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比自己小25岁的男生/一次残忍的?交小说合集

        

日本警察名义上虽是维持社会治安的暴力机构,但实际执行上却会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先前极道们拿着刀棍杀过来,两人行动算是正当防卫,但在极道们己缴械投降的情况下再施加伤害,被有心人追究起来就会变得很麻烦。

        

黑崎提醒算是好意,和马啧了声也不得不悻悻收手。

        

“黑崎君,能以绑架未遂对他们提起控诉吗?”

        

“可以是可以,但老实说我不建议那么做……”黑崎为难地摇摇头。

        

“警补部也知道的吧?最近东京街头出现不少像她那样的白日梦游者,梦游的人不会抵挡和拒绝,所以针对他们的抢劫和猥亵等犯罪也在逐日增加……虽然也抓到不少,但问题是受害者在过程是处于意识迷糊的状态,所以就算提起控诉最后也往往没法办给他们定刑。而且……”

        

而且这些家伙就像从腐败物中蕴生的苍蝇般,在社会结构上是必然存在的事物,说实话警察想抓也抓不完的。像这样遇上时施以惩戒让他们记记教训,就已经算是效率最高的校正方法了。

        

“还真是相当独到的见解呢,不过我觉得也没错。”和马苦笑着摇摇头,再次确定眼前巡警并非空有武力的莽夫。随好和马狠狠瞪了瞪地下的混混们,警告他们收敛点后,便把注意力移到正题上。

        

“所以黑崎君,就当前事态来说,重点还是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白日梦游者?”

        

“是的。我们可以先把这位女士送到附近警署。”黑崎认真点点头。“我想,那里应该有警部补你想知道的东西。”

        

**

        

和马毕竟是东大毕业的警部补,和金表组算一档的樱田门精英,再怎么样也不能穿着运动便服去警署。

        

于是和马先回家换了套正装,顺便开来GTR,把那位白日梦游并险遭绑架的孕妇一并送到当地警署,当然黑崎长秀作为见证者也与其同行。

        

“要报案?家里小孩突然不见了?喂喂,你确定不是他想逃学吗?”

        

“什么?醒来发现自己在不知道的地方,然后身上钱包手表都被扒光了?”

        

“五队五队,二町路口有极道械斗,优先处理那边的状况!重复,优先处理那边状况!”

        

“喂,有猥亵的嫌疑犯送来了,你们谁去负责审问下!”

        

几在踏进警署的同时,和马便被那股扑面而来的那股焦热氛围所淹没。像这种管辖地方街区的小警署原本人手就称不上充裕,平时也没多少紧急状况,这段时期因白日梦游者的频频出现以及相伴随的治安恶化,结果导致警署的业务量直接翻了番。

        

从留守警署的话务员到前线奔走的干员,几乎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尤其那位略有秃头的警署长,忙得焦头烂额的他当得知有警部补送来绑架受害者时,脸上顿时露出几乎快哭出来的神情。

        

“呃,要是贵署忙不过来的话,我可以代为处理?”

        

原本来说地方警署都有各自固定辖区,要想插手其它辖区事务会有相当麻烦的申请程序,不过和马本身是中央樱田门的要人,再加上现场目击者的立场,所以程序上倒也说得过去。

        

而听和马出言把事情揽到身上时,警署长脸上一瞬间仿佛要放出光来。

        

“真的吗?实在感谢不尽!”

        

半秃头的警署长千恩万谢般的拉起和马的手,表示警署设施警部补您随便使用,要是有空能否帮我孙子留个签名云云。

        

总之想留下好印象的态度相当明显,但也多少给人用力过猛的感觉。当目光落到跟着和马进来的黑崎长秀时,警署长神情却顿时一僵,背对着黑崎小声提醒和马道。

        

“呃,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也说不定,但警部补您最好别跟那家伙走得太近……”

        

“……为什么?”和马皱皱眉。黑崎长秀好像就配置在眼前警署的样子,不过警署部员对他似乎抱有相当隔阂的态度。

        

先前踏进警署时和马就多留意到了,沿途遇到的警员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黑崎,背后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眼前警署长的嫌弃态度就更加明显。

        

“那家伙是从上面发配来的危险分子,据说不但拿枪恐吓无辜市民,还把自己上司送进了医院。到现在我都只敢给他安排交通巡逻的差事,但就这样还麻烦不断。

        

