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进老师的丝袜短裙里的揉捏&为工作跟领导睡了

     

这世上总有些人,能让人心生感动。

        

姜寒酥拒绝了国内那么多顶尖名校的邀请,就只是因为苏白还没有考试,她还不知道苏白最终能考上哪所学校。

        

“其实,没必要这样,就算是大学我们不在一个学校,现在交通那么发达,想见一面也是很容易的。”苏白道。

        

姜寒酥怔了怔,问道:“你不想跟我在一个学校吗?”

        

“当然不是。”苏白笑道:“只是清北,不一直是你的梦想吗?”

        

姜寒酥摇了摇头,道:“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大学四年呢,我听别人说,异地恋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谁知道我们如果分开四年,会发生什么。”姜寒酥道。

        

“就那么不相信我?”苏白笑着问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脸红了红,最终还是说道:“我,我只是不想跟你分开。”

        

或许是这次竞赛成绩不错,让她能在跟苏白的说话中,讲出这么一句大胆的情话。

        

“以前之所以想上清北,是因为听说从这种学校里走出来,赚钱机会会比其它学校大一些。”姜寒酥道。 

        

“只是现在,没必要了呢。”姜寒酥嘟了嘟嘴,道:“有你在,我还赚什么钱呢?”

        

“是啊!”苏白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有你老公我在,还去辛苦赚什么钱,好当我的小老婆不就行了。”

        

“不是的。”姜寒酥摇头道:“以前呢,确实是只想着赚钱,但现在呢,钱不缺了,不过我有了新的梦想。”

        

“什么梦想?”苏白问道。

        

“我的梦想,就是你的梦想啊!”姜寒酥道。

        

学有所成之后,帮他一起,把这座贫困的小城发展起来,便是姜寒酥这一世的梦想了。

        

在没遇到苏白之前,她的梦想很小,只是为了能赚些钱,能让家人吃饱穿饱。

        

但在遇到苏白之后,自己梦想的大小,自然也随着他梦想的大小而变化。

        

苏白愣了愣,然后在她耳边小声问道:“我想亲你了怎么办?”

        

“别闹啊!这还在班级呢,不行的。”姜寒酥俏脸一红,慌忙地摇头道。

        

“那你就别老撩我啊!”苏白苦着脸说道。

        

“哦,那我不说话了。”姜寒酥怕苏白真的当着教室里那么多同学的面亲她,慌忙地闭上嘴了。

        

“害羞鬼。”苏白笑道。

        

“既然如此的话,不去清北也没什么,虽然以我的成绩,清北上不去,但有我家小寒酥这么多年的指导,上个985,211还是没有太大难度的。虽然出身很重要,但踏入社会之后想要成功,最重要的还是努力跟机遇,而机遇在其中占了百分之八十,但是有我在,寒酥你可不会缺机遇哦。”苏白笑道。

        

清华出身,对于苏白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以他现在的成就跟地位,都能去清华讲课了。

        

白手起家,十七岁便创造了遍布整个安省的酥白,这样的成就,别说在中国的餐饮业,就算是整个商界也是不可多见的。

        

没错,在14年下半年的这段时间,酥白已经开始进军安南了,现在省城庐州已经有了几十家酥白干扣面馆,其余各城的面馆,也都开始在建设中了。

        

预计15年上半年,整个安省所有城镇,都会有酥白的干扣面馆。

        

“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记得12年我在九里镇与你说过的话吗?那时候你说你上大学是为了赚钱,而我说我的梦想是让你给我打工,给我赚钱。那时候你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很不可思议,但现在看来,我觉得十有八九能成诶,当然,如果某人不想跟我在一起的话,那还真成不了。”

        

“这么记仇啊?就不怕我大学毕业后去其它公司?”姜寒酥问道。

        

“寒酥,你可是酥白的老板娘诶,有老板娘不在自家企业帮忙,反而去其它企业的道理吗?还有啊,整个安北都没有什么大的企业,你要是想去其它企业,可就得去一些一线城市了,那距离我可就远了,真舍得那么长时间不见一面?”苏白笑着问道。

        

要是舍得,她刚刚就不会说那翻话了。

        

姜寒酥倔了噘嘴嘴,有些不开心地瞪了他一眼。

        

苏白笑了笑,温声道:“寒酥,谢谢你。”

        

半生的梦想怎能说放就放。

        

只是在清北和苏白的取舍间,姜寒酥选择了他而已。

        

“你说过的,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的。”姜寒酥道。

        

“是的,夫妻之间不用说对不起,也不用说谢谢的,倒是我先忘了。”苏白道。

        

“还不是夫妻呢。”姜寒酥小声道。

        

晚上吃饭时,两人去了学校二楼的食堂。

        

这一次,学校里的学生在看姜寒酥时,眼神再次发生了变化。

        

在姜寒酥这次冬令营取得成绩之后,整个学校里到处都贴满了喜报。

        

姜寒酥夺得的这份殊荣很大,不只是为学校,还为整个安省争了光。

        

要不是教育局的人不想让媒体过多打扰她,此刻各地的媒体早已经踏破学校大门了。

        

谁都知道,在奥数冬令营取得如此成绩,如果能采访在的视频网站上播放出去,是个绝对能博眼球的事情。

        

甚至有许多媒体在采访不到姜寒酥后,打听消息去了姜寒酥的老家。

        

“知识改变命运,寒酥,你成功了。”打了几份菜坐下来后,苏白笑道。

        

即便不是清北出身,姜寒酥靠着这届奥数冬令营第一的成绩,日后大学毕业,中国所有大厂都是能随便进的。

        

姜寒酥摇了摇头,给苏白夹了块肉,笑了笑没说话。

        

以前,姜寒酥觉得是知识改变命运。

        

但现在,她觉得是遇到苏白,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如果没有苏白,早在年初时,自己的母亲就走了。

        

如果母亲走了,那她上学还有什么意思呢?

        

在没遇到苏白之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用自己的成绩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如果母亲走了,自己还没有遇上苏白,那自己恐怕也在这人世间停留不了太长时间吧。

        

所以,不论是清华也好,北大也好,这世间的一切,都比不上苏白。

        

如果只是喜欢一个人,那以姜寒酥的倔强和从小在林珍教育下不去依靠别人的性子,她会一个人去清北,然后大学毕业后,也不会去自己男朋友的公司。

        

只是,姜寒酥对苏白,不只是喜欢,而是早已经爱入了骨髓。

        

她本就是那个性子的女孩,喜欢一个人很难,但一旦喜欢了,就会是一辈子。

        

要么嫁给他,要么一个人默默地孤老终生。

        

所以,让她大学跟苏白分隔两地,她做不到,让她大学毕业后,跟苏白天南地北,她也同样做不到。

        

妈,对不起了,你说只有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以后即便被人抛弃,也不至于过的太苦。

        

但妈,如果苏白不喜欢我了,即便是我考上了一所好的大学,即便是我赚了许多钱,也会过的很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