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交给我好不好_伪装学渣朝俞带道具上学

按常理而言,崔山是行窃者,被镇长揭穿后,认罪归还赃物便是,不应该义愤填膺,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更不至于跟武庆拼命。

他为什么要自爆?

出现这样的结果,付一笑和李木青都想不通。

要弄清真相,只能找目睹全程的陈醉。

李木青继续说道:“事已至此,我就不瞒你了,镇长是风云榜第十的大宗师,他大意之下受伤,异常恼怒。只要你能帮他解开疑团,他就把自己的绝学一念杀,传授给你!”

陈醉顿时愕然。

“真的假的?”

他策划这场闹剧,最主要的意图是报复武庆,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清流饮。现在,他不仅偷走所有药酒,还令武庆死于非命,已经大获全胜。

没想到,崔山自爆,竟然爆出一桩这么大的因果,阴差阳错之下,让付一笑有求于他。大宗师主动开口,愿意传授成名绝学,这么大的好事上哪儿找去?

他心底暗叹,“运数变幻不定,连我也难以超脱其外,惊神镇果然是大造化!”

他前世称雄天下,不缺功法武技,并没把付一笑放在眼里。但县官不如现管,付一笑在明面上执掌小镇,若能抱住这条大腿,他岂不是在小镇横着走!

现在再想想,崔山这一炸,炸的真是绝妙。

见他一脸错愕,李木青坐下来,说道:“我知道,你没撒谎,先前告诉我的都是事实,但这远远不够,无法解释崔山求死的动机。”

陈醉皱起眉头,分析道:“崔家和武家是世仇,崔山想跟武庆拼命,这点说得过去。他临死前曾说,镇长和武庆狼狈为奸,莫非是以为两人串通勾结,想将他置于死地,所以先发制人,靠自爆来报复镇长?”

他知道,只要自己编出听起来合理的解释,把付一笑和李木青忽悠过去,就能平复这场闹剧。

李木青摇头,哪有这么好忽悠,“镇长说,他只是秉公执法,给予崔山应有的惩罚,并无偏颇之处,崔山没有理由质疑他的动机才对。”

陈醉低下头,闭上眼眸。

李木青静静看着他,以为他在回忆事发时的情景,便不再打岔,耐心地等待。

灵堂内陷入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陈醉豁然睁开眼,脸上绽放出异样的神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崔山这老狐狸,真是既疯狂、又狡猾!”

他精心盘算好几遍,确认最终的解释很圆润,毫无破绽,才敢说出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