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麻麻的沉沦/年轻男人一晚上最多几次

        

觉明的颤抖,是突然的顿悟,更是一种激动。

        

“性自平等,无平等者,夫眼能见一切……”

        

“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

        

他喃喃自语,这些佛经,他全都没听说过,但却仿佛拥有大智慧一般,让人醍醐灌顶。

        

突兀之间!

        

一束金光猛然自觉明身体冲天而起,直接打破翁云岐在琼家设置的禁制。

        

周围以及远处的人猛然看见,一座府邸中的浩荡佛家灵力以及恐怖的佛光。

        

这年头,和尚也来打架了吗?

        

最近云霞城四处的打斗,让他们这些吃瓜群众都看不过眼来了。

        

顿时,许多人直接而来。

        

此时整个琼家上空佛光普照,虚空中更是展露一座座佛像,同样绽放出佛光。 

        

翁云岐瞳孔一缩:“这是……佛像共鸣!江青月的话,竟然引导的这和尚牵引起了佛像共鸣!”

        

佛像绽放光芒,大批的吃瓜群众刚来,就听到周围天地一道道诵经声响起,经文十分古老,带着无尽的深奥,如同梵音一般。

        

直至一尊佛影出现在琼家上空,带着神威。

        

“性自平等,无平等者!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此乃无上佛经!可记三千佛经当中!”

        

佛影开口,显露出部分神威。

        

李旦一言,阐出了佛的真义,翁云岐直接愣住了。

        

所谓信仰会通灵,更别说神秘莫测的佛家了。

        

很明显,李旦口中的几句佛经,得到了佛家的认同,才能出现无比巨大的佛家虚影。

        

李旦也眨眨眼。

        

这都行?

        

那我要是说几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楞严经,妙法莲华经,大方广佛华严经等等,岂不是我能当佛子了。

        

随着无比巨大的佛影慢慢消散,觉明此刻向着李旦恭敬一行礼。

        

满眼的激动。

        

他败了,并没有回答出李旦的提问。

        

只是一下,心魔驱除。

        

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深奥的佛经,他却洋洋得意,自以为熟读无比,一直找各种古佛辩机。

        

“多谢居士,敢问居士,您之前说看过一些佛经,这些佛经出处是哪里?不是儒界吗?小僧想取经。”觉明奉上紫晶体给李旦。

        

李旦接过,直接收进小紫府内。

        

大黄和小三赶紧扑过去,用脸蹭着。

        

李旦道:“抱歉啊,那只是我当时胡乱瞟的一眼,东西早没了。”

        

佛经这些东西,前世也只是因为工作压力大,舒缓所用,并没有过多去记,就算如今过目不忘,还真想不起来。

        

听到李旦的话,觉明却觉得是这位居士故意不说,而是在考验他。

        

是呀,如此的无上佛经,哪能这么轻易获得。

        

这是对自己自满的一种惩罚。

        

他有些顿悟,而后双手合十行礼:“多谢居士点拨,小僧自今日起将化身苦行僧,去找寻属于自己的佛经,南无阿弥陀佛!”

        

觉明说完,感激的再次向李旦一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李旦愣愣的。

        

你这迪化是不是有点严重,我怎么点拨的你?

        

我咋不知道?

        

琼灵儿则满眼崇拜的看着李旦,一旁的翁云岐哼了一声,过来到琼灵儿身边:“走,为师给你说下那粒丹药以及这舍利的用处。”

        

琼灵儿乖巧的点头,李旦也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看了看那些鬼鬼祟祟,向着琼府张望的吃瓜群众,一股庞大的威压猛然扩散出去。

        

顿时那些人吓得连连躲开。

        

李旦一阵高兴。

        

神识进入神府,小三个大黄两个,仿佛见到了猫薄荷一样,不断用脸蹭着。

        

这悬空寺有些意思啊。

        

那竹孤青是妖族,别号血妖夫人,这个紫晶翼狮王也是妖族,还成了得道高僧,坐化后遗留的这东西,看起来也是玄妙的很。

        

李旦打算回去休息一下,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古天炎的传言。

        

“老江,看信息!”

        

李旦立马环顾四周。

        

难道刚才觉明的佛像异象,把古天炎也给吸引来了?

        

这个时候自己应给跟司空豹那些人给他‘上班’找人的,摸鱼被发现了。

        

但四周没有察觉到这位不朽境,李旦则打开天道网。

        

信息立马过来。

        

“老江,去年你离开后,是不是就到了这个琼家?”古天炎问道。

        

李旦又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古天炎在哪里藏着。

        

犹豫了一下回复道:“是,我是按照这个身体的记忆……”

        

李旦还没发出去呢,古天炎的第二段消息就过来了:“想必是为了美人吧,这些都无所谓,不过你为了博得美人一笑,斩杀了雪神殿的袁珞,那场战斗被当时很多人录制了下来。

        

尤其是其中惊鸿一剑,让的白玉太墟院的人注意到了。

        

现在听着,我这边着手已经抹除了有关你的一切线索,你从未来过金灵门,你的身份就是散修,白玉太墟院那也有咱们的人,对于你的调查也相应被抹掉了。

        

白玉太墟院那边,除了教授许多宗门的族人们写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课堂,唯有剑修这块很是没落,所以那边导师注意到了别人对你的录制画面。

        

根据我刚刚得到的线索,他们已经来到了云霞城,很大可能是来找你应聘导师的,穆念楠之前也是这般。

        

记得,答应他,加入其中。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再是江青月,是金灵门隐藏的底牌。

        

偷盗灵药的敌人,这边有我慢慢处理,而你现在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找一条腿。”

        

李旦看着古天炎发来的密密麻麻消息,紧锁着眉头。

        

让自己加入白玉太墟院?

        

整个天南域,就两家独大。

        

一个是金灵门,另一个就是这集结了很多导师和各个宗门族人的白玉太墟院。

        

让我加入这里找腿?

        

大长腿啊?

        

“门主,我不是很明白。”李旦发过去疑问。

        

古天炎道:“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很重要,知道此事的估计没几个人,我希望你能保密。”

        

李旦来了兴趣,他最喜欢听秘密了,连忙道:“不会的,我发誓!”

        

“这点我是相信你的,毁灭者你应该知道吧?”古天炎道。

        

李旦心里一突。

        

他怎么能不知道,出了第一代不死天主外,其余所有人都被大家称为毁灭者。

        

或者说,一代到八代都是导火线,第九代自己这个,才是真正的毁灭者,炸药。

        

“第六代毁灭者屠夫,早在十几万年前就死了,是被他的道侣林时清作为卧底而举报,然后设下陷阱,最后死在了昆仑大界。

        

到了今天,他的尸体被分为六块,分别是头颅、四肢和躯体,悬挂封印在昆仑大界那边的石碑上,被所有人观赏、唾弃。”

        

看到这里,李旦脸色很不好看。

        

这一切他当然知道,甚至在三代司云崖第一次呼唤时,还看到了那一幕。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