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老师麻麻沦为我同学的_小依h文

      

他拿起桌前的书签,将其放在手中的的推理中断的那一页放好,以方面后续阅读。

        

之后他端起手边的红茶杯,将冲泡好的大吉岭红茶一饮而尽。

        

口腔中传来红色的些许苦涩,但片刻后是清新的香气与些许回甘,这熟悉的味道不管多久依旧让人有种惬意感。

        

但此刻的他,品尝着熟悉的味道,却感觉尝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他自然知道,那是心理作用,因为想到了那个麻烦的男人。

        

他将杯子清洗干净放好,然后走出办公室开车去警视厅在门口接了上井直树,两人向着监狱行使而去。

        

再度来到东京的这栋监狱,唐泽却发现周围的狱警看向自己的态度都恭敬了不少。

        

“前辈,看来你的威名已经传到这里来了呢。”上井直树笑道:“没想到连监狱这种相对封闭的地方,都有了前辈的传说流传呢。”

        

“这你就说错了。”前方带路的年轻狱警笑道:“虽然我们这边相对封闭,但关于唐泽刑事的消息在监狱却是流传的很快。

        

毕竟隔断时间就会有个被唐泽刑事抓到丢进来的犯人,更新一下唐泽刑事的情报,虽然也最多也只是更新一下唐泽抓捕犯人的数量信息罢了。”

        

“那这次发生在群马县的消息,你们怎么这么快知道的?”上井直树好奇道。

        

“您这话说的,我们又不是犯人。”年轻的狱警笑道:“咱们怎么说也是一个系统的呢。”

        

“你瞅我这脑子。”上井直树拍了拍额头,倒是忘了这茬。

        

两人的闲谈基本以废话的形式结束了,而在这闲谈间三人已经来到了会面厅。

        

之后两人来到了玻璃窗前,而年轻的狱警则是朝着监狱内走去,没一会便带着部田宏明来到了玻璃窗的另一边落座。

        

“又见面了。”部田宏明看着对面的唐泽笑道:“想要见你这个大忙人伊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既然知道,就少说废话。”

        

唐泽面色冷淡道:“有话快说,如果你叫我来是闲聊的,那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当然不是。”部田宏明呵呵一笑,一脸平淡的说出了让人火大的话语:“我是来给你添堵的。”

        

一旁的上井直树闻言心中立刻冒起了一股火,但因为唐泽来之前提前交代过不管对方说了什么都不能说话,只能看着对方怒目而视。

        

“无聊的把戏就别卖弄了。”

        

但相比于上井直树,唐泽的脸色依旧平静看不出半点波澜,他知道如果被对方的挑衅激怒的话,反而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既然你叫我过来,你我都清楚主动权在谁手中,说正题吧。”唐泽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却正好切中了他的弱点。

        

毕竟是对方主动喊自己来的,到了现在还要故作姿态,不就是“表子立牌坊”么。

        

“正题,我说的就是正题啊。”

        

部田宏明仿佛没有听懂唐泽话里的意思一般呵呵道:“我这边有个棘手案件想要让你处理一下,可不就是给你添堵么。”

        

“案件?”唐泽挑了挑眉:“上次说那个?”

        

“没错,北神晴子,这就是我希望你逮捕的对象。”部田宏明看向唐泽道:“她的罪状是杀人。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有抓到她的可能吧。”

        

“你是说这个女人杀了人?”上井直树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没错,她是我那所大学的学生,那起案件也是发生在米花青森大学的一宗迷案。”部田宏明说道:“是一位教授被杀了,一起毒杀案件。”

        

“你说犯人是这个女人?”上井直树忍不住问道:“但你也说了这是宗迷案吧?”

        

“对,所以没有任何的证据。”部田宏明看向唐泽笑道:“所以我才说是给你添堵的嘛。”

        

“你这根本就是驳论嘛。”上井直树闻言只觉得荒唐:“既然你也说了是宗迷案,就说明当时的警方并没有查明真相。

        

那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知道她就是犯人的?”

        

“我当然知道。”

        

部田宏明笑的很是诡异:“因为她跟我有一样的气味。

        

不,是曾经的她便和现在的我有一样的气味。”

        

部田宏明说的话很别扭,但唐泽听懂了。

        

曾经的部田宏明最多只是在“半蜕变”状态,而那个时候他遇到的那名叫做北神晴子的女人,就已经和现在变成“杀人鬼”的他散发着一样的气味了。

        

曾经“人”遇到了“杀人鬼”,而现在更是自己变成了和对方的同类人。

        

部田宏明想表达的,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你想说她身上也有杀人的气味?”唐泽听到对方这么“玄学”的话后,却是没有被戏耍的愤怒,面色依旧平静的继续问道。

        

“没错。”部田宏明神色带着癫狂的笑意:“那是杀人狂的香味,渗入到骨子里都不会消失的肮脏气味。”

        

“除此之外呢?”唐泽继续问道:“既然你们是同一所大学,那自然是有些实质性的东西吧?”

        

“当然,发生案件后也不是没有嫌疑人的。”

        

部田宏明面色讥讽道:“而我作为死者的好友跟心理学教授,自然也和北神晴子交谈过,错不了一定是她。

        

我甚至质问过她,虽然言语上被她搪塞了过去,但那表情却是承认了这一切,绝对错不了!”

