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静吞吃陆平巨龙是多少章_康捷第二部完整版成都

        

这几天学习特别多,每天都要写心得,徐海斌真学习怕了,一接到韩老板的电话就开始利用大数据研判。

        

黄栋怀疑有问题的那家公司,不但谢萌之前盯过,连耿万雨都盯过,掌握的情况不少,至少确定其涉嫌侵犯公民隐私,只是因为没发现其它问题,一直没采取行动。

        

他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基本搞清楚那家公司,确切地说是那家公司的两个主要负责人是通过什么方式非法牟利的,当即申请查询两个嫌疑人的银行交易记录。

        

考虑到经侦支队和崇港分局经侦大队手头上都有大案要侦办,张宇航和陈长俊商量了下,决定由指挥中心以情报支队的名义立案侦查。

        

获得两位主任批准,徐海斌就和同事张小平一起,带着手续赶到银行查询。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赶紧拿着银行流水单回来向两位主任汇报。

        

“我们通过查询他们的个人银行账户交易记录发现,2019年6月至今,他们名下的四个账户,每月的流水量都超过百万元,量最高的时候,能达到七百多万!”

        

张宇航打开笔记本,示意徐海斌说慢点。

        

徐海斌点点鼠标,指着大屏道:“我们通过大数据研判发现,他们的活动轨迹几乎都在滨江,但其刷卡消费的地点却是天南海北,其中主要是在北湖省。

        

再根据特情中队提供的线索加以研判,基本判定他们是利用部分银行推广刷卡扫码支付,商户刷卡或扫码收款免手续费的空子,套取现金返现和积分,非法牟利。”

        

张宇航抬头问:“商户为什么会配合他们?”

        

“从特情中队提供的情况看,他们在虚假交易时,会给商户支付千分之三的手续费,商户把他们虚假交易的钱打到他们的银行卡上,至此完成一个完整的套现活动。”

        

徐海斌顿了顿,继续道:“比如说某银行推出过一个活动,月消费达到五十万元,则给予五千元的现金返利。他们虽然给配合虚假交易的商户支付了手续费,但与银行给的返利相比,他们依然有利可图。”

        

想到接下来会参与侦办,不用再天天学习,天天写心得,张小平激动地补充道:“推广POS机,他们赚钱。利用虚假交易套现返利,他们又赚一笔钱。

        

并且刷卡消费是有积分的,可以用于住酒店、升飞机舱,兑换景点门票、换诸如手机、充电宝之类的商品等等。他们就把这些权益挂在第三方平台上售卖,又赚一次钱!”

        

陈长俊头一次遇上这样的诈骗,托着下巴问:“钻银行的空子,薅银行的羊毛?”

        

徐海斌微笑着确认:“嗯。”

        

张宇航则举着笔问:“既然存在虚假交易,肯定有资金来源,他们的资金是从哪儿来的?”

        

“来自这十几个账户,有滨江的,有北湖的,有东广的。”

        

“套现金额呢?”

        

“我刚让小陈帮着算了下,套现金额超过两亿,虚假交易金额近百亿。”

        

指挥中心加挂情报支队的牌子,有执法权。

        

张宇航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回头道:“陈主任,抽调几个人,成立专案组,立即传唤嫌疑人,连同之前掌握的侵犯公民隐私的犯罪行为一起查,争取在春节前查个水落石出。”

        

陈长俊也不想每天加班务虚,不假思索地说:“没问题,我亲自兼专案组长。”

        

徐海斌本以为情报中队提供的线索是自己核实的,接下来不但能够参与侦办,很可能还会是案件侦办的具体负责人,没想到张宇航竟转身道:“海斌,上半场你干得漂亮,下半场你就不用参与了,特情中队转来那么多情报线索,不能没人分析研判。

        

“可是……”

        

“别可是了,要知道你现在不只是情报民警,也是特情中队的副中队长。”

        

徐海斌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老部下干得漂亮,知道中队的经费来源不够稳定,居然一连收集到三条涉案金额巨大的违法犯罪线索。

        

张宇航相信新的一年韩昕不用再化缘,特情中队的经费也能有保障,参加完案情分析会,确定下侦查方案,一回到办公室就给老部下打电话,狠狠表扬起来。

        

“老领导,别表扬我了,线索是黄栋和小耿、谢萌他们发现的,工作也是他们干的。”

        

“知道为部下考虑,说明你这个大队长是称职的。”张宇航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其实打这个电话,不只是表扬,还想告诉你个好消息。”

        

韩昕好奇地问:“什么好消息?”

        

“你现在是副科级大队长了,只是考虑到你的身份需要保密,并没有公示。政治部估计明天会把文件发到你们支队,就算我不说,王支和刘政委明后天也会告诉你。”

        

“这就副科了!”

