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玉腿娇喘不要/我被班里所有同学当厕所

       

赵浪这时候直接走到了外面,就看到了项伯带着几个使者,站在外面。

        

霎时间,赵浪感觉到眼睛里一片湿润,这是他感动了上天吗?

        

快步的走到了项伯的面前,情真意切的说道,

        

“项兄!多日不见,甚是思念啊!!”

        

项伯这时候看着赵浪这真诚的样子,心里也极为感动。

        

他也是活了几十岁的人了,当然看得出来,对方的感情,比真金还要真!

        

心中也是一酸,抹了一下眼角,带着几分哽咽说道,

        

“赵兄!为兄也想你啊!”

        

两人说着,都紧紧的握住了双手。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对,分属于不同阵营里面的忘年之交,心中都不由的升起几分感慨。

        

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君子之交?!

        

以后必然会流传千古啊!

        

两人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赵浪这时候说道,

        

“项兄,既然是你来了,今天我们不谈公事,只论私交。”

        

“来人啊!好酒好菜都都给我端上来!”

        

“今天我要和项兄不醉不归!”

        

赵浪说着话,也不给项伯说话的机会,就把对方拉到会客的营帐里,周围的仆人也忙碌起来。

        

不多时,上好的酒菜就摆满了桌子。

        

赵浪这时候带着几分痛惜说道,

        

“项伯,你我一别不过数月,你怎么又瘦了?”

        

“来来来,赶紧吃些肉食。”

        

项伯看着满桌子的酒菜,再看看自己只剩一层肥肉的肚子,心里也有些苦楚。

        

就是他的侄儿项羽,也没有这么关心过他啊!

        

但是他心里还是牵挂着项庄的,于是吞吞吐吐的说道,

        

“赵兄,我…我那侄儿…”

        

听到这话,赵浪顿时眉头微微一皱,

        

“项兄,今天是我们相聚的好日子,你怎么…唉…”

        

听到这话,项伯不由的从心底里涌现出来一片愧疚之情。

        

他们原本就是敌对的阵营,赵浪更是身为大秦的太子!

        

论起身份的话,不知道比他高多少!

        

现在看到他,连公事都不顾了,来陪他饮酒作乐。

        

这样的朋友,去哪里找?

        

而他却为了自己的私事,破坏现在的气氛。

        

的确是不应该啊!

        

项伯这时候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回道,

        

“项兄,那到底是我的侄儿,这难免关心。”

        

赵浪这时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项兄你仁德,关心自家侄儿也是应当。”

        

“只是你家侄儿,是项氏的大将,我是肯定不会放的,但是你放心,有你的情分在,我自然不会杀他,也没有拷问他。”

        

“就在后院的房间里休养,有两个仆人再照顾他。”

        

“等明天你离开的时候,我再带你去见见他。”

        

“这总行了吧。”

        

听到这一番话,项伯顿时放松了许多。

        

只要项庄还活着就好。

        

项伯这时候直接拿起酒杯,说道,

        

“赵兄今天是我无礼了,先自罚一杯!”

        

说完,就喝了一杯酒。

        

两人顿时就着酒菜,相谈甚欢。

        

而项伯身后的两个副使却隐蔽的相互看了一眼。

        

他们已经知道了项庄被关押的位置。

        

现在就要找个机会,去看看能不能把对方救出来。

        

只是一直在这里却是没有机会。

        

只能在一旁陪着。

        

不多时,项伯已经喝得脸色微红了,说道,

        

“赵兄,你是不知道,上次你给我去信。”

        

“我那侄儿居然怀疑我,还把你送给我金…”

        

话说了一半,项伯突然停住了,看了一旁的两个副使,说道,

        

“嗯,你们先出去,我有些话要和赵兄聊!”

        

两个副使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也不推辞,行礼后起身离开。

        

赵浪看在眼里,也不阻拦,现在是白天,对方出不了什么问题。

        

顶多提前探探位置。

        

夜晚之后,才是表演真正开始的时候。

        

等两个副使都离开了之后,项伯才彻底放开了,大倒苦水说道,

        

“赵兄,我那侄儿还把你送给我的小金粒拿走了!”

        

“我做事情可是尽心尽责啊!”

        

赵浪听得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说道,

        

“竟有此事?唉,阿羽他也太不懂事了。”

        

“还好项氏有你这样的栋梁。”

        

项伯听得连连点头,继续带着几分委屈说道,

        

“唉,可就是如此,我那两个侄儿都不懂我啊!”

        

“还是赵兄你懂我!”

        

项伯说到情深处,又抹了抹眼角。

        

他心里的苦,只有他的赵兄知道。

        

赵浪这时候走到项伯的面前,直接将两袋金粒塞到了项伯手里,

        

“项兄不必忧心,今天就好好在这里休息一阵!”

        

感觉到了赵浪的情比金坚,项伯一时无言。

        

这一次,他没有拒绝,他和赵浪之间的感情,不必那么客套了。

        

只是重重的握了赵浪手一下,回道,

        

“好,今天不醉不归!”

        

很快,两人便痛饮起来。

        

此时,离开了这里的两名副使,正在漫不经心的四处游逛。

        

当然,也是有人跟着的。

        

他们也不介意,现在主要是熟悉地形。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在暗处,一双眼睛始终看着他们。

        

另一边,一直喝到中午时分,赵浪两人才稍稍停歇下来。

        

赵浪这时候的脸色也有些红了,大秦的酒,度数还是很低的。

        

他喝个一两壶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容易胀肚子。

        

他做出来的烈酒,都是当消毒酒精用。

        

下午的时候,便是欣赏歌舞。

        

一天的时间,基本就是在喝酒享乐,这样的日子,可以说就是大秦最高的享受了。

        

夜色渐晚。

        

“来人啊,送项兄去休息。”

        

赵浪很快吩咐到。

        

不多时,就有人将项伯和两名副使安置好。

        

赵浪也醉醺醺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内。

        

等安顿好了项伯之后,两名副使看了眼鼾声如雷的项伯,悄然出了营帐,朝着白天看到的地方而去。

        

好在秦军的大营中,营帐繁多,倒是方便他们藏匿身形。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关押项庄的营帐不远处。

        

没有立刻接近,因为通过营帐的灯火,可以看出来那营帐里此时却是有人。

        

两人稍稍靠近了一些,就听到一阵虫鸣,只是来不及多想。

        

就听到了一阵稍显熟悉的声音,就是今天和项伯饮酒的赵浪,

        

“哼,你想知道是谁把消息透露给我的?”

        

“我也不瞒着你,正是范增!”

        

听到这话,两名副使顿时震惊的面面相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