        

“但是,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的臆想吧?”上井直树质疑道:“依旧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我被审判的时候,她来旁听了。”

        

部田宏明似乎回忆起了之前的那一幕,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疯狂了:“我看到了她,她笑着用口语对我说了一句话——“你也和我成了一样的人”。”

        

部田宏明说完后看向两人道:“情况就是这样了,这也算是唯一的实质性线索了吧。

        

当然,信不信在你们自己。”

        

“知道了,我会调查的。”唐泽点了点头道:“虽然你不是出于好意提供的信息,但依旧表示感谢。”

        

“那么我的回报也不高,等结果出来知会我一声便可。”

        

看着起身打算离开的唐泽,部田宏明趴在玻璃上大喊着,但最终也只看到了唐泽离开的背影,并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

        

“起来,1004号!”

        

看到唐泽刑事离开,部田宏明被年轻的刑事催促着站起,回到属于自己的牢房之中。

        

“那么“名侦探”先生,你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对决,到底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部田宏明双手握在钢铁的牢笼之上,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似乎在期待那场好戏的上演。

        

而另一边,待到两人上车后,上井直树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出生问道:“前辈,您真的相信部田宏明所说的话吗?”

        

“信与不信,查证一番就是了,不过大概率是真的。”

        

唐泽一边开车返回警视厅,一边说道:“他不是那么无聊的家伙,那种一拆就穿的恶作剧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意义。

        

你没听部田宏明那家伙说么,他要的是给我添堵。”

        

唐泽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还有什么比一个棘手的“杀人狂”更给我添堵呢。

        

更何况,还是一个依旧过去了很久,最后不了了之的无头悬案。”

        

“唔…”上井直树闻言恍然的点了点头,但旋即一想担忧道:“但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说明那个叫做北神晴子的女人很棘手?”

        

“这恐怕也是部田宏明那家伙的目的了。”

        

唐泽脚踩油门加速,语气却依旧平静:“他自己被抓了进去却又释放了天性,总想要找些乐子。

        

而那个女人就成了他找乐子的来源,而我是他另一个乐趣的来源。

        

特别是我们两人先天对立,他自然不愿意错过这出大戏。

        

而且不管我们哪一方赢了,对于他都没有坏处不是么。”

        

他如果抓不到犯人,那部田宏明自然乐得见他吃瘪,而如果他抓了北神晴子那个可能是凶手的家伙,他也不亏。

        

毕竟,他进来了,对方可还在外面享受美好的世界呢,这怎么可能让人愉悦?

        

见不得别人好,想要将其拉下水。

        

这样的恶念在哪里都会发生,而在部田宏明那里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对方的心思不加以掩饰,可唐泽这次还真的要按着对方所盘算的去行动。

        

这就是一场阳谋,针对他的,让他明知道这回合了对方的心意,也一样会作出同样选择的阳谋。

        

但唐泽也不在乎,因为他提供的消息确实有用。

        

一路返回警视厅,两人便开始调查起了部田宏明所说的案件情报。

        

首先是死者,在调查了有关于米花青森大学的案件,他们找到这起发生在两年前的案件。

        

死者名为丸山雄二,是中药科学室的教授,而他的死因也和部田宏明所说的情况一致。

        

同时,对方所说的那位“杀人狂”小姐也同样通过驾照调到了信息。

        

对方前还在米花青森大学上学,目前正在读研究生。

        

而这起案件的卷宗,两人也拿到手了,里面记录着案发时候的详情以及调查经过。

        

当时的第一发现者,是丸山雄二的助手。

        

对方一大早来到丸山雄二的办公室后,便发现丸山雄二趴在桌子上。

        

原本他只是以为丸山教授是睡着了,便去喊对方,可不管怎么叫都没有声音,于是他这才发现不对劲,连忙查探对方的体征。

        

可惜,丸山雄二早就没了声息。

        

而屋内没有任何可以的地方,遗体也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一开始解刨后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

        

不过因为处于那样一个随时随地能够和药物接触的工作环境,为了保险起见警方又对遗体进行了药物检查。

        

而经过检查后发现,在对方体内却是残留着毒药,毒药成分是阿托品,主要是茄科类职务所含有的毒素。

        

这是一种很容易从大学医院学院内拿到手的毒药,可以说是很常见。

        

而调查,也从自杀与他杀两个方面进行着。

        

但在自杀方面,当时的警方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自杀原因,也没有发现遗书。

        

所以警方开始往他杀方面调查。

        

根据丸山雄二教授的习惯,他们推测犯人应该利用了教授经常服用营养剂,恐怕是将毒药放入了胶囊之中。

        

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测,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在议题上找到注射的针孔,也没有在其身上检查出来安眠药的成分。

        

这就说明,丸山教授是自己吃了毒药,而不是被人强制注射或迷昏过去被迫服毒的。

        

而这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将致命毒药投放到对方体内的办法。

        

所以这起案件才会当成毒杀案件进行调查。

        

但当时的警方虽然调查了跟教授有关系的人,但是却没有调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当时的情况,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怀疑。

        

而且制作带毒的胶囊并不算麻烦,偷偷将其放到丸山教授的药箱也并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也调查了会不会是有什么人对丸山教授有什么私人恩怨,但也没有得到什么决定性的情报,最终也不了了之成立迷案。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上井直树跟着唐泽一起整理完案件的来龙去脉后,不由头疼道:“这家伙,还真是给我们找了个难题啊!”

        

“如果不是难题,他也不会说出来了。”唐泽将信息记录在脑海后,一边将卷宗收起一边回道。

        

“那要通知目暮警官,大家一起搜查吗?”上井直树提议道:“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如果没案件的话,那倒是没问题,我们先去办公室和大家说明一下情况吧。”

        

唐泽也不是死板的人,哪怕现在证据不足没什么说服力,但只要他说明情况,引起重视重新进行调查还是没问题的。

        

能有这么多人帮忙,他也不会傻到单打独斗。

        

但是等到两人返回办公室后,却发现屋内却是空无一人。

        

问过旁边文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