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次噗次的声音/与老外三个的感受

苗培龙领着许婵和另两个女的进来,笑道,“苏書记,徐書记,我叫了几个朋友一起过来唱歌,免得咱们几个太枯燥了。”

    听到苗培龙的话,苏华新转头看了徐洪刚一眼,徐洪刚立刻会意,朝苗培龙走过去,拉着苗培龙走到一旁,悄声问道,“苗書记,靠谱吗?”        

    “靠谱,绝对靠谱,都是在单位上班的,不会有任何问题。”苗培龙信誓旦旦道。

    徐洪刚闻言点了点头,随即走回苏华新身旁,朝苏华新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苏华新见状点了点头。

    苗培龙一直在观察着苏华新的神色,看到苏华新的反应,心里松了口气,自己的这个安排看来没错,苏华新刚刚还露出了疲惫的神态,这会明显是来了精神。

    苏华新此刻的目光在许婵等人身上扫了一圈后,最终落在了许婵身上,眼里隐隐闪过一丝亮光。

    “苗書记,这几位漂亮的女士怎么不介绍一下?”徐洪刚笑道。

    “这位是我们县府办的许婵许主任。”苗培龙指了指站在最前头的许婵介绍道。

    介绍完许婵,苗培龙也不认识剩下两个女的,便对许婵道,“许主任,介绍下你这两位朋友。”

    “几位领导好,这位是在县文体局工作的……,这是在县广电工作的……”许婵一一介绍着自己带过来的两个朋友,介绍完之后,许婵就乖巧地站在一旁,时不时悄悄瞄苏华新一眼。

    此时的许婵心里难掩震惊,如果说刚刚一进来,她看着苏华新觉得有点眼熟,想不出在哪里见过,但这会,许婵已经认出了苏华新,难怪她会觉得眼熟,之前她在省里的新闻上看到过苏华新的画面,对方分明就是那省里新调来的副書记,最让许婵震惊的是,对方今天竟然来松北了,而县里边今天并没有接到相关的官方通知,那毫无疑问,苏华新今天来松北是私人行程,并不是公务。

    许婵一边想着一边又看着苗培龙,眼里满是诧异,苗培龙竟然还能和这位新来的苏書记扯上关系?又或者说,是那位徐書记的关系?

    许婵胡思乱想着,一会看着苗培龙,一会又看看徐洪刚,她对徐洪刚是颇为熟悉的,刚刚一进来她第一眼就认出徐洪刚了,一刹那她还以为苗培龙今晚是为了招待徐洪刚呢,心里还有些纳闷,因为她记得之前苗培龙对徐洪刚并没这么上心,直至这会认出了苏华新,许婵才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苗培龙会那么着急忙慌的让她带两个底细清白的女人过来,如果是为了接待苏华新,那就说得过去了,对方的确是值得苗培龙如此费尽心思讨好。

    许婵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苏华新的眼神时不时的从她身上扫过,明显是对她多了几分關注。

    和苏华新一样,徐洪刚同样也留意起了许婵,但并不是因为许婵吸引他,而是刚刚苗培龙介绍许婵的身份时,徐洪刚听到对方是县府办主任,这让徐洪刚暗自皱起了眉头。

    “许主任,我记得你唱歌也很有一手,你陪苏書记唱一首。”苗培龙这时候对许婵说道,说完还朝许婵眨了下眼,那意思是要让许婵先把气氛带动起来,他发现许婵带来的那两个女的这会有点拘谨。

    许婵闻言点了点头,朝苏华新走过去,恭谨地问道,“苏書记,您想唱啥歌?”

    “我都可以。”苏华新兴致勃勃地站起身,“要不点两首男女合唱的歌来唱一唱。”

    “好呀。”许婵跟着笑。

    两人走去点歌,徐洪刚坐到了苗培龙身旁,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喊来的这个许婵是县府办主任,她和乔梁的关系如何?”

