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女BBBWWW_肖艳顺从的转过身去

      

何思凝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坐在对面的操控者,接着说了下去,“那么这样,夫人有人陪了之后,十二就不会总是想着,自己的姐姐会不会太过孤独,而每天的往夫人居住的地方跑,而每天不务正业,不想着怎么样继续将自己的天赋发挥,怎么样将自己的优势尽可能的发挥。

        

如果十二真的因为,每天每夜的惦记他的姐姐,担心夫人,而荒废了他那优秀的天赋,耽误了他朝着变强的方向成长

        

而这样的话,夫人也不会因为日夜对十二的思念,而终日不得开心的郁郁寡欢了。

        

然而等我到了这个地方以后,我又发现,你所在的这个地方,无论是周围的环境还是这里的气候,不论是空气的干燥程度,还是并不算温热的气温,不论是这四周的树木的种类和可塑性的程度,都是十分适合你制作木偶人,存放木偶人,甚至是,这个地方的四面环山,树木林立,能够进入房间中的光线比较少,这样的天然的光线优势,能够将光线很好的控制在你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这双全是黑色的瞳孔,不会被太耀眼的光线闪伤,不会因为太强烈的光线,而刺伤你的眼睛,既然能考虑的如此周全,考据到这样的方方面面,那么,这个房子里面的构造,又怎么会有瑕疵呢?”

        

说到这里,何思凝停顿了一下,想看看这个操控者,此时此刻的神态和表现,何思凝在想,自己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难道这个操控者,还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确定的这个地下室里面,还有另外的通道吗?

        

可是何思凝看见那个操控者,完全没有一点恍然大悟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想明白了的样子,看来,这个操控者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何思凝,就那么斩钉截铁的,坚定的认为,这个地下室里面,除了从上面通下来的那个暗门后面的楼梯和通道,怎么就这个坚定不移的认为,这个地下暗室里面,还有另外的通往外界的通道呢。

        

何思凝用十分隐晦的动作,轻微的摇了摇头,她现在已经对这个操控者开始有些失望起来,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能够操控木偶人的家族中仅剩着的这最后一个操控者,这个圣主欢喜的将他收为膝下十六弟子之一的操控者,此时此刻竟然这样的愚笨,这样的不知变通。

        

于是,何思凝为了不浪费时间,她决定一口气的给这个愚钝的操控者,将他想知道的那些事情的所有的答案,一股脑的给他解释完,这样,何思凝就不用强忍着脾气,对这个看起来十分精明,依靠十分精准的精神力控制着那么多的木偶人们,但是脑袋却十分愚蠢,那么简单的东西都想不通的操控者,一个劲的解释一些毫无用处的问题。

        

何思凝此时此刻都在反思,是不是刚才她给这个操控者的刺激太大了,导致他现在都有点气急败坏的,不会用大脑思考了。

        

于是何思凝连忙接着开口对这个操控者解释说:“我以为你能想明白,结果看起来,我还真的是高估你了,你看啊,你平时生活工作都在这个地下暗室里面,而你的工作和制作,除了绑在你手上的线,如果我没猜错,这也应该是你亲手制作出来的吧,除了这个线的材质是金子的,你平时制作的木偶人,全都是木头。

        

不管是五行的相生相克,还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常识,估计连没长大的小孩子们都知道,木头,最怕的就是火,五行中也是这样,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反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同样,更加克木的,就是火

        

而这个长燃灯,又在这里经久不熄的常年燃烧着,先不说这个燃油会不会滴落在这个桌子上面,先不说这个长燃灯中的燃油和蜡油滴落在这个木质的桌子上面,会将这个桌子给烧坏了,就算是因为火焰的高温,将这个桌子给点燃了的话,这个地下暗室里面,这么多的木头,哦不对,对于你来说,是你的木偶人们的零件,材质也全部都是木头,一旦一个不注意,引起火灾的话,这么多的木偶人的零件,还有你制作好了的木偶人的成品,就会全部都被这无情的火焰一把全部都烧成灰烬,那么你将会多么心痛,多少个没有人陪伴的日日夜夜,多少个孤独,一个人消磨的无聊时光,都会毁之一旦,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这些木头,这些木偶人和这些零件,被一把火烧成灰烬,倒也还算小事,如果,这个长燃灯的灯油,在滴落在这个木头桌子上面,滴落在这个装满了木头的地下暗室的那个时候,你恰好在这个地下暗室里面的某个角落或者桌子上休息睡着了的话,那么你也就会葬身在那火海之中,可能对于你们的圣主来说,一把火烧坏了一堆烂木头,一场火将一个屋子的木头,木偶人的零件,还有木偶人们,都烧成灰烬,甚至将他把你分配到的这个地方,周围的一片山的树林,全部烧成灰烬,那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损失,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总还会有第二个,能够符合你的生存,满足你的工作和提升你的天赋能力的地方。

        

可是如果,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他十六弟子之一的,你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仅剩的这个操控者家族的弟子的话,那么对他来说,估计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吧。”

        

说到这里,何思凝明显的看见,坐在这个狭小的地下室里面,离靠着那面光滑平整的墙面的她,并不是很远,但是在微弱的长燃灯这样的油灯,微弱的灯光下,整个脸好像都被阴影笼罩着,忽明忽暗的操控者的那双异于常人眼睛中,好像突然迸发出一阵十分明亮的光,看样子,好像听见何思凝说到的哪一句话,而显得十分兴奋和异常高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