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肥臀揉捏/高H失禁喷汁

要启程回京,不是小事。

    陆明玉打发人将陆非陆轩都叫了过来:“这是爹让人送来的信,二哥,六弟,你们也看看。”

    陆非看完信,神色凝重:“皇上这一病,不知何时能痊愈。”

    陆轩活络多了,看了信后,压低声音道:“四姐,患了卒中的人,有的再也不能下榻。便是病症轻一些,也得养个一年半载。”        

    “皇上现在这般模样,对太子来说,倒未必是坏事……诶哟!”

    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被重重拍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陆非瞪了他一眼:“这种浑话也敢说!要是被太子听见了,心中焉能不恼。”

    当着儿子的面,说人家亲爹病倒得好。

    这得是多缺心眼才能干出来的事!

    陆轩一肚子冤屈:“我就是在二哥和四姐面前说说,当着太子的面,当然不能胡言乱语。这点道理我难道还不懂。”

    陆非又瞪他一眼:“总之,不能流露出一星半点来。免得给太子妃给陆家招惹麻烦。”

    越是这等时候,陆家越是要低调。

    陆轩老老实实地闭了嘴。

    陆明玉轻声道:“殿下身体还没养好,不宜赶路。我明日先回京城。江南诸事,就托付给二哥了。至于六弟,此次就随我一同回京吧!”

    陆非略一沉吟,点了点头:“也好。这些日子,闵侍郎将案子也审得差不多了。六弟留在这儿,也没什么事,护送你一路回京。”

    顿了顿,陆非又低声提醒道:“朝廷的消息还没到,你现在就回京,是不是不太合适?要不,还是再等上一等,等朝廷的消息到了再启程。”

    陆明玉略有些无奈地叹道:“太子心急如焚,哪里还等得了。而且,我也放心不下。所以,明日一早就启程。”

    永嘉帝一倒下,宫中不知乱成什么样子。

    陆非也不再阻拦,只叮嘱道:“回了京城之后,以稳住局面为先。别急着出手对付三皇子五皇子。”

    提起李昊李昌,陆明玉目中闪过冷意:“他们都被关在宗人府,翻不出风浪来。等父皇日后处置他们,我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陆非欣慰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就好。总之,像以前那样亲自毒杀苏妃的事,不能再有了。”

    也就是自家兄长敢这么说。别人在陆明玉面前,根本一个字都不敢提。

    陆明玉嗯了一声,转头对陆轩道:“你现在就令人收拾行李,明日天亮,我们就启程回京。”

    陆轩点头应下。

    ……

    隔日一早,陆明玉领着两千亲兵启程,陆轩也一同策马离开总督府。

    来时如风,走的时候也一样悄无声息。

    陆明玉走后没多久,朝廷的消息也到了江南。

    一天一夜过来,李景已经冷静多了。他召了沈侍郎方子詹等人过来,将永嘉帝卒中一事告诉众人。

    沈侍郎已经听到了些风声,此时表现得还算镇定:“太子妃娘娘已经启程回京,以娘娘的能耐,定能稳住局面。殿下