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性活动游戏/让老公和妈妈做

        

那名领队话音刚落,萧君赐就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萧君赐最不待见的就是这种又弱又废物的东西,活着只会拖大伙的后腿。

        

比起来,独孤鹜都算是可爱的了。

        

萧君赐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在手里把玩了起来,猩红的舌舔了舔刀刃。

        

“我倒是觉得,我们不缺食物和水。这里不是还有七八十个人吗?”

        

萧君赐稀疏平常道,说的很是轻松,像他这种常年行军在外之人,食物和水对他而言并不难解决吃同伴这种事儿,他又不是第一次经历。

        

“你!”

        

青炼领队脸色发青,其他几个人数较少的国家的领队和队员们也都感到头皮发麻,相比之下,北歧大楚代表队的情况要好的多,人也更多一些,要是对方真的饿极了,最早死的一定是他们这些弱队。

        

“大伙不要急,我知道怎么找食物和水。”

        

纳兰湮儿忽开了口。 

        

凤白泠和独孤小锦出现时,纳兰湮儿没敢作声,她没想到凤白泠母子俩尤其是独孤小锦都没事。

        

尤其是独孤小锦在受了那么重的伤之后还能活着回来。

        

不仅如此,独孤小锦看上去伤势都快好了。

        

这让纳兰湮儿心中更加不平衡,她牺牲了一只赤蝎女王,居然都没有杀死凤白泠母子俩。

        

纳兰湮儿正不满着,就见安阳郡主满脸怨恨,瞪着凤白泠。

        

纳兰湮儿心头一动,趁着众人在那里议论沙漠口的事时走到了安阳郡主的身旁,一阵嘘寒问暖后,安阳郡主就告诉了她一些事。

        

凤白泠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女人又想使坏了。

        

果不其然,纳兰湮儿忽开了口。

        

简直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是纳兰湮儿最喜欢的。

        

“大伙都不用担心食物和水,因为我知道有人能够找到足够的水和食物,你说是不是,凤白泠?”

        

纳兰湮儿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凤白泠。

        

众人齐齐看向凤白泠。

        

独孤鹜微微蹙眉。

        

“我听安阳郡主说,早几天大伙都缺食物和水,只有大楚乙队,可以源源不断的找到水和食物,早前她还以为你神通广大,后来才知道……”

        

纳兰湮儿一声冷笑。

        

“才知道,你早就勾结了赤蝎沙漠中的一只赤蝎女王,换取水和食物。”

        

大楚凤白泠和赤蝎女皇勾结,大伙一听,看凤白泠的眼神顿时变得不善起来。

        

在赤蝎沙漠的这段时间里,几乎每只代表队都和赤蝎动过手,其中不少队员都是被赤蝎击杀,队员们和领队们对于赤蝎都很是愤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和赤蝎勾结,其他代表队目光冰冷。

        

再一细想,大楚乙队的确有问题。

        

原本所有代表队中大楚乙队是最不起眼的,它只能算是杂牌军,早前在开赛前一度被人看不起,可是第二轮十国赛下来,大大楚乙队是唯一一只全员都还活着的队伍。

        

而且看他们的模样一点都不狼狈。

        

“凤白泠,你竟勾结赤蝎女王。”

        

宋师带着山南的几名队员率先站了出来,质问凤白泠。

        

“这些水和食物就是最好的证明。”

        

纳兰湮儿拿出了安阳郡主得到的水和食物。

        

“安阳郡主,你吃里扒外!”

        

凤洛尘等人气急败坏,姐姐认识赤蝎女王的事儿他们也都知道,只是大伙儿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出来,没想到安阳郡主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在这种众仇敌恺赤蝎的情况下,凤白泠的行为很可能会被认为是通敌。

        

面对众人的质疑,凤白泠一时沉默不语。

        

见凤白泠沉默理亏,宋师几步上前正欲动手教训凤白泠。

        

忽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脖颈,就如老鹰抓小鸡般猛地将宋师甩了出去。

        

宋师被摔在地上,吃了满嘴的沙子,愣了好一会儿,再看摔他的人竟然是柱着拐杖的独孤鹜。

        

男人阴沉着脸,就如一座山岳般挡在凤白泠的面前。

        

南麝的巫长老轻咳了一声。

        

“东方太子,你们大楚的队员勾结赤蝎女王,残害队员。难不成,你们还想包庇不成?”

        

宋师狼狈地被队员扶了起来,面对独孤鹜,他是半点也嚣张不起来。

        

独孤鹜沉着脸,赤蝎女王的事他虽然不清楚,可是大体也猜测出来了,必定是小锦降服了它。

        

帮人敢围攻凤白泠,他心里没来由就有一把火气往上蹿。

        

身后有只手,轻轻的拽了拽独孤鹜的衣袖。

        

“你别冲动,我有法子。”

        

独孤鹜一回头,对上了凤白泠黑漆漆的眼。

        

她眨了眨眼,就听到一阵悉索声,一只赤蝎女王带着一群赤蝎爬了过来。

        

看到赤蝎女王,十国代表队的队员们都惊慌失措。

        

眼前这只体型彪悍,看着凶悍无比的,就是那只传说中的赤蝎女王!

        

大伙都严阵以待。

        

哪知赤蝎女王出现之后,在人群里瞅了瞅,慢悠悠爬到了独孤小锦面前。

        

赤蝎女王伸出了大螯,独孤小锦坐在小白闪背上,看到小红时,他也露出了笑容。

        

他高高抬起了小手,和小红来了一个击掌问候。

        

众人目瞪口呆,眼前的那只赤蝎女王是来搞笑的吧。

        

“大伙都看到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通敌。它叫小红和我的儿子独孤小锦是好朋友。而我的儿子独孤小锦他是一名出色的控兽师。”

        

凤白泠掷地有声的说道,独孤鹜有些意外,虽然凤白泠嫁入顺亲王府也有一段时间,独孤小锦也一直喊凤白泠是母妃,可是凤白泠对外还从喊过独孤小锦儿子。

        

可今日的凤白泠却用一种老母亲才有的得意的口吻介绍着独孤小锦。

        

独孤鹜不由侧目,同时又有些担心。

        

独孤小锦是控兽师的事,独孤鹜早就已经知道了,可他从未对外宣布过。

        

独孤鹜很清楚,他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独孤小锦小小年纪就凝聚了武极印,又是他的儿子,若是再被外界知道了他控兽师的身份,独孤鹜担心……

        

“这小娃娃居然是控兽师!”

        

各国代表队的队员和领队们都瞠目结舌,在看到小红趴在独孤小锦身旁,还有独孤小锦身下那只同样体型可怕的白狼时,众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