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肠叔叔&双腿无力缠在腰间

“噗!”姜远低头看着胸口上熟悉的剑,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飘落在不远处的那件衣服。

他的障眼法什么时候失效了?

他今天本来跟燕寻几人纠缠了那么久,刚才施咒,又被逼着破皱。如今也是精疲力尽了。

若是碰到一个外行也就罢了,可遇到了洛明川这个半懂的,可不就吃亏了吗?

“死透了吗?”春草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问道。那架势大有将剑拔出来,再补上两下子。

洛明川疲惫地靠在树上,拧了拧湿漉漉的头发,“应该是死了。”

“嗯,那就行。”反正姑娘说死了,那肯定就是死了。

“吧嗒,吧嗒”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燕寻和左铭堂等人也赶了过来。

“这是死了?!”这话是阿秋问的。

洛明川没有说话,靠在树干上恢复体力。春草和夏露一左一右,像两个门神一般站在那里。

没有得到回答,阿秋心里很是不舒服,“我问你话呢!”他斜眼看过来,只见人家主仆三人的脸上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淡漠。

衣服都湿了,穿在身上有些不舒服。洛明川用内力将衣服烘干,春草和夏露也有样儿学样儿的。

“你们简直是太败家了!”阿秋气得牙根儿痒痒,这内力是这样用的吗?若是后面遇到危险了,你没有内力,该怎么应付?!

我们自己的内力,爱怎么用便怎么用,关你屁*事儿?!

春草斜了他一眼,对他这种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样子很是看不上。

“洛姑娘!”李四拱手道,“相请不如偶遇,我们一起走吧!”相互也有个照应。

春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好歹我们也救了你们一命,连句谢谢都不说吗?

转念一想,她们也是受害者,杀了姜远也是情理当中的。可是······

唉,不能想了,越想越让人憋屈。

秦沐远抿了抿嘴唇,说道:“李兄弟说得是,不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