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里边洗边要h_屁股撅高臀肉红肿求饶

托头盔的福,全程没有被打扰。

        

荆小强也基本上都是抱着手臂只动嘴,然后抱着一堆姑娘换下来的衣服。

        

好在这年头也没多少过度包装的品牌盒子,大多都是塑料袋纸袋包装,除了真皮款和厚呢子大衣,也大多在三四百左右,六七百就算昂贵了。

        

哪怕这个价位已经让姑娘们吃惊,父母一个月工资都买不到一件。

        

但买得多也就麻木了,哪怕杜若兰有点猜测是荆小强买的,可也挡不住漂亮衣服带来的颅内高潮。

        

再说荆小强给她买衣服,心里根本就不抵抗。

        

潘云燕全程高嗨,还要跟杜若兰、罗莉商量以后换着穿,罗莉的码子稍微小点,但也不错。

        

手提包、高跟鞋一应俱全的配上了。

        

最后连安宁都有六七套衣服!

        

荆小强完全带着割地赔款的心理。

        

最后还抓了起码十条各式丝巾、围巾、披肩:“这才是气质神器,都用得上,都要学着用……”

        

于是下楼把东西甩上车,仨小姑娘在车上欣喜的翻一大堆新衣服。

        

俩成年人去转款,一百五十万直接写余舒凡的名字进存折。

        

荆小强已经不需要叮嘱。

        

研究生肯定想了一晚:“就当是公司运营资金了,我会好好学习提高,并且把这一连带的事情做好,但是我要确认个事情。”

        

荆小强嗯?

        

余舒凡在乎的是:“你到底有女朋友了没,我最近接触那个陆空姐,好像有点不对劲哦,她好像还上了电视。”

        

荆小强挠头:“呃,我说跟她没关系呢,那就是在隐瞒欺骗,但有关系呢,我肯定死活不跟她结婚的,她倒也没催,接下来她可能会被当成创业致富的典型代表推广,我跟她沾边也不好吧。”

        

余舒凡不知道听懂这个关系是什么关系没,深吸口气:“我明白了,老周说你在平京有了个女朋友?还有个青梅竹马去找你?”

        

荆小强这下斩钉截铁:“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余舒凡就感觉在记小本本:“那就目前主要是陆空姐嘛,我知道怎么处理了,我还蛮喜欢这种工作性质,十多年都转悠在这个歌唱上,现在好像被卸下了枷锁,确认的告诉我,不行,反而松了好大一口气!”

        

荆小强嘿嘿笑:“但现在距离元旦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她们几个的唱腔培训就看你的了。”

        

声乐研究生傲然:“这种菜鸟级入门的事情,小菜一碟啦,以后我可是你的人了,还要帮你看着这么多小姑娘。”

        

荆小强连忙强调:“前面都好,最后几个字不是,不是的,我没有半点染指之心,这都是父母亲手交到我手里的……”

        

他真是还没完全摆脱老年心态,当下一代的孩子看,还是年龄大点的更好。

        

余舒凡最后还是难以置信的把那张机打存折本上的数字数了好几遍。

        

荆小强提醒她:“接下来缴税的工作就该你去做了,明天我俩一起去交响乐团送支票,后天我去慰问演出,再把支票送给文工团,他们纳税的事情就是他们自己决定了。”

        

余舒凡连连点头说好。

        

因为金额太大,哪怕不取现金,也很是耽搁了阵。

        

两人回到街边的切诺基,却发现车门都锁上,小姑娘们不见了,两人只好蹲在路边继续讨论工作。

        

大约半小时后,才看见杜若兰喜滋滋的带头回来,抱了一堆男式衣服。

        

余舒凡就嘿嘿嘿的笑:“你以为感情不是双向的呀。”

        

然后就迎上去:“哎哟,我看看,哟哟哟,不便宜吧。”

        

杜若兰骄傲:“我们凑了凑,总要表示下感谢,也希望小强平时穿得帅气舒服些,老是这么一两件。”

        

荆小强低头看看自己:“老子也是皮衣皮裤!钥匙拿来,走了!”

        

潘云燕表功:“我选的牛仔裤,罗莉给你买了件牛仔夹克……”

        

荆小强内心还是触动的,可能这个时候的人心都比较纯真吧。

        

那姑娘存钱那么财迷。

        

那就一起找个西餐厅吃晚饭吧。

        

鉴于总不能戴头盔吃西餐,索性还是去比较熟的平和饭店,吃了还能在酒吧坐坐。

        

都是体验。

        

余舒凡还悄悄问他要不要找陆曦、杨小娥一起来,热闹。

        

荆小强侧目,还嫌不够闹腾啊。

        

不过这会儿的姑娘们真漂亮,更是对这种场面兴奋激动。

        

连罗莉都一直开心得表情很灵动,对牛排跟鱼子酱这样文学作品里久仰的美食充满了仪式感。

        

人多也好,餐厅哪怕认出来荆小强,都是非常礼貌的荆先生陪朋友,而不会想着是女伴的关系。

        

等最后到爵士乐酒吧的时候,老人家们已经对荆小强很熟了,刚坐下来酒吧领班就先赠送了一瓶酒。

        

果然让荆小强挺过意不去的拉着余舒凡上去男女声对唱。

        

最后还是酒吧赚了。

        

因为一贯高雅的爵士酒吧,最后站得人山人海!

