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香艳H小说/巨无霸大粗吊小说

        

埃及以及靠近埃及的周边国家都将居民送至最近的安全区, 几条国道上陆续开过数百辆卡车,车上全是沉默的人类。尼罗河几百艘船只逆水航行,甲板上聚满了埃及人, 他们无声地凝望身后的九柱神虚影。

        

九柱神虚影若隐若现, 原本保护他们的绿植蛋茧一瞬间枯萎, 仿佛维持它们生命的神明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提供生气。

        

铺满尼罗河的绿植逐一消失, 狂沙铺满宛如废墟的城市, 风和水,大地和尼罗河仿佛经历着生命流逝的过程, 天空被巨鸟席兹遮蔽,仍有一个缺口叫天光泄下来。

        

好像代表天空和太阳的神明竭力为人类争取到一缕代表希望的太阳光。

        

中间一艘大轮船的二层甲板上, 有一个参加过黄金法老大游行的乐团搬出乐器,先由中间的长者弹奏竖琴, 一位女高音家用古埃及语歌唱九柱神赞歌。

        

浑厚圆润的声音唱出韵律独特悠扬的赞歌,自四千年前流传下来的众神赞歌,那时的人们还热烈崇拜着古埃及众神,每一首赞歌都包含他们对众神、河水、自然和这片天地的深情。

        

曾经的古埃及用这些赞歌祭祀众神, 愉悦众神的心情, 而今, 他们还用赞歌送别, 将热爱和感激深藏于其中,千百年不变的尼罗河安静地见证过去和现在,还会将这故事送到未来的埃及。

        

有熟悉古埃及语的学者们站出来,加入乐曲演奏的队伍,声音越来越响亮, 飘向远方,无意中凝实九柱神的躯体。

        

奥西里斯侧耳倾听, 扬起笑容,目光中有怀念,和着腔调哼起来,直到声音越飘越远,而天空再度被战列舰填满,教廷援军抵达尼罗河三角洲。

        

教廷军队停在三角洲上空没有其他动静,只一队队的空兵分别朝不同方向飞行,奔至其他城市落脚,布置好狙杀超凡者的准备。

        

巫雨洁这边也开始行动,同援军接应,竭尽全力安排人手,恨不得一个超凡者掰成三份来使用。 

        

联盟人手紧缺,总机构和华夏把能用的超凡者都调过来,安排进前线,其中有一大半还是学生,至于普通人则在这次竞技赛中被排除出去。

        

普通士兵随人类迁往安全区,替补离开的超凡者岗位,后者则奔至前线,参与这场大混斗。

        

六天后,尼罗河三角洲八大城市居民全部迁往安全区,偌大绿洲空空荡荡,只有装备齐全的战斗人员。废墟被清理干净,石块漂浮到尼罗河的对岸,垒成一条‘宇宙陨石带’,以开罗为顶点,沿着两条尼罗河支流,结束于亚历山大港和赛德港,圈起三角洲成为竞技场地。

        

分布于三角洲上空的战列舰同一时间广播:“准备关闭竞技场,倒计时一分钟。”

        

叶胜英仰头看着战列舰说道:“说好以埃及为竞技场,到实施的时候场地缩小好几倍,人数却是我们的十几倍,这叫什么?方便猎杀,还是封城围剿?”

        

十刹海:“援军都到了吧?”

        

老鬼:“接收到信号,二十个超凡小队已经全部接应完毕,散落于三角洲各地,做好迎战准备。”

        

一个超凡小队大概五十人,埃及竞技场约有一千个超凡者,老鬼心中噼里啪啦地计算人数,粗略算了算教廷军队参与竞赛的人数超过一万。

        

一个超凡者对付十个教廷军,果真棘手。

        

“距关闭竞技场还有36秒。”

        

广播无情地宣布时间,悬浮的‘陨石带’即将闭合,鼻间似乎闻到硝烟味,耳边仿佛听到猎.枪上.膛的咔擦声响,叶胜英双手黏湿,满是汗水,转头问奥西里斯:“九柱神没法参与竞赛对不对?”

        

奥西里斯:“如果我们可以,席兹也可以。”

        

所以不能参赛,祂们需要对抗席兹。

        

巫雨洁默数时间,耳目观八方,头也不回地问:“九柱神能撑多久?或者说,九柱神的血祭结束需要多长时间?”

