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和尚我要了免费阅读/四川成都绿帽人妻轰趴

     

呲呲呲的声响下,水晶宫的结界在不断被龙血腐蚀着。

        

“这结界,怎么这么厚?居然是祖龙宫结界厚度的数倍?这次的龙血也不知够不够用。”萧南风极为担心道。

        

好在,在龙血即将耗尽的那一刻,嘭的一声,结界终于被腐蚀穿了。

        

他将剩余的龙血全部泼在结界洞口的边缘,继而猛地一跃,钻入了其中。

        

也就在他进入水晶宫的瞬间,嘭的一声,结界上的洞口居然复原了,严丝合缝,隔绝了内外。

        

“真险啊!”萧南风感叹道。

        

就差一点点,就进不来了。好在他已经进来了,他快速看向四周。

        

水晶宫大殿中,闪耀着无数的七彩光芒,将四周照射得极为璀璨绚烂,整座大殿都似用各种珍贵水晶堆砌而出的,四周的盘龙柱,巨大的龙椅,全部都是各种发光的水晶,无尽奢华。

        

不过,他并没有为这些水晶着迷,他知道,最珍贵的应该是大殿中央之物。或许,那也是最危险的东西。那里架着一面巨大的镜子。

        

镜子有两人高,背面镶满了无数水晶,极为漂亮,在镜子的正面,贴着一张破破烂烂的黄布,那黄布盖住了整面镜子,只是在黄布的裂缝处,隐约看到一点镜面反射。黄布上画着一幅猩红色的巨龙图案,极为诡异。

        

萧南风站在不远处,从黄布上能感受到一股震慑心魂般的气息,那黄布上的血龙更是散发着凶气,似乎在警告他,不许靠近。

        

“这龙图黄布,怎么像是一个符箓?是在封印这面镜子的?”萧南风露出好奇之色。

        

他没有贸然上前,而是环绕镜子仔细查探,同时,在四周墙壁上寻找着线索,可惜,四周并没有任何文字说明。

        

“胭脂夫人,这镜子是什么东西?”萧南风开口道。

        

就在此刻,胭脂夫人再度映射而出,凝字道:“你到是谨慎,没去碰那面镜子。”

        

“我当然没去碰啊,这水晶宫的结界比祖龙宫的结界厚了几倍,这里面的东西,肯定比祖龙宫要危险,随便乱碰,会出事的。对了,你要的东西是什么?”萧南风问道。

        

胭脂夫人没有解释,而是仔细盯着镜子,好一阵沉默。

        

“怎么了?这镜子这么棘手吗?”萧南风疑惑道。

        

过了好一会,胭脂夫人才再度凝字道:“龙宫?果然暴富,宝物多到让人叹为观止,连这东西都有。”

        

“你说的是镜子,还是说这龙图黄布?”萧南风好奇道。

        

“龙图黄布?呵,你称呼它为黄布?可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胭脂夫人凝字道。

        

“不就是一块碎裂无数的布吗?这黄布大有来头?”萧南风好奇道。

        

胭脂夫人凝字道:“它是天道榜!”

        

“天道榜?那是什么?”萧南风好奇道。

        

“上古时期,天道犹在时,有一张天道榜,它为天道书意,书写天地规则,记录天地一切绝世之人,绝世之兵,绝世之宝,绝世之事。直到后来,天道崩塌,此榜被毁,至此,此榜下落不明,成为历史。不想,今日居然在这里看到了,虽然此榜已毁,但,依旧有着莫大威能,它居然被龙族找到,用万龙之血书写符箓,居然封印了此镜。”胭脂夫人凝字道。

        

“这块破黄布,有这么大来头?它上面的龙图,是用万龙之血书写的?那到底是这镜子厉害,还是这天道榜厉害?”萧南风惊讶道。

        

“镜子,不是完整的镜子。天道榜,也不是完好的天道榜。它们现在只是在相互克制而已。”胭脂夫人凝字道。

        

“胭脂夫人,你要的东西,是这面镜子?”萧南风神色一动,他猜到了胭脂夫人的话中之意。

        

“你愿意帮我收回这面镜子吗?”胭脂夫人凝字道。

        

萧南风微微意外,因为胭脂夫人话中说的是“收回”,不是“收取”,也就是说,这面镜子以前就属于胭脂夫人的?

        

“胭脂夫人,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们是朋友,我自然帮你啊。你拿镜子,我拿天道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萧南风马上拍拍胸脯说道。

        

胭脂夫人盯着萧南风看了一会,继而凝字道:“好,一言为定!”

        

萧南风神色一怔,貌似有哪里不对劲啊?胭脂夫人为什么答应得这么干脆?莫非有坑在等着我跳?

