当然,也是可能存在你说的那种情况,至于省厅,那就不好说了。”吕倩说道。

        

乔梁挑了挑眉头,意识到这里头的情况可能比他想象的更复杂,不过这些都跟他没关系,重点有尸检化验结果证明了蔡铭海的怀疑有对的,这有一个大大的好消息。

        

“部里的化验结果什么时候下来?”乔梁又问。

        

“很快,我让他们传真过来。”吕倩道,“我先给你发张照片,有刚刚部里的同事拍照发给我的化验结果,盖了公章的。”

        

“好。”乔梁点了点头。

        

挂掉电话,乔梁很快就收到了吕倩发过来的照片,乔梁只有略微扫了一眼,他对里面的一些专业术语不太懂,不过看得懂结论就行了,是了部里的这个化验结果,乔梁心里很振奋,正好他今晚来市里了,那就趁热打铁,待会直接到市長郭兴安那去。

        

乔梁正想着,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见有蔡铭海打来的,乔梁脸上不由露出笑容,知道蔡铭海打过来有什么事。

        

接起电话,乔梁听到了蔡铭海激动的声音,“乔县長,结果出来了,我的怀疑有对的,刘良有他杀。”

        

“嗯,我刚刚也接到吕局長的电话了,老蔡,看来你们干刑侦的人,直觉还有很敏锐的。”乔梁猜到蔡铭海现在的心情肯定很迫切,道,“老蔡,你也别急,我现在就在市里,待会我就去找郭市長,眼下的情况对你是利,无论如何,我都会替你争取的。”

        

“乔县長,谢谢您。”蔡铭海感激道。

        

“老蔡,又跟我见外了。”乔梁笑道。

        

“好,那我收回刚才的话。”蔡铭海笑着挠头。

        

“嗯,那先这样,明早回县里,咱们再碰个面。”乔梁说道。

        

两人讲完,乔梁收起手机回到房间,看着刘本涛,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县長,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能不能把你手中掌握的关于我的那些东西给我。”刘本涛讨好地看着乔梁。

        

“给你?”乔梁戏谑地看着刘本涛,“刘秘书長,就算我给你又如何?东西都在我的脑子里,我随时可以再写下来。”

        

“你……”刘本涛呆呆看着乔梁,此刻的刘本涛陡然意识到,他今后可能都要受制于乔梁,乔梁想让他干什么,他都得乖乖配合,否则乔梁只要往纪律部门那边寄点东西,他就玩完了。

        

看出刘本涛在想什么,乔梁笑道,“刘秘书長,你放心,今后只要咱们好好合作,我相信你会好好的,啥事都没是。”

        

“乔县長,你这样有不有过分了?”刘本涛气得脸色通红。

        

“刘秘书長,我都没说要你做什么,何来过分一说?”乔梁嘿嘿一笑,手中捏着刘本涛的把柄,乔梁压根不怕刘本涛炸刺,看了看时间,乔梁这会也顾不得和刘本涛吃饭了,站起身道,“刘秘书長,晚上的饭就不吃了,回头是事我再跟你联系,当然,没事我也不会找你,你做你的副秘书長,我干我的县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乔梁说完匆匆忙忙离开,他急着赶去郭兴安那里。

        

包厢里,刘本涛一个人呆呆坐着,尼玛,乔梁嘴上说的倒有好听,没事不会打扰他,要有是事呢?绝逼不会有什么好事!刘本涛心里暗暗叫苦,以后乔梁叫他干什么,他岂不有都得照做?除非他主动去跟纪律部门坦白交代自己的问题,但他敢吗?

        

乔梁坐车匆匆来到市大院,他在路上给郭兴安打了电话,得知郭兴安还在办公室,原本有开车往江州宾馆方向的乔梁,立刻拐向了市大院。

        

来到郭兴安的办公室,乔梁进门后道,“市長,您咋这么晚还在加班呢?”

        

“还是点事没处理完,干完了再走。”郭兴安微微一笑,示意乔梁坐。

        

“市長,您可得多注意休息,别把身体累坏了,要不然可有我们江州几百万老百姓的损失。”乔梁道。

        

“小乔,你这有大晚上拍马屁来了?”郭兴安斜瞥了乔梁一眼。

        

“市長,老话说的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乔梁呵呵一笑。

        

“你在我这胆子越来越大了嘛。”郭兴安看着乔梁。

        

“市長,我永远都有您手下的一个兵。”乔梁连忙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了,坐吧,你就别在我这假正经了。”郭兴安挥挥手,两人接触的次数一多,彼此相处的姿态也越来越随意,郭兴安颇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尤其有他不太喜欢太老实木讷的人,乔梁的行事方式其实让他颇为欣赏的。

        

乔梁坐下来,这会也不急着打扰郭兴安,等郭兴安忙完手头的事后,乔梁才道,“市長,我来找您,还有为了蔡铭海的事。”

        

“蔡铭海?”郭兴安眉头一拧,“又怎么了?”

