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少妇让我欲仙欲死/皇叔不可以太大

    “也不知道我和染月是属于那极少数人还是属于大众之辈。不过这灵根如何判断我也不懂,只能先试着练练看再说。”        

    “反正食气境界对五行灵根没有什么要求,也没多少威力,主要也就起到一些通经活络,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作用。若我能顺利入门,便将它传给印染月,至于后面能不能将‘碧木长青功’修炼有成,就要看她是不是木灵根了。”

    心中主意拿定,秦子凌又拿出了“血魔经”,不过他只是随便翻了一翻,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身上有寒意散发出来。

    这“血魔经”记载的大多都是非常残忍邪恶的法术。有取人精血魂魄,炼制丹药提升功法的,也有用之炼制魔道法宝的……

    “天下间竟然有这等残忍邪恶的法术!怪不得连徐鹏鲲这等心狠手辣的枭雄人物,一旦得到想要的九转血元壮骨秘丹,便要诛杀公羊木,想要跟血魔教撇清关系。”秦子凌心里想着,把“血魔经”收了起来。

    这“血魔经”上面记载的邪术,他肯定不会去修炼,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血魔经”留着,对他以后应对血魔教或者魔道中人应该有用处,而且这“血魔经”中有少数法门倒也不残忍邪恶,只是另辟蹊径,偏阴险,不合正道风格,但秦子凌认为有时间可以好好琢磨琢磨。

    收起“血魔经”之后,秦子凌又把三张残破的丹方取出来。

    三张丹方倒都是正常的丹方,不是什么残忍无道的丹方。

    三张丹方分别是青灵丹,天璇碧云丹和九转血元壮骨秘丹。

    其中青灵丹和天璇碧云丹都是采用珍贵药材来炼制,适合增长炼气术士真力修为的灵丹。

    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则是提炼九种异兽精血和骨髓再配上一些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秘丹。

    按丹方记载,这九转血元壮骨秘丹乃是适合练武者提升气血品质,壮大筋骨的灵丹。

    铁皮层次的武徒服用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只要不是天资根骨太差,十有八九能成功凝炼劲力,成为凝劲武师。纵然是过了三十岁气血巅峰的铁皮武徒,服用了九转血元壮骨秘丹,也有很大几率成功凝炼劲力。

    不过九转血元壮骨秘丹,不仅需猎杀九种异兽,其中有四种必须是野生异兽,一种必须是二品异兽血纹狸狌,而且还需炼丹师长时间以秘法炼制,还有失败风险,若最终仅仅只是用来造就一两位凝劲武师,那自然是得不偿失。

    所以九转血元壮骨秘丹真正的大用处不是为了让武徒突破,而是作为化劲武师突破到炼骨境界的药引。

    “药引?”秦子凌眉头微皱,面露疑惑思索之色。

    这还是他第一次知晓化劲武师突破竟然还需要药引的。

    不过丹方中没有详细介绍药引概念,只是记载说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可作为化劲武师突破的药引之用,而且一旦服用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就算侥幸突破成功,服用此秘丹的人一般而言终身只能止步于炼骨大武师境界,无法再突破。

    “嘶!”看到这里,秦子凌不禁猛吸一口冷气。

    “徐鹏鲲不惜跟血魔教的人沾染关系,又花费那么多的财力物力,所求的竟然只是一份助他突破化劲的希望,并且还有如此严重后遗症的药引。看来炼骨这一关卡极难突破,否则徐鹏鲲应该不至于走这条路!”

    “不过,也正因如此,方槊城目前说起来也就两位炼骨大武师,一旦徐鹏鲲侥幸突破成为炼骨大武师,再加上他们徐家堡威力层层叠加的叠浪劲,徐家堡便能一跃成为方槊城外最强大的势力。”

    “这徐鹏鲲是个有野心的狠人啊!”

    秦子凌一脸感慨地摇摇头,把三张丹方都收了起来。

    他如今连炼气的门槛都还没摸到,炼丹之事自然要束之高阁。

    至于那九转血元壮骨秘丹,看似很牛叉,但副作用太大,秦子凌对自己的期望值很大,自然不会轻易服用这九转血元壮骨秘丹。

    收起丹方之后,秦子凌没有马上着手修行“碧木长青功”,而是拿出观想图,静心看了一会儿,然后闭目定神开始修炼起“不灭星河观想大法”。

    炼神之法,一开始便是大道至简,看起来非常简单,只需要盘坐静心,定神观想便可以,看起来简单明了,一点都不繁琐复杂。

    但实际上,这看似简单的修炼之法,其实是一种假大空,缥缈虚无,绝大部分人入定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入定得见天庭神魂,也就是定神。

    炼气之法,刚好跟炼神相反。

    它一开始就很复杂很具体,需要弄清全身经脉,然后要收敛心神,采天地之气按一定途径次序在经脉内运转。

    经脉看不到摸不着,全凭脑子里想象体内有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经脉,然后那天地之气也是看不到摸不着,只能通过呼吸感受气流,但进了呼吸道之后,其实就半点也感觉不到,一开始也要全凭想象意念去操纵驱使,让它在想象中在如同迷宫一样的经脉里按着一定路径运转。

    所以,炼气之法,不仅五行灵根这一条件便淘汰绝大部分人,还有这入门练法也是直接淘汰绝大部分人。

    像刘小强这类脑回路相对简单的猛汉,光记住那一条条的经脉都能让他脑袋发疼,又如何能入得了门?