        

奥西里斯有些惊讶地看向她。

        

巫雨洁:“很明显,离你们血祭时间已经过去六天,九柱神的虚影还在,也没见到亡灵书的影子,你也说过‘九柱神生命逐渐消逝’,你还说过血祭完成,可是没说血祭结束。综合以上原因,要多久?”

        

奥西里斯:“两个月,我会尽量拖延时间到末日审判之后。”

        

“这时间很特殊?”

        

“末日之后才能确定世界安全。”

        

“行吧。”巫雨洁忍不住看手表,皱眉问老鬼:“有收到回复吗?”

        

叶胜英:“你们还联系什么人?”

        

老鬼:“第二批援军。”

        

十刹海讶然:“哪还有援军?”

        

话音刚落,便听教廷军宣布:“……关闭竞技场还有16秒。”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喧哗声,大地颤动,像一支十万大军齐步踏来,十刹海等人不由自主看过去,见到四面八方的地平线出现身穿红衣的非洲人、身穿白袍的土著、头戴翎羽的黑人……五颜六色的服装,来自不同部落、不同国家的非洲土著,声势浩大地走来。

        

小妖发出‘哇哦’的惊叹声,老熊卧槽了声,叶胜英出神地呢喃:“卧槽尼玛!原始宗教!”

        

她前几天还感叹非洲人手不足,只剩下排外封闭且固执的原始宗教,今天就看到这波原始宗教作为第二批援军抵达竞技场。

        

这规模大致数一数,少说得有三四千人,加上一千名超凡者,足够赢下埃及竞技场了。

        

十刹海扭头看老鬼和巫雨洁:“你们什么时候?”

        

老鬼指着巫雨洁:“她搞定了原始宗教群体,这几天让我负责联系。”

        

巫雨洁反问:“你们真以为我迷路?”

        

巫雨洁被派往埃及的时间只比十刹海他们晚一天,抵达时间晚了足足一个月,不仅他们联系不到巫雨洁,连总部那边也同巫雨洁失联。

        

埃及通讯没被屏蔽前,十刹海他们收到来自总部的回复是:巫雨洁在以色列一带迷路。

        

原来真相是她深入非洲各国各部落,瞒过欧洲神明和无数信徒的耳目,直接联系原始宗教进行沟通,当然她只是找了非洲最大宗教伏都教并说服他们,由他们出面团结起其他原始宗教共同对抗欧洲神明罢了。

        

巫雨洁:“上次港城那事儿不是调查婆罗多吗?跟伏都教(巫毒教)有那么一丁点关系,我用这点把柄,再加上帝释天改良过的阵法交换……不过在婆罗多搞事的伏都教是北美海地那边的,但阵法是相通的,这边的伏都教同样感兴趣。

        

再者,教廷不分对错,不顾当地信徒,日夜轰炸埃及,除了巨鸟席兹,很难说不是记恨数千年前古埃及人民信仰九柱神这事。

        

欧洲神明不准信徒信仰供奉其他神,就写在摩西十诫第一诫里,想当然非洲被攻陷,其他异教徒好过不到哪去,唇亡齿寒的威胁下,伏都教开始动摇。

        

真正令他们下定决心答应合作的原因是老鬼拍摄的一段视频,教廷轰炸埃及,毁天灭地式的灾难降临,人类毫无抵抗能力。

        

“竞技场关闭最后五秒,5,4,3……”

        

“等等我——”

        

谁?

        

众人顺着声音看向天空一角,见到凭空出现的诺亚方舟,外型比那对战列舰不知炫酷多少倍,船舷之上有于文等人正在招手。

        

于文咧嘴一笑,和图腾一起跳下来。

        

还有两百名女巫齐齐跳下来,蓝白色的衣袍像开花的蒲公英,在倒计时的‘1,0’声中,稳稳落地,只听‘咔嗒’一声,‘陨石带’的缺口全部关闭,埃及竞技场的战斗正式开始。

        

巨鸟席兹不会攻击竞技场,却可以抓捕诺亚方舟,凶猛地俯冲过去,当即扑空,来回扭头都没发现消失的方舟踪影。

        