        

几乎所有从旁边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探头站在那看着不挪窝。

        

那歌声充分展现了人类需要音乐来滋润的真理。

        

杜若兰全程挺直了骄傲倾听,后悔该买个傻瓜相机记录下这种场面。

        

潘云燕猜测可能不许拍照。

        

罗莉就给她俩鼓劲:“我们一定要把声乐学好,以后也会像余姐这样站上台去!”

        

人家好歹是声乐研究生!

        

不过心气儿就是这样慢慢调出来的。

        

最后是酒吧安排了摄影师给荆小强还有他美丽的几位女伴一起,和乐队合影。

        

未来肯定是要挂在墙上显摆的。

        

所以回学校的时候,杜若兰她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找余舒凡请教入门知识。

        

余舒凡索性邀请她们跟自己去音乐学院的研究生楼住一晚交流,她那四人间的宿舍现在就一人:“我现在跟荆小强的公司办公室还在装修,以后你们肯定也是主人翁,对吧,她们肯定也要去体验感受的,无论是去唱唱歌,还是做点什么表演,要不我们今天就去看看,平安夜说了要试营业的!”

        

喝了酒的姑娘真的有点闹腾,小姑娘们赶紧一起赞同余姐的建议,好奇荆小强都有什么样的办公室了。

        

荆小强头痛:“都快十点了,那边工人正在争分夺秒,而且楼上堆满了家具,明天白天再去看吧,我还得去医院呢。”

        

哦哦哦,赶紧把安宁的衣服鞋包啥的都清理出来。

        

不过在音乐学院下车后,每人都抱着一大堆东西,然后带着问号看余舒凡:“他……跟安宁是怎么?”

        

余舒凡连忙解释清楚:“我听安宁说是一不小心把她撞飞摔伤了!不过安排了俩护工,只是去赔礼道歉吧。”

        

谁知安宁已经把护工撵走了:“今天不用凉敷冰敷了,趴着也好了些,我就叫她们不用值夜班了……我的妈呀,你还真是阔气,我看看,都有些什么,哎哟,你眼光不错啊,这条裙子我穿绝对好看!配这个外套的吧,挺讲究啊……”

        

荆小强看护工已经在旁边安顿了张折叠床:“这是我睡的?”

        

安宁理所当然:“夜班加倍的,能省就省了呗,再说你这么大块头我也放心些,魅力比较大嘛。”

        

荆小强嗤笑:“你这照例又都是敷衍的。”

        

安宁也笑:“你就想着我在套路你给我投资电影嘛。”

        

荆小强摆手:“免谈,你也不怕我套路你了?”

        

安宁一脸的深思熟虑:“我觉得以你目前的名气,可能我更占便宜,就假装不知道是套路吧。”

        

荆小强笑出声:“反正我是先跟你打招呼啊,我们有很大的界限,我也比较烦影视圈,太乱HOLD不住,我先把这些给你收起来,明天带办公室去还是放哪,在病房不太好吧。”

        

安宁嗅嗅:“喝酒了?”

        

她翻看一件,荆小强就收一件:“买完衣服,她们几个又悄悄凑钱给我买了身,无以回报,只能请吃饭了,对我来说说也就一顿饭钱,她们可能是生活费、打工俩三月攒的钱,所以以诚待我,我必当涌泉相报,那就再去酒吧坐坐,平和饭店的爵士酒吧很有名的,结果被酒吧套路唱了一晚的歌……还有几天我自己的酒吧营业了,就不会被这样套路了。”

        

安宁表扬:“那件也特别好看……啊?你自己开了个酒吧,我……这只有等十五天的静卧期好了再去看看了,我很喜欢酒吧的气氛!”

        

荆小强顺势打击:“哦,那十天不到的元旦汇演你肯定也赶不上了,我准备把歌舞剧展示在这个汇演上。”

        

安宁一下就急了:“我也练了好久的这个角色!我要去!”

        

荆小强正准备幸灾乐祸。

        

安宁可不是小姑娘,瞬间稳准狠的抓住了核心:“是你害我这样的,你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反正我也要上台,坐着轮椅我也要去!你必须承认在表演上我有特点,也能给你的歌舞剧加分,对不对?”

        

荆小强看着满脸认真的美女。

        

就屈服了:“我想想……你这坐不了轮椅,其实不让腰臀受力,应该是撑着双拐上去,那我们就用这个角色制造点冲突,不过你就不是美美的了。”

        

安宁却说:“只要是表演角色,遍体鳞伤衣衫褴褛我都没意见!”

        

荆小强忍不住看眼,你要是衣衫褴褛,那就好看了。

        

安宁秒懂:“讨厌!”

        

还是正色:“来吧,说说戏……”

        

真的是连夜说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