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大屁股女领导_1v1军人小黄文

“第二天?”达克有些惊讶道。

        

帕特丽夏·玻琳稍微点头道:“被【冥界之火】附身之后,会散发着一种仅有持有者能够感知到的独特气息。虽然我完全无法在你身上感知到这一点,但当时确实是如此。那人刚一接近,我和他之前便互相感知,并且产生出了与其决斗的狂热念头。”

        

达克听明白之后,便是淡然说道:“原来如此,并且我并没有被附身。”

        

帕特丽夏·玻琳顿时露出惊讶神色:“可你不是……”

        

达克伸出手,灰色的火焰便是从其掌心钻出,熊熊燃烧。

        

帕特丽夏·玻琳顿时感受到了这【冥界之火】的独特气息,但她旋即便越发惊讶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达克微微一笑,五指一合,便将【冥界之火】收入掌中:“令它臣服即可。”

        

帕特丽夏·玻琳:“……”

        

达克话锋一转,又道:“那你呢?你的【冥界之火】又是如何隐藏的?你既然知道这一气息存在,应该不会任由其散发出来吧?”

        

帕特丽夏·玻琳叹了口气,眼角之处顿时有灰色火焰溢出,如同眼影一般飘扬。

        

她说道:“我运气还行,当初在王都的时候,有贤者在身边。” 

        

“贤者?”达克忽然道,“你也是赛恩斯的?”

        

“嗯。”帕特丽夏·玻琳笑道,“是啊,知识之都赛恩斯,那是我的出生之地。假期的时候,我蹭上了贤者团的车。多亏他们,我才没有被这【冥界之火】附身影响。现在的话,是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共生状态。贤者们说,这并不是坏事。”

        

赛恩斯真是盛产贤者啊……

        

达克有些感叹道:“如果能够完美控制【冥界之火】,它确实不失为一个好用的道具。我们甚至可以将其视作为一个特殊的魔咒。”

        

帕特丽夏·玻琳点头说道:“【冥界之火】只会刺激人的决斗欲望,而并不会吞噬一个人的自我,就算在决斗仪式之中战败,也只会被剥夺掉与之相关的记忆,以及一小部分与决斗相关的能力。这点惩罚在那些真正恶毒的魔咒面前,实在是一点都不够看。”

        

达克点头道:“表面上确实如此。”

        

帕特丽夏·玻琳便郑重道:“看来你也看出来了, 贤者们一致认为,【冥界之火】真正的危险性并不在于其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些作用。以我个人的经历为例子,如果所有【冥界之火】的持有者都能够互相感知并且在决斗胜利之后吞噬对方的【冥界之火】,那么便可以理解为,【冥界之火】从根源上带有一种趋于统一的性质。如果任由其发展而不管,它们会凭借这种性质,从四散分开的个体,最终融合成一个巨大的集合体。而这个集合体,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达克闻言之后不禁眉头稍皱。

        

他此前担忧的,其实是【冥界之火】的养蛊性质,以及这一性质造成的社会混乱。

        

虽然表现形式一样,但整体上却和帕特丽夏·玻琳的理解有着微妙的不同。

        

但他此时以帕特丽夏·玻琳的思考方式进行推演,再结合至今以来的发现,却是忽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所在。

        

他的语气便逐渐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有一个主体的意识在主导着这些【冥界之火】的聚集?它们的最终集合,会令这个主体意识苏醒?”

        

帕特丽夏·玻琳抬头看了他一眼,片刻后说道:“贤者们认为,冥界之门的打开最终造就了这一切,有一个游离在冥界之中的强大意识试图通过这一方法偷渡到人间,从而完成从死到生的逆转。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存在,我们通常称之为……神!”

        

达克不禁目光闪动:“从冥界归来的神,我们该如何称呼它?”