此时,西部西伯利亚平原,介于鄂毕河和叶尼塞河之间的平原,山峦叠嶂,破土而出,形成竞技场的围墙,将战场和叶尼塞河附近最大一个安全区隔离开来。

        

普通人类暂时安全,留有宽裕时间迅速撤离,李道一等人本该松口气,但他们很快发现竞技场围墙附近有一个非常隐蔽的防空洞,被少部分人类当成安全区居住。

        

距离竞技场关闭不到一分钟,来不及撤离这一千多人。

        

如果不能撤离,则他们也属于参赛者,可以被攻击,发生‘意外’而亡。

        

保护群众是刻入超凡者骨子里的教条,教廷那群疯子眼中只有神明和大业,根本不会在乎这一千多人的性命。

        

说句难听的话,这一千多人会成为超凡者的累赘。

        

李道一还算镇定,询问留下来的超凡者有多少,得到回复是三千人。

        

闻言,李道一眼角抽搐,数目不低,说明遣往这边的教廷军数目相当可观,西西伯利亚平原面积大概260万平方米,人口稀少,也有四千万人,虽然都搬到安全区,难保没人偷偷留下来。

        

城郭云集,层峦叠嶂,数不胜数,地广人稀,打起伏击战和游击战不要太轻松,显然教廷军也这么想。不过现代侦查技术和反侦查技术,卫星和无人机侦查等先进技术估计都会应用到战场上,大规模伏击战之前恐怕得先扫出一个盲区。

        

“人都到齐了?”李道一问。

        

“全员到齐,已确定分布的位置,随时能开战。”数据情报分析员盯着车里的卫星监控设备和反侦察设备,说出教廷军分散的方向。

        

“我们目前不确定教廷军是否知道战场上多出来的一千普通人,估计瞒不了多久。教廷军一旦知道这一千多人,必然会竭尽全力找到防空洞所在,将其当成诱饵,抓捕所有超凡者。”

        

李道一:“教廷军人数大致多少?”

        

“目测是人类联盟的五六倍有余。”

        

李道一:“留两百人守住防空洞,其他人四下分散,打游击。”

        

“是。”

        

倒计时广播传遍整个西西伯利亚平原,还剩三十秒,十五秒,五秒……忽然热感侦查设备发出嘀嘀声,数据情报分析员经过探测,面露讶然和紧张:“监测到鄂毕河上游区域出现一艘战列舰,有一批人跳下来,不是我方援军。”

        

“有多少?”

        

“大概数据三四百个,没办法精准到个位数。”

        

“不是我方援军就是教廷军,通知那边的人,让他们注意绕开。”

        

“——西西伯利亚平原竞技场关闭。”

        

山峦的缺口被填补,而此时的白令海峡,冰雪融化,海水澄净,宛如银镜,与蔚蓝色的天空交相辉映。

        

海天一色,无法分辨出大海和天空的界限。

        

就连海面漂浮的战列舰,天空也有,更衬得这片海域美到虚幻,毫无真实感。

        

清可见底的海面飘过巨大的阴影,看不出其完全体的形状,光是瞟一眼就头皮发麻,恐惧到呼吸不畅的地步。

        

阿拉斯加州军事基地经由卫星观测到这一幕,一干人等禁不住脊背发寒,奥利塔上校只隔着屏幕就心惊胆战,不敢想象现场的士兵是什么心情。

        

战列舰上有超凡者和普通士兵,好不容易等通讯恢复,建立联系,收到竞技场的消息时,已经来不及撤退。

        

白令海峡没被选为竞技场,仍是前线战场之一。

        

禁令是止战,教廷军不能动手,白头鹰军事基地也不会发射导/弹提供援助,可是利维坦翻个身就能倾覆战时联盟所有的战列舰,轻松杀死全体士兵和超凡者。

        

而这一灾难,只能被归为意外。

        

舰船上有不少人的腿肚子在颤抖,他们不畏惧战争和枪.炮,却有无法克制的巨物恐惧症,还有因此而诱发的深海恐惧症。

        

龙老板让他们进船舱里待着,命令超凡者全部出现在甲板上,观察利维坦,死守战列舰。

        

听到身后的西西伯利亚平原传来‘竞技场关闭’的声音,龙老板撕下烟丝放进嘴里生嚼,苦涩的烟草味能让他清醒一些。

        

“同学们,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人毕业了、有人刚入学不到一年,应该都比我小很多届,所以我都喊声同学们——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我会冲在最前面、也会死在你们前面,毕竟我是学长,也是你们老大嘛。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能活着最好。

        

如果你们掉进海里,搁浅了,在海兽嘴边……无论遇到什么危险情况,都要想尽办法、拼尽全力地寻找生路,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告诉你们,战争肯定能结束,欧洲神明绝壁能被踹回它姥姥家一起卖咸鸭蛋!”