    所以,纵然如今秦子凌很有自信,这入门练法难不住自己,关键是在灵根上,他还是决定不要贸然着手,还是要好好琢磨几日,而且还要挑寅时卯时这两个时间段尝试。

    这两个时间段属木时,最适合修炼“碧木长青功”。

    ……

    萧家,青竹小楼,客厅。

    气氛压抑。

    “箐儿,今天家族会议决定了,你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做选择。或嫁给徐家堡少堡主徐元武为妻,或给司天监管勾白修齐做侍妾。”

    “爹的意思最好还是随了白修齐。”

    “此人虽然已经是花甲之年,生性好色,你给他做侍妾,是委屈你,但司天监不仅直接对皇上负责,而且背后还牵扯到我大齐国的道门力量,在我大齐国自成体系,地位超然特殊,就算朝中那些人再怎么折腾,也不敢轻易动司天监。”

    “在方槊郡同样如此,庞家势力再大,就算将来真独霸方槊郡,也是要卖司天监的面子。”

    “你若随了白修齐,不仅我们萧家多了一地位超然,实力强大的盟友,而且道门术法玄妙,白修齐说不定能帮你恢复修为。”

    “当然徐家堡实力也很强,徐元武根骨天赋过人,年刚三十岁便已经达化劲修为,虽然他已经有了妻妾儿女,但你若嫁给他乃是代表我萧家跟徐家堡结盟,他是肯定要腾出正室之位给你,不会亏待你的。”一身材颀长,身穿青色长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说道。

    司天监在州、郡二级地方设衙门,县一级不设。

    郡一级的司天监衙门负责人称为管勾,品级不高,但地位超然,而且管勾都是由炼气术士担任,道法玄妙诡秘,各方势力都不敢贸然得罪。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萧箐表情平静,淡淡问道,眼眸深处流露出一抹悲凉失望之色。

    这就是她曾经引以为荣,努力维护的家族给她的回报!

    “没有。”中年男子,也就是萧箐的父亲萧文柏不假思索地摇摇头道:“据说,州城那边各方势力的角力中,庞家已经渐渐占了上风。方槊城这边,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五大家族和平相处,但实际上是暗潮汹涌,庞家正在加速布局,扩张势力。”

    “就在今日,庞奇韦以东城外贼寇多次作乱,吕建晖平叛不力为由,逼得郡尉虞宏山免了吕建晖东城校尉之职,晋升林家二子林天瑞为东城校尉。”

    “如今,方槊城东南西北四城加内城五校尉,庞林两家已经占了三个席位。五城校尉才是实际掌兵之人,纵然虞家老爷子还执掌着郡尉之印,实际上实权已经被大大削弱和架空了。”

    “所以,现在形势其实已经很紧迫,我们萧家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已经不复当年兴盛之象,要早做退路打算。”

    “所以,女儿就要被送出去,给人做妻做妾,这就是萧家的退路打算吗?”萧箐抬眼看向萧文柏,面带一丝讥讽之色问道。

    “就是,凭什么要送我女儿出去给人做妻做妾?她为萧家做的贡献和牺牲还不够大吗?我们萧家不还有萧柳,萧菡,萧莲吗?”一位身穿华服,气质雍容的贵妇一脸愤慨道。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这联婚之事,既是为了我萧家,同样也是为了萧箐。”萧文柏脸色一沉,冲妻子训斥道。

    “爹,你又不是不清楚女儿的性格,你觉得这真的是为了我好吗?”萧箐看向萧文柏,问道。

    萧文柏静静跟女儿对视,许久才长叹一口气道:“要不然能怎么办?萧家总得有人做出牺牲吧!萧柳是你大伯的女儿,如今你大伯是家主,而且萧柳已经是凝劲武师,她的事情,肯定是由你大伯和她自己做主的,轮不到我们说话。”

    “萧菡,萧莲倒不是劲力武师,但她们还不够分量。”

    “你曾经是方槊城的风云人物,如今就算跌落为铁皮层次的武徒,但论身份威望,还有所代表的分量,是萧菡和萧莲不能比的。而且上次自从管勾白修齐来萧家见过你一次之后,便流露出有纳你为侍妾的意思。”

    “当然,要嫁入徐家堡还是随了白修齐,最终还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我自己决定?”萧箐面露讥讽之色,道:“如果我说不同意呢!”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国内哪所高校拥有最强超算?

2021年12月15日 小羽 0

国内哪所高校拥有最强超算?上海交通大学最新启用的科学计算中心夺得这个第一。 有多强呢?双精度算力峰值超过6PFlops(6千万亿次/秒)。就是放到全世界顶尖高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