        

帕特丽夏·玻琳说道:“通常我们会将这一类的神,都称之为冥神。”

        

“冥神吗?”达克说道,“人类刚刚从与魔族的长久鏖战之中挣扎出来,却又要面临冥界之神的威胁,世间真是无法平静。”

        

帕特丽夏·玻琳轻抿红茶,感叹道:“我翻阅历史,诸神黄昏仿佛就在眼前,但如今所见,诸神似乎已经不甘寂寞,也不知是好是坏。”

        

达克说道:“以历史为鉴,但凡有一位神明展露出复苏迹象,便会有第二位,然后是第三位……这是大势,并非人力可解。”

        

帕特丽夏·玻琳说道:“贤者们和你有着相同的想法,他们早在几个月前便已经开始准备。”

        

但达克话锋一转,又道:“那么,贤者们有没有想过如何才能阻止这第一位冥神的复苏?”

        

帕特丽夏·玻琳略微无奈道:“那肯定是有想过的。表面上最简单的方法是阻止这些【冥界之火】的融合,但事实上我们并不能知晓,这位神需要多少的【冥界之火】才能复苏。三分之一?二分之一?还是百分之百?甚至我们连有多少【冥神之火】逃逸而出都不得而知。”

        

达克略微沉吟,说道:“这样的话,主动收集【冥界之火】的策略就变得不那么可行了。”

        

帕特丽夏·玻琳说道:“持有少量【冥界之火】并非坏事,日后幸运的话,或许还能成为【冥神】的人间代行者——我是说如果【冥神】表现出善意的话。但若大量持有,不幸成为【冥神】复苏的载体,那恐怕就彻底没救了。”

        

达克点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那么,你在过来之时,为什么要故意泄露【冥界之火】的气息?”

        

帕特丽夏·玻琳目光凝聚,低声道:“事实上,我在万圣节前夜的化妆舞会活动内,感知到了一些【冥界之火】的气息!但那气息一闪而逝,我至今无法找出。”

        

达克说道:“这么说,学院内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冥界之火】的持有者?”

        

帕特丽夏·玻琳说道:“如果我嗅到的气息不是从你的【冥界之火】上散发出来的话。”

        

达克便好奇道:“我在化妆舞会上倒并未召唤出【冥界之火】过,但我在此前的决斗之中是有用过【冥界魂环】的,为何你并无反应?”

        

帕特丽夏·玻琳摇摇头,说道:“太远了。”

        

“原来如此。”达克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一说法。

        

【冥界魂环】毕竟是【冥界之火】的力量二次炼成之后的产物,而并非【冥界之火】本身。

        

况且就算是【冥界之火】本身,也肯定会有感知范围存在。

        

离得太远了,或者被什么遮蔽了,也就感知不到了。

        

假设圣玛丽安学院内还有第三个持有【冥界之火】的人,这第三个人至今未被发现,肯定也有着相应的遮蔽气息的方法。

        

……

        

达克与帕特丽夏·玻琳继续聊了很久,一直到午餐时间才分开。

        

尽管达克确实有邀请帕特丽夏·玻琳共进午餐,但后者却直言之前是玩笑,然后留下一句:“我可不想好端端的学院生活变成地狱。”

        

就那么干净利落的走了。

        

达克在她走后却是独自思考起来。

        

今天这么一来,帕特丽夏·玻琳恐怕已经打草惊蛇,再想将那第三人找出,就变得更难了。

        

但对于“将这第三人找出”这件事,他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热情。

        

与之相比,他更关心【诸神复苏】的进程。

        

与帕特丽夏·玻琳的深入交流,让他更坚信了自身对尤朵拉的预言解读。

        

“或许这个进程,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快……”

        

他仔细推敲,便发现自己仅仅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便撞上了三起与之相关的事件。

        

首先是【月神】的复苏,然后是【冥神】的复苏,最后再是地下城内的那颗【神之心脏】!

        

“不对,似乎还有!”

        

达克猛地想起苏娜·蒙蒂尔法莉说起过的,供奉太阳神与月神的神庙。

        

另外,还有【黄金之国】的壁画也极有可能与神相关。

        

“这么一算,竟然已经有五处了!”

        

“仅仅是我一个人便撞上了五起与之相关的事件……”

        

“而世界如此之大,在我并不知晓的地方,又究竟有多少起相关事件正在发生?”

        

达克不禁皱眉。

        

在原著游戏之中,分明直到游戏结束,也并未发生【诸神复苏】的事件。

        

难道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进程的加速?