        

龙老板掐着腰,外貌不修边幅,粗声粗气还喜欢爆脏话,不过这时候‘天王老子我第一’的姿态犹如定海神针,镇定每个人心中的畏怯和不安。

        

“知道阿难陀舍沙吗?港城出现的一条大黑蛇,跟北欧神话里的尘世巨蟒很像,就是实体没夸张到环绕世界一圈……我就是想说所谓灭世巨兽利维坦,其形象有说是一条缠绕之蛇,大海蛇,也有说是像鲸鱼一样的海兽,众说纷纭,归根结底俩字:海兽。”

        

“海兽可怕在哪里?体型大,破坏力强,还有人类会溺死的恐惧感作祟。可我们有超凡之术,有战友,有先进武器,还有战列舰,正面刚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杀海兽?炸鱼罢了!”

        

话术颇具煽动性,底气倍增,战列舰众人热烈欢呼,呼声吵到战列舰下方的利维坦,‘哗啦’一声,掀起十米来高的海浪,舰船如遇海上暴风雨而剧烈晃动。

        

船舷两边的超凡者各展其能,或冻结海水稳固船只,或操控水、重力等死死压住舰船翘起来的一边,重重落下,砰然巨响,海面仿佛下起瓢泼大雨,甲板灌入大量海水,带走数十个站不稳的超凡者。

        

龙老板挥出左手,将落水者尽数捞起,而后跳到舰岛上,右手下压,无穷尽的重力狠狠砸向利维坦扬起的后背,黑色脊背长满光滑的鳞片,宛如一座小山,一浮出海面便将上方的两艘战列舰撑起。

        

两艘战列舰速速滑落,数条船锚立刻抛出,落在利维坦滑腻的鳞片上,又被超凡者操控着死死卡进利维坦的鳞片和血肉里,锚绳绷直,定住哐哐滑落的战列舰,船上像保龄球瓶一样东倒西歪的超凡者赶紧爬起,抓住船舷,挥舞手臂,令舰船对准利维坦后背开.炮。

        

龙老板指挥舰船全速前进,对准利维坦的腹部开炮,轰隆声响如惊天雷鸣,炸出白令海峡的第一炮。

        

舰船驾驶者都是干了几十年快退休的老手,开着庞大的战舰宛如飙车,在捉摸不定的大海海面开出追逐漂移的效果,围观群众甚至荒唐地觉得这一幕开了特效。

        

百来艘战列舰在利维坦动作前便调转船头四下分开,离开利维坦的身躯,驶出百来米远便对海中央连发九枚大口径主.炮。

        

咻咻声中,主.炮如暴雨掉入海水中,在利维坦的周身连发爆炸,海水摇晃,烈火直接在海面铺开,数秒之后,海面漂浮着仍然在燃烧的炮壳,而利维坦身上细密的鳞片连点剐蹭的伤口都没出现。

        

它的身体沉入大海,霎时间不见踪影,声呐探测不到,像幽灵一样消失不见,所有声呐装备骤然发出预警,然而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有一艘战列舰直接被利维坦咬成两半,弃于海面。

        

利维坦再度潜入海中,陡然跃出海面,庞大而恐怖的头部像放大版的深海龙鱼,低头对着距离最近的战列舰喷火,甲板上的超凡者惨叫着跳进大海。

        

下一刻,利维坦消失,声呐探测不到其踪影。

        

众人自顾不暇,心中惊慌,看不见的敌人、摸不清其进攻招数才是真正的可怕。

        

龙老板跳进大海,潜入深海,光线暗淡便摒弃视觉,利用听觉分辨海水流动的方向,身后下方出现朦胧的黑影,迅捷如闪电地靠近,张开大口,吞下大量海水和鱼类,被一层膜包裹的眼球左右转动,视力蜕化,同样没发现从牙缝里溜出去、还游到头顶的身影。

        

那道身影相比起海兽身躯,犹如一只蚂蚁站在大象的头顶。

        

龙老板如一柄标枪,直挺挺站在利维坦的头顶,双手对着它头顶密集且巨大的肉瘤猛然一按,海水出现明显的凝滞状态,强水压砰地一下砸向肉瘤,瘤子肉眼可见地下塌。

        

利维坦发出惨叫,猛然蹿上海面,龙老板眼疾手快地跳落到距离最近的舰船,扑到电台边指令:“攻击海兽头部的肉瘤!”