“警部补您要跟他来往的话,什么时候后面挨子弹都不奇怪。”

        

从那忌惮语气听来,警署长的提醒恐怕有一半是出自真心。

        

“还有这样的事?”听着警署长真心提醒的和马,在诧异同时也激起了好奇心。而当他下意识望向黑崎那边时,后者仿佛早预料到般的举手行了个礼,提出退出申请。

        

“署长,既然事件由桐生警部补接手,那小官就回去继续执行巡逻任务了。”

        

“去吧去吧,记得少惹事啊!真是的,多少替收拾善后的我想想吧……”

        

“是。”黑崎长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但没走两步便被人从后面叫住。

        

“等等,黑崎君。”叫住黑崎的自然是和马,他转头望向警署长。“署长,这起事件黑崎君全程参与其中,多亏他才没有演变成恶性绑架案件。有许多执行细节我都需要跟他确认,希望你能准许他参与调察。”

        

“呃,既然警部补您这样说的话……”摆明想讨好樱田门要人的警署长,当然不可能拒绝和马的提议,无可奈何地转向黑崎。“黑崎君,你也听到了吧?你就留下协助警部补调察吧,干得好的话,说不定是你飞黄腾达的机会呢。”

        

“是。”转过身的黑崎长秀,相当意外地瞄向和马。

        

“这下好了,两个危险分子凑到一起了……”旁边警署长虽没再开口,但神情却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

        

小警署忙得不可开交,和马便擅自找了处休息室来安置绑架未遂的受害人,当然被勒令协助的黑崎长秀也同行。

        

被移过来的年轻孕妇在休息室坐下后都还是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和马也确实在她头顶看到“迷途者”的词条,但可惜光凭词条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

        

警署的嘈杂氛围似乎多少刺激到女子的感触,在休息室坐下没多久,和马便看到她头顶的词条如烟雾般开始摇曳,随即很快消散无踪的光景。

        

词条消失后,女子也“啊”地声醒了过来,随即却是满脸迷糊地望向周围。到和马跟她说明状况并情绪稳定下来为止,花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

        

“白日梦游呀,说起来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样子……嗯,说是因为季节交替和压力过大引起的,不过我怀孕后就辞职在家养胎,丈夫对我也非常照顾,应该没什么压力呀……”冷静下来的女子露出困惑神情,低头看着手里那杯用警署廉价茶包泡的热茶。

        

泡茶的人当然是黑崎,而经过先前介绍,和马也得知这位运气不错的年轻孕妇名叫长谷川美琴,现年二十五岁,是家住附近的职业主妇。

        

对自己梦游途中差点被极道掳去的经历,美琴不出意外地毫无印象,不过倒也没怀疑和马的话,而是依警方请求努力梳理着状况。

        

“说起来,这段时间我确实有些精神恍惚呢,但医生说是怀孕的正常反应……唔,做事也丢三落四,记的东西好像也经常忘掉,给周围人添了许多麻烦呢……”

        

“这种情况一直都有吗?”和马皱眉询问着。

        

“不是哦,应该是在……两三年前才出现的吧?毕竟那时候我还在当会计呢,粗心大意可是做不来的……应该的吧?”长谷川美琴微微露出得意神情,告诉和马她曾经在颇有名气的会计事务所任职,而且收入还相当不错。

        

大约两三年前她从会计事务所辞职,至于辞职原因,好像是那段时间人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恍恍惚惚,工作也频频出错。因为实在做不下去只好辞职,然后经人介绍早早嫁人当了职业主妇。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脑袋真的是一团浆糊呢,就像有东西堵着转不动的感觉……哎呀,还好广志是很体贴的人,结婚后也帮我分担了好多家务,后来脑袋才慢慢清楚了一点……啊抱歉,我真的是,光说这些没啥营养的无聊事情,真是对不起了。”长谷川美琴歉意般的捂着嘴。

        

“不,听着还蛮有意思的,过得幸福比什么都好。”和马微笑着,和旁边黑崎交换了别有意味的眼神。

        

在长谷川美琴陈述的个人经历中有相当令人介意的一点,那就是她从会计事务所辞职的经历。

        

能在知名会计事务所任职说明她脑袋绝对不差,既然脑袋不差那又为何会突然变得丢三拉四、甚至连工作都做不下去呢?在和马直觉上,其中似乎就隐藏着相当关键的线索。

        

“在你从事务所辞职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比如意外车祸、至亲亡故什么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