        

他快速取出纸笔,将自己今日所想记录下来,而后带上笔记本便走出了社团教室。

        

正午时分,大多学生都已涌向食堂。

        

达克却是径直前往湖心亭,通过传送枢纽进入了旅人街。

        

而后不久,他来到了【全民决斗社】的分店,找到了伊芙。

        

中午人流减少,伊芙正准备暂时关门,到附近的餐厅里吃些东西,便恰巧被达克堵住。

        

达克想了想,也不急于一时,便随着伊芙一起去了餐厅。

        

两人闲聊了一些与店铺相关的事情之后,便快速吃完,返回店铺。

        

然后达克命其施展【灵犀术】,通知另一边的伊芙与亚尔薇特或者克莱尔联通。

        

很快。

        

克莱尔·凯特的投影便通过【灵犀术】投射到了墙壁之上。

        

达克看了眼投影,说道:“午安,克莱尔阿姨。”

        

克莱尔眨了眨眼,问道:“有什么急事要说吗?我现在在办公室,周围除了伊琳就没有其他人了。”

        

达克点了点头,便将今日总结之事一一说来。

        

克莱尔原本表情轻松,还想着向达克分享她成功建立【全民决斗社】王都基地的喜悦,但在听着他一一说来之后,表情却逐渐凝重。

        

然后她猛一皱眉,有些恼怒道:“那些老不歹……那些贤者,有这么关键的信息,竟然隐而不谈?”

        

“咳咳咳。”达克假咳道,“或许他们有着其它的想法也不一定。”

        

克莱尔转眼道:“这件事情非常重要,看来我需要立刻去找一下亚尔薇特了。你还有什么信息要补充的吗?”

        

达克摇摇头,说道:“我了解到的就这么多了。”

        

“那你好好学习吧,别想太多。”克莱尔立刻起身道,“总之天塌下来有你妈顶着,等她顶不住了还有我在后面……嗯,如果我不行了还得你站出来,压力大点没问题吧?”

        

达克:“……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克莱尔顿时露出明艳的笑容。

        

然后她对着伊琳挑了一眼,投影便瞬间中断。

        

达克问道:“伊芙,她们走了吗?”

        

伊芙点头道:“是的,少爷。”

        

达克微微颔首,忽然说道:“你不用想太多,刚刚听到的事情也不要外传。这件事情,或许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严峻。”

        

伊芙笑着说道:“我有这方面的素养。”

        

达克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再见。”

        

伊芙抬起手抓了抓,说道:“少爷再见。”

        

达克便立刻从店内走出,然后马不停蹄的奔向了湖心亭,通过传送枢纽返回城堡,朝着副校长的办公室走去。

        

他总觉得希尔芙教授和卡泽尔教授等人应该都已经注意到这一点。

        

毕竟米蒂亚教授对尤朵拉的预言,了解得比他更透彻。

        

卡泽尔教授整天往地下城里钻,说不定就有着这方面的考量。

        

而一想到卡泽尔教授正在研究,他就有种淡淡的安心感。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

        

卡泽尔教授给他带来的感觉,比阿尔忒校长要靠谱多了。

        

不过再一想,阿尔忒校长常年不在学院,会否也在忙碌相关事情呢?

        

大王子查理斯与大公主伊丽莎之间的争端似乎也越来越少。

        

首席大主教迦勒·诺里斯的面容也很少出现在报纸版面上——以往他可是很喜欢露面的。

        

圣教或许在【圣裁】的过程之中也察觉到了什么。

        

似乎转眼之间。

        

注意到的时候。

        

整个世界都已经围绕着【诸神复苏】这一核心转动了起来。

        

达克走在城堡之中,午后璀璨的阳光透过城堡的城口照耀进来,将他的身影照得越发狭长。

        

他在不久之后敲响了希尔芙教授的办公室门。

        

运气不错。

        

希尔芙教授正在里面。

        

“嗯,达克,有什么事吗?”

        

正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希尔芙教授,略微抬头问道。

        

达克反手关门,将自己的收集到的信息与想法一一道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