        

“此天道榜虽然破碎了,但其蕴含了昔日的天道规则,极为不凡,你可将其炼制成国法天威榜!”胭脂夫人凝字道。

        

“国法天威榜?”萧南风神色一阵古怪道。

        

“你不是准备开国了吗?一国除了需要御玺来镇压气运,还需要订立通达万世的国法,此‘国法天威榜’内,将蕴你的国法天威。以气运养国法,以国法治天下。国法天威榜就是要立一国之规矩,一国之天威。它可封天地之神仙,可教乾坤之万民。入你国法天威榜者,将受你国法天威封印!有不服者,以国法将其明正典刑。国法大如天,国法即天规,方能让一国长盛不衰,万世不朽!”胭脂夫人凝字道。

        

“我是准备制作‘国法天威榜’,可是,这天道榜破碎成这样,用它做材料,会有效果吗?”萧南风担心道。

        

“回去缝补一下,就可以用了。”胭脂夫人凝字道。

        

萧南风神色一阵古怪;“……”

        

国法天威榜,那么严肃神圣的东西,你让我打两个补丁,再密密麻麻地缝上线?是不是太不庄重了?

        

“你不愿意?”胭脂夫人凝重道。

        

“愿意,有补丁就有补丁,特么的,只要效果好,要什么好看啊?”萧南风马上说道。

        

“那就开始吧,这天道榜上的龙图,使用万龙之血凝聚而成,形成符箓的威力极大,你必须以至高龙威将其消除,才能取下天道榜。”胭脂夫人凝字道。

        

“至高龙威?从哪来?”萧南风好奇地看向胭脂夫人。

        

“龙九令,龙八令,为何能让骸骨巨龙退避三舍?就是因为内部蕴含着两位龙族长老的龙威,虽没有龙王的龙威甚,但,在龙族,长老一样可令万龙。这两块令牌内的龙威,勉强可比至高龙威吧,你试试看!”胭脂夫人说道。

        

“好!”萧南风应声道。

        

他取出龙九令放在万龙血图上,就看到,万龙血图微微颤动,忽然冲出一股血光,直奔龙九令而去,龙九令适时绽放出阵阵黑光,当血光冲入黑光的瞬间,血光似受到了某种压制,瞬间崩散而开,而黑光也随之消散。

        

“真的可以?”萧南风眼睛一亮。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下,红光与黑光不断对冲,相互抵消着彼此的特殊能量,就这样,他整整等了一个时辰。

        

咔的一声,龙九令居然裂开了一道细缝,却是内部龙威耗去大半,即将崩散了,但,天道榜上的龙血图也黯淡了无数。

        

又过了半个时辰,嘭的一声,龙九令终于耗去了所有龙威,化为一阵黑雾,彻底崩散而开。继而黑雾和血光再度一阵抵消,才彻底消失不见。

        

萧南风马上取出龙八令。如法炮制,龙八令也在快速抵消着龙血。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嘭的一声,龙八令也彻底耗去了所有龙威,崩散而开,消散不见了,而天道榜上的龙血图,也彻底消耗干净了。

        

只剩下一张破破烂烂的黄布,松散地盖在镜子上。

        

没了万龙血图形成的符箓催动,天道榜也不再故意针对镜子,一时间黄布飘飘荡荡,似随时都能跌落。

        

“可以掀开这块天道榜了吗?”萧南风问道。

        

“天道榜,可以藏于星湖之中,我劝你揭下天道榜后,马上将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包裹在其中,然后一起藏入星湖中。”胭脂夫人凝字道。

        

“为什么?”萧南风不解道。

        

“因为,待会可能会有让你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胭脂夫人凝字道。

        

“什么叫猝不及防的事情?”萧南风不解道。

        

胭脂夫人却不肯解释,只是凝字道:“你若信我就照做,不信我就作罢!”

        

萧南风一阵沉默后道:“我怎么有种上了你贼船的感觉?”

        

“等收了天道榜,你站在镜子面前就行了。”胭脂夫人再度凝字道,继而,它就耐心地等候着萧南风。

        

萧南风感觉此刻还是不要乱冒险的好。

        

他掀开天道榜,露出一面平平无奇的镜子。他不敢怠慢,马上将储物戒指和身上的一切其他宝物放入天道榜中,继而将天道榜一卷,卷成一个包裹的模样。

        

他按照胭脂夫人教的方法,用魂力包裹天道榜,这天道榜似无主之物,并不反抗,居然按照他的心意,被他的魂力拖入了眉心窍,送入了眉心窍的星湖中。

        

“然后呢?接下来做什么?”萧南风问道。

        

但,他一回头却发现,胭脂夫人消失不见了。

        

萧南风:“……”

        

他心中生出一丝不安,感觉胭脂夫人刚才提到的猝不及防事情快要来了。

        

他小心地去查探镜子,可是,这镜子就是平平无奇,并无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就在此刻,他陡然瞳孔一缩,因为镜中他的倒影,忽然露出了一丝极为邪异的笑容。

        

他可以保证,他没笑啊,这镜中倒影,怎么笑得那么渗人?看着镜中自己在笑,他瞬间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