        

“高兴不?”

        

“高兴,没想到我也能提副科。”

        

张宇航翻看着笔记本上的局领导日程,笑道:“提副科就高兴成这样,你也太没出息了。你跟刘海鹏不一样,你这么年轻,今后有的是机会。好好干,早晚能提正科,说不定将来能走上处级领导岗位。”

        

韩昕嘿嘿笑道:“处级领导岗位我不敢想,能在退休前混个正科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能不能有点志气!”

        

“我当不了领导,更别说将军了。”

        

“什么当不了领导,现在这个大队长兼特情中队长不是干得挺好的么。”张宇航合上笔记本,又笑道:“差点忘了,上次随徐市长去东海参观学习,遇到东海禁毒总队情报中心的魏主任,他好像认识你。”

        

“魏金圣?”韩昕下意识问。

        

张宇航笑问道:“你记得他?”

        

对老魏同志,韩昕印象深刻,不禁笑道:“记得,一起在南云参加毒品查缉大比武的,我是我们江南队的后勤组长,他是东海队的后勤组长,我截过他们的胡,抓了个公安部一级督捕对象。他一样截了我们的胡,抓了个我们要抓捕的逃犯。”

        

“难怪人家拉着我打听你呢,原来你们交过手、过过招。可惜当时考虑到你的身份需要保密,我只能装作不认识你,跟人家说不了解你的情况。”

        

“他打听什么了?”

        

“打听你的近况,说你好像换号了,打过好几次电话没联系上,还想跟我们开展禁毒情报交流。”

        

韩昕好奇地问:“后来呢?”

        

张宇航笑道:“长三角一体化,我们正想着全面对接人家呢,人家愿意跟我们交流是好事。

        

杨局昨天让我给人家发的邀请函,人家打算下周二过来。主要是禁毒情报交流,杨局让肖支他们负责接待。你既然认识人家,到时候一起参加交流。”

        

“交流就算了,我最怕开会,再说我们现在又不是禁毒支队的人。”

        

韩昕想想又笑道:“老领导,可以让肖支以市禁毒办的名义,请海关缉私局的苗局参加。老魏认识苗局,一起参加过毒品查缉的,也算是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过的战友。”

        

张宇航沉吟道:“这么说豆豆也认识他?”

        

“认识。”

        

“苗局可以请,豆豆肯定回不来。至于你,必须参加接待!”

        

“我哪有时间迎来送往,要不这样,官方活动我不参加,但私下里我可以请他出来喝点小酒。”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都已经做上副科级大队长了,他依然不喜欢参加官方的应酬。

        

张宇航没办法,只能答应道:“好吧,反正接待工作是你们老单位负责的,又不关我们局办的事。”

        

提到老魏同志,韩昕突然发现自己虽然很忙,这段时间干出的成绩也不少,但好像没什么意思,净忙着协助办案部门抓骗子了。

        

还是缉毒有意思,抓毒贩比抓骗子更具挑战性。

        

可惜在滨江缉毒太难了,张梦程和徐浩然前几天抓的那几个以贩养吸的毒贩,不但全是去外地抓的,并且线索都来源于前段时间落网的蒋正飞,都是蒋正飞通过网络发展的下家。

        

一个专业缉毒民警不能缉毒。

        

韩昕想了想,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侯文的电话。

        

“韩大,什么事?”

        

“兄弟,你跟司法局的戒毒所熟不熟?”

        

“谈不上熟,但打过交道,前几天还跟他们的刘所一起开过会。”

        

“帮我要一份近期强戒期满,即将放出来的吸毒人员名单。”

        

侯文反应过来,笑问道:“韩大,你打算安排人去司法局的戒毒所,盯盯那些即将出来的吸毒人员?”

        

韩昕笑道:“拿了你们的钱,不能不做事。”

        

“没问题,我这就帮你跟戒毒所要。其实不跟他们要,我们一样能掌握。吸毒人员只要从里面出来,就要签协议接受社区戒毒。”

        

“也是啊,他们一出来就要接受动态管控,盯他们的人多了,我们凑这个热闹没什么意思。”

        

侯文意识到他怀念老本行了,也认为盯戒毒人员不是没意义,而是根本盯不过过来,干脆笑道:“韩大,要不这样,我把近期的毒情发给你。你研究下,回头布置下去,让你的队员帮着留意留意我们滨江有没有上级通报的那几种新型毒品和管控的新型活性物质。”

        

没什么人贩毒,也没什么人吸毒,怎么缉毒?

        

要不是抓获蒋正飞,徐浩然和侯文这段时间根本没机会跟张梦程一起抓毒贩办毒案,只能跟江大姐一起搞禁毒宣传教育。

        

韩昕无奈地说:“行,发过来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