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蘑菇头挤开肉唇_总裁缓慢而有力的撞着小说

        

“稻子,你很喜欢和四姨玩吗?”

        

稻花一边笑看着稻子,一边注意着在小炕上争东西的双胞胎。

        

稻子忙不迭的点头:“嗯嗯。”

        

稻花笑问道:“为什么呀?”

        

稻子想也不想就回道:“因为四姨不像别人,一会儿不让我做这个,一会儿又不让我做那个,在游乐园攀个岩,他们都觉得我会有危险。”

        

“娘,奶娘她们太小心了,你在游乐园建攀岩墙,不就是为了给我玩的吗,可她们倒好,生怕我会摔着似的。”

        

稻花眸光闪了闪,摸着稻子的脑袋:“稻子,你得慢慢学着辨别他人的好意和歹意。”

        

“有些时候,一昧纵着你的人,未必是真的对你好,而那些劝谏你的人,话可能说得不合你心意,但他们实际上是在为你好。”

        

稻子歪着脑袋,虽不是太懂,不过还是将娘的话记住了:“娘,我知道奶娘她们是在担心我,可我就是不想她们老是管着我。”

        

稻花笑道:“娘会和奶娘说说这事的,让她们不要把你看得太紧。其实,她们是你的人,你对她们要是有什么意见,是可以亲自和她们沟通的。”

        

稻子双眼一亮:“我可以吗?”

        

稻花笑着点头:“当然,你的人,你自然是可以自己做主的。”

        

稻子杵着下巴沉思了起来:“那我得好好想想了。”

        

稻花笑了笑,打断了小家伙:“不过,鉴于你现在年纪还小,还没法辨别是非,娘吧,得在一旁监督着。”

        

稻子对此一点也不介意,娘管他天经地义,娘要不管他了,他才要哭呢。

        

……

        

颜怡乐发现,三小不去游乐园了,不过好在没两天就过年了,大年三十这天,在南山堂看到了三个孩子。

        

像平时,孙氏母女三人都是在客院用的饭,可在这阖家欢聚之际,稻花不好撇下她们,还是将她们叫来南山堂一起过年。

        

到了南山堂后,颜怡欢丝毫没去管桌上丰盛的饭菜,全部注意力都在颜怡乐身上。

        

没办法,她实在是担心怡乐会在这喜庆的日子里闹出不愉快。

        

不过还好,过来之后,怡乐并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只是走到稻子和双胞胎面前,在陪他们玩。

        

“爹,你会玩翻绳游戏吗?我会了,四姨教我的。”

        

稻子拿着一根红绳,非要找萧烨阳一起玩。

        

萧烨阳见儿子玩得高兴,笑问道:“那你有没有谢谢四姨?”

        

稻子立马回头看向颜怡乐:“谢谢四姨。”

        

颜怡乐并没有故意去找萧烨阳搭话,只是笑吟吟的对着稻子摇着头:“我是你四姨,不用谢的。”

        

稻花一直关注着三个孩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虽说颜怡乐对三小有些殷勤,但确实没其他异样。

        

“过了年后,还是要早点将怡乐的事定下。”

        

还是那话,亲戚之间可以偶尔来往,但不能常住。

        

过年期间,稻花不好老是将孩子约束在屋子里,这就让颜怡乐有了接触三个孩子的机会。

        

之后几天,颜怡乐每天都会来找三个孩子。

        

“娘,四姨好可怜哦。”

        

大年初四,稻子带着双胞胎从外头回来,猛不丁的就给稻花说了这么一句。

        

稻花诧异的看着稻子:“为什么这么说?”

        

稻子叹着气:“四姨的孩子死了,刚刚我们和她分开的时候,她都哭了,她说她想她的孩子了。”

        

听到这话,不知怎的,稻花心里没有对颜怡乐的同情,反而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一旁的谷雨也面露不悦:“大过年的,四姑娘怎么和小王爷他们说这些?也不嫌忌讳。”

        

稻子又开口了:“娘,四姨那么可怜,我想带着弟弟妹妹多去陪陪她,你说好不好?”

        

看着儿子天真赤诚的目光,稻花眸光闪了闪,笑着点头:“好,不过,得让碧石陪着你们,奶娘她们也得跟着。”

        

稻子没有意见,笑着带着双胞胎去换衣服了。

        

三小一走,稻花脸色就变得有些晦暗不明。

        

谷雨皱眉道:“王妃,四姑娘这分明是在利用小王爷的同情心,她到底想做什么?”