        

所有舰船听令,对准利维坦的头部发射攻击,密集的肉瘤体型颇为壮观,但是落在利维坦山峦般的头部就不值一提,需要极精准的枪术才能击中。

        

超凡者组成一个小队,扛着炮.筒直接奔向利维坦的躯体,冲着头部轰击。

        

利维坦吃痛,也对身上的蚂蚁烦不胜烦,搅得海峡天翻地覆。

        

下方战斗激烈,上空相当平静,下属询问大主教和杰西尼是否参与战争,联盟的行为是否触犯禁令,得到的回复是否。

        

杰西尼摇头:“海洋是属于利维坦的,祂没那么容易被打死,没看到联盟战列舰一艘接一艘被打碎?那些掉进海里的超凡者自顾不暇不说,还得想办法救下普通士兵,不用我们出手,全军覆没是早晚的事情。

        

反之,我们出手,就触犯止战的禁令。”

        

大主教认同他的说法:“就让利维坦解决人类联盟吧。”

        

古希腊的‘止战’禁令其实有利于人类,杀鸟炸鱼算什么战争?

        

反而三巨兽不能主动攻击人类、破坏城市,所以席兹和贝希摩斯安分地守着竞技场入口。至于利维坦,不过是在海域里翻个身罢了,不慎误伤过往的战列舰,纯属意外,人类自认倒霉吧。

        

忽然一片乌云飘至头顶,遮挡日光,杰西尼疑惑:“什么东西?”抬头定睛一看,却是相当眼熟的空舰,“诺亚方舟!”

        

杰西尼心喜,指着诺亚方舟刚想说打下来,却见船舷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王灵仙?

        

王灵仙冲他们打招呼:“提前祝早安午安晚安,方舟有主,不要动刀动枪地抢。”而后振臂一挥:“同志们,炸鱼了!”

        

“哦吼!”身后一干人等欢呼雀跃,像蹦极、跳水一样纷纷蹦跳下高空,狂风和白云同他们擦肩而过,衣衫头发扬在身后,亲眼看到扬起的海水擦过眼角和头发,与利维坦近在咫尺。

        

女巫们齐刷刷拿出炮.筒、□□,咔哒咔哒的上膛声不绝于耳,对着利维坦的头部就开始疯狂攻击。王灵仙紧随其后,对利维坦施展超凡之术,禁锢其时间三秒。

        

三秒钟足够他利用超绝的枪术射击利维坦喉咙深处的悬雍垂,银色的子.弹经过一重又一重尖锐的牙齿,仿佛射入黑不见底的深渊,猛然穿透悬雍垂的瞬间,结束时间禁锢。

        

“吼!”

        

利维坦发出凄厉的嚎叫,声浪具有强大的冲击力,震得海水动荡、舰船东摇西晃,连高空战列舰里摆的玻璃制品也被震碎。

        

可见是真的痛。

        

利维坦沉入海底深处,女巫们和王灵仙纷纷落于战列舰上,后者和龙老板面对面。

        

“王大仙?”龙老板看了眼诺亚方舟,低头问王灵仙:“黄毛和乌蓝他们呢?”

        

王灵仙:“黄毛没来,图腾和于文在古埃及,黄姜降落西西伯利亚,乌蓝到布拉格,准备抢占伽利略卫星系统。对了,老师,我能不能请求战列舰全速后退,空出海域?”

        

龙老板:“你们想做什么?”他眯起眼,看着王灵仙和女巫们身上的装备,明显不是人类技术所有。再一联想刚才被轰击的利维坦,惊觉他们的枪/炮竟能对利维坦造成伤害,不由询问:“这批武.器哪来的?”