    听到徐洪刚这么问,苗培龙看了徐洪刚一眼,明白徐洪刚是什么意思,笑道,“徐書记放心,许婵是我这边的人,而且她这人很可靠,不会乱嚼舌根。”

    “嗯,那就好。”徐洪刚点了点头。

    苗培龙把徐洪刚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嘀咕,徐洪刚和乔梁的关系看来是出了问题,而且这问题还不小。之前苗培龙一直以为徐洪刚和乔梁的关系很好,毕竟乔梁是徐洪刚在宣传部时的下属,还是徐洪刚提上去的,就冲这一点,两人的关系怎么都不可能差。但从这段时间他对徐洪刚的观察以及对徐洪刚的表现来看,徐洪刚明显是对乔梁产生了不满,而且这种不满似乎还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暗自琢磨了一会,苗培龙就被歌声所吸引,只见苏华新和许婵点了一首情歌对唱,两人这会正唱到副歌,歌声宛转悠扬,颇有点琴瑟和鸣的味道,苗培龙听了都忍不住叫好。

    而这会,苏华新和许婵明显都进入了状态,再加上这是一首情歌,两人跟着歌声的情感,含情脉脉对视着,连许婵都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坐在沙发上的苗培龙,看着看着觉得有点不对劲,尤其是看到苏华新和许婵两人对视的那种眼神,苗培龙突然感觉心里有点不得劲。

    伴随着一首歌唱完,徐洪刚站起来大声喝彩,“好,好听,苏書记,您简直唱得太好了,原唱都没您唱的好听。”

    “不是我唱得好,而是小许主任配合得好,这情歌啊,一个人是唱不出那种味道的。”苏华新笑眯眯看着许婵。

    许婵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苏書记,您过奖了,都是您带着我唱,不然我肯定唱不好。”

    “小许主任就别谦虚了,我看你歌唱的水平也不低嘛。”苏华新笑道。

    听到苏华新对许婵如此赞赏,徐洪刚附和道,“许主任,苏書记说你唱得好,那肯定是真的好,你应该多陪苏書记唱几首,也让我们享受一下听觉盛宴。”

    许婵闻言转头看了看苏华新,只见苏华新对着她笑,许婵便道,“那我就去多点几首。”

    接下来的时间,许婵继续陪着苏华新唱歌,苗培龙和徐洪刚反倒成了配角,两人很好地充当着听众,不时喝彩鼓掌,至于许婵带来的两个女的,一左一右陪在苗培龙和徐洪刚身旁,但苗培龙和徐洪刚明显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徐洪刚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叶心仪,对其他女人并没多少兴趣,而苗培龙,他原本的想法是许婵过来陪他,另外两个女的,一个陪苏华新,一个陪徐洪刚,但现在,情况似乎跟他预想的大不一样,许婵和苏华新好像唱出感觉了,两人对唱时那种投入的神态,看地苗培龙心里很不是滋味。

    直至苏华新和许婵唱完回来休息,苗培龙和徐洪刚才又各自唱了一首凑趣。

    几人唱完歌时已经是十点多,苏华新明显很尽兴,连带着看苗培龙的眼神也都多了几分亲近。

    一行人从会所里出来后,许婵先行带着两个朋友离开,苗培龙则开车送苏华新和徐洪刚返回酒店。

    回到酒店后,苏华新进入房间就开始打哈欠,看了看时间,对苗培龙道,“培龙同志,今天辛苦你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早你就不用特地来送我们了,我和洪刚同志直接回去。”

    “苏書记,不打紧的,我早上也没啥事,还是过来送下你们。”苗培龙讨好地说道。

    苏华新听了笑了笑,也没再说啥。

    一旁的徐洪刚看出苏华新困了,笑着开口,“苏書记,那您早点休息,我送苗書记下楼。”

    “好。”苏华新点了点头。

    徐洪刚送苗培龙下楼,到了酒店门口,徐洪刚笑道,“苗書记,今晚的活动安排得很不错,我看苏書记很满意,这都是你的功劳。”

    “徐書记,您这么说就不对了,主要是您的功劳,要不是您跟我说苏書记喜欢唱歌,我也不懂得如何安排嘛。”苗培龙满脸笑容地说着,一点也不敢居功,而且他在徐洪刚面前的姿态也愈发谦恭。

    徐洪刚将苗培龙的表现都看在眼里,拍了拍苗培龙的肩膀,“苗書记,咱们也别说是谁的功劳了,反正就一句话,以后咱们多多走动就是。”

    “对对,多走动。”苗培龙忙不迭附和着。

    两人聊了几句,徐洪刚话锋一转,问道,“苗書记,刚刚那个许主任的电话多少?你给我一个。”

    “徐書记,你要许主任的电话?”苗培龙狐疑地看了徐洪刚一眼。

    “呵呵,那个许主任唱歌挺好听的。”徐洪刚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而后没再说啥。

    苗培龙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徐洪刚,心里隐约有点猜测,没来由生出了些许排斥的想法,但嘴上也不好真的拒绝,只能不大情愿地将许婵的号码报给徐洪刚,他知道就算他不说,徐洪刚也有其他办法可以轻松弄到许婵的联系方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