        

稻花嗤笑了一声,眼中泛着冷芒:“是狐狸,尾巴迟早是要露出来的,多派点人注意着客院,咱们姑且看着吧。”

        

她也想看看,颜怡乐能在王府翻出什么花样来?

        

稻子被他们保护得太好,不知人心险恶,颜怡乐真要有问题,就当是给稻子上课了。

        

有了稻花的允许,颜怡乐见三小的次数多了,同时,孩子们在萧烨阳和稻花面前提起颜怡乐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多到,萧烨阳有时都会过问几句。

        

对此,稻花没有插手,默默的看着事情的发展,只是暗中又派了一些人去盯着颜怡乐。

        

这一刻,她要在觉察不到颜怡乐别有用心就是傻子了。

        

从小一起长大,她对颜怡乐的性子还是了解的,能让她下这么大的功夫,绝对是冲着好处去的。

        

……

        

进入二月,天气回暖,稻子就要开始去书院报到了,颜怡乐知道这事后,站在垂花门前的荷花池岸边沉思了良久。

        

正月二十七,在稻子带着双胞胎来找颜怡乐玩时,等到萧烨阳快要下衙的时候,她提议出去走走,一行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荷花池这边。

        

西凉的气温比其他身份要冷很多,哪怕就要二月了,池塘里的水还是冒着寒气。

        

奶娘担心三小着凉,对着颜怡乐说道:“四姑娘,这边冷,要不,我们去别处吧?”

        

颜怡乐笑道:“马上就要二月了,能有多冷?”说着,不再理会,看向稻子,“之前你不是问四姨什么是荷塘泛舟吗?你们家这荷塘倒是不小,可惜,没有舟。”

        

稻子立马道:“有舟,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娘还让人乘舟采了荷花插花瓶呢。”

        

想到之前四姨描绘荷塘泛舟的有趣场景,稻子立马来了兴致,对着奶娘说道:“奶娘,我要泛舟。”

        

奶娘自然是拒绝的。

        

稻子有些生气,又看向一旁的碧石。

        

碧石倒是没拒绝,只是道:“小王爷,你还是去请示一下王妃吧,若她答应,奴婢就带你泛舟。”

        

闻言,稻子泄气了。

        

在稻子和奶娘、碧石生气的时候,颜怡乐扫到了从前院过来的高大生意,当即笑着劝稻子:“现在这个天气,确实不适合泛舟,等到夏天了,四姨在陪你泛舟好不好?”

        

稻子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颜怡乐笑了笑,揉了揉稻子的脑袋:“那我们回去了吧。”说着,走在抱着稻芒的奶娘身旁。

        

就在萧烨阳踏入垂花门时,颜怡乐不动神色的伸脚绊了一下奶娘。

        

奶娘踉跄了一下,可却牢牢的抱着稻芒。

        

大家吓了一跳,纷纷朝着奶娘涌去,颜怡乐再次趁乱伸出了脚,这次绊的是稻子。

        

稻子正担心着妹妹,跑向奶娘,被这么一绊,直接撞向了奶娘,这次奶娘没站稳,直接抱着稻芒倒向荷花池。

        

颜怡乐顿时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然后不管不顾的去抓稻芒,早就准备的她,在抓住稻芒的瞬间,抱着稻芒一起倒向水中。

        

“稻芒!”

        

看着这一幕,萧烨阳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施展轻松飞来。

        

旁边的碧石比萧烨阳还要快,在颜怡乐跌向池里的时候,奋不顾身的去抓稻芒,电石火花之间,抓住了稻芒的衣服。

        

碧石想将稻芒拉上来,可颜怡乐却不松手,撕扯间,碧石将稻芒甩上了岸,自己却和颜怡乐一起跌入了池里。

        

“哇~”

        

萧烨阳赶过来的时候,稻芒刚好被碧石甩上来,小姑娘跌倒在地上,直接大哭了起来。

        

稻花在听到颜怡乐带着三小去了荷花池,心里不放心,便过来看了看,刚靠近,就听到稻芒的哭声,吓得她提着裙子就飞奔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

        

稻芒被惊吓到了,看到稻花,伸手要抱。

        

稻花抱过小姑娘,一边安抚一边询问事情的经过。

        

听完之后,稻花眼里简直要喷火,在颜怡乐被婆子救上岸时,抱着稻芒走过去,什么也没说,直接重重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颜怡乐,你就不是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