        

“苏美尔众神珍藏的武器库里淘来的好货。”王灵仙指着头顶的诺亚方舟说:“改造过,安装来自神类文明的超先进武器,打算用它炸鱼,我怕误伤。”

        

“冒险奇遇记啊你们,让我想起我们小队以前精彩刺激的冒险奇遇了。”龙老板拍着手,边走边说:“全体都有!用最快的速度逃出这片海域,我们要用鱼.雷炸鱼了!”

        

所有战列舰闻言起航,用最快的速度逃出海域,天空的诺亚方舟前端舱身打开,露出一枚黑色金属炮.筒,对准空荡的海域。

        

杰西尼和大主教见状便想阻止,被王灵仙的双.枪遥遥指着:“禁令止战,你们敬爱的教皇亲口发话,敢有异动,立刻出局。”

        

杰西尼和大主教不敢再动,王灵仙一动不动,旁边还有一个龙老板凶狠地盯着,诺亚方舟炮筒蓄力完毕,发出一把机械声音:“是否开.炮?”

        

龙老板激动:“卧!槽!智能空舰?变形金刚?还是高达?这玩意儿还有吗?”

        

王灵仙左右看身边没有知情者,开始大言不惭:“我老婆。独此一家,绝无仅有。”

        

龙老板啧叹,表达惋惜。

        

王灵仙表情肃正,盯着海域浮起来的大片阴影,乍然喊道:“开.炮!!”

        

炮.筒悄无声息地发射炮.弹,没入海面,像枚哑.炮,连水花都没爆开,教廷军紧张不已地观看半晌,忍不住对着平静的海面嗤笑。

        

他们脸上的讽笑还挂着,下一刻便见海水沸腾,利维坦破水而出,鳞片光滑密集的身躯此刻变得坑坑洼洼,丑陋不堪。

        

这时,诺亚方舟询问:“第二炮储能完毕,是否发射?”

        

王灵仙:“等等——”

        

龙老板猜出王灵仙的目的,配合默契的利用重力驱赶利维坦奔出海面,接近高空,张开大口,露出狰狞恶心的口腔。

        

王灵仙:“时间缝隙。”利维坦庞大的身体顿住,近在咫尺。“诺亚方舟,发射!”

        

形如鱼.雷的炮.弹投入利维坦的口腔内,卡在喉咙处,猛然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如烈火燎原噼里啪啦地燃烧,火光冲天,差点烧到王灵仙等人的面门。

        

利维坦重重坠落海面,溅起百米高海浪。

        

待海域重归平静,好半晌没再看见利维坦的身影。

        

龙老板:“它躲到万米深海下,没有设备能潜下去。”就算有设备,也不可能配备合适的武器。

        

王灵仙回头看诺亚方舟,龙老板悚然:“别告诉我还能当潜水艇用,我会不顾辈分跟你抢的。”

        

“方舟活的,您抢不到。”王灵仙颇为得意,接着又说:“唯一的问题是方舟的方向感不行,需要有人指路。”

        

当时寻找迦南就得尤利娅指路,说出确定坐标,方舟才能前进,否则它会在各个异空间里横跳。

        

龙老板沉吟道:“没有设备能探测这片海域的深海坐标,除非联系总部,派遣设备——不过来回耗费的时间也够呛,估计还人手紧缺。”

        

王灵仙:“也不是没有办法。”

        

龙老板:“怎么说?”

        

王灵仙:“等黄姜的消息,她那边也在等消息。”

        

龙老板:“谁的消息?”

        

王灵仙:“乌蓝。我们猜伽利略卫星系统掌握教廷军重要据点的坐标,包括我方联盟军的坐标,现在想想,应该也包括利维坦深海老巢的坐标。”

        

龙老板想着这几个学生的专长,恍然大悟他们选择战场原来不是无的放矢:“乌蓝跟黄姜保持通讯,黄姜还想利用教廷军的卫星系统,在平原伏击教廷军?”

        

王灵仙点头。

        

龙老板啧啧称叹:“你们可真敢!”

        

沙俄的卫星并入欧洲的伽利略系统,利用该系统能掌握更多、更清晰的该国地形资料,相对来说,华夏和白头鹰的卫星系统都不太精准。

        

“这波抢信息库操作可类比古代打战时,烧人粮仓,损且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