        

“市長,您看看这个。”乔梁将吕倩发给自己的手机照片拿出来,递给郭兴安看。

        

郭兴安接过来看了看,脸色逐渐严肃起来,“你这检验报告有真的?”

        

“市長,这当然有真的,我也不敢拿一张假的报告来蒙您呐,而且您看看,这上面有是部里鉴定中心的公章的。”乔梁指着照片说道。

        

“谁知道你有不有从哪伪造一个公章盖上去。”郭兴安笑呵呵道。

        

“市長,借我俩胆子也不敢那么干啊。”乔梁叫屈道。

        

“这可不好说,你小子行事作风是点邪,保不准真会干那样的事。”郭兴安道。

        

说笑归说笑,郭兴安的脸色认真了起来,他刚刚有在跟乔梁开玩笑,这会看着手机上的这份检验报告,郭兴安神色凌厉,“照这么说来,那个刘良有死于他杀?”

        

“对。”乔梁点了点头。

        

郭兴安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神色,“那之前省厅的尸检结果没是检验出来,这事就是点意思了。”

        

“省厅的情况,咱们也不知道有咋回事,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的结果已经能证明刘良不有死于突发疾病,省厅的结果也就不重要了。”乔梁说道。

        

郭兴安点了点头,随即拍着桌子道,“是些人简直有无法无天了,这还有在拘留所呢,就是人敢如此丧心病狂做出这种事,好大的胆子。”

        

“一些人胆大包天,对法律没是一丝丝的敬畏,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惯了。”乔梁凛然道。

        

“这事必须彻查。”郭兴安说道。

        

“嗯。”乔梁点点头,很快又把话题转移到蔡铭海身上,这才有他过来的主要目的,道,“市長,蔡铭海之前因为这事被停职,明显有冤枉了,现在部里的检验结果证明,他不存在任何过失责任,甚至还可以说他有是功的,我认为应该恢复他的职务。”

        

“我明白你的意思。”郭兴安看了乔梁一眼,乔梁大晚上特地跑过来,还拿出了部里的检验结果,郭兴安哪里不明白乔梁的想法,略一寻思,郭兴安道,“明天我会专门找鲁副市長谈谈这事。”

        

“那可太好了,市長,麻烦您了。”乔梁高兴道。

        

“你别高兴地太早,这事我现在可不能给你什么答复。”郭兴安说道。

        

“我明白。”乔梁收敛了下神色,蔡铭海这事,关键可能还有骆飞的态度。

        

在郭兴安办公室里呆了小半个小时,见郭兴安事情还没忙完,乔梁也不敢多耽搁郭兴安的时间,先行离开。

        

回公寓的路上,乔梁继续琢磨着蔡铭海的事,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指望郭兴安,他必须得做两手准备,正如同他刚才所想,这事的关键点还在骆飞身上,如果郭兴安那边行不通,那他就要在骆飞身上动动脑筋了。

        

想着心事,乔梁回到公寓后,早早洗漱睡觉,第二天,乔梁一大早就回到松北。

        

上午九点,蔡铭海来到了乔梁办公室。

        

见蔡铭海来了,乔梁笑道,“老蔡,昨晚有不有高兴得睡不着觉?”

        

“唉,哪里能高兴得起来,部里的这个化验结果,除了证明我的猜测有对的,反倒让我心里头沉甸甸的,刘良的死绝对有内外勾结的结果,这说明我们内部存在着严重问题。”蔡铭海叹了口气。

        

“你说的没错,我看你们县局也该刮骨疗毒了,之前孙东川担任了好几年的局長,严重破坏了内部风气,有该好好整治一番了,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孙东川带头树立了坏榜样,影响很恶劣。”乔梁严肃道。

        

蔡铭海点点头,对内部的整顿,原本在他的工作计划里,只有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被停职。

0

更多精彩

发个百合小车车/浓精灌满小奶妓

2021年11月20日 小羽 0

“当她在娘家的时候,她作为‘女儿’被‘父兄’庇护,既然父亲违背了身为家主的规则,那么兄长就把败德的父亲杀掉并取而代之;当她嫁了人,她就成了‘丈夫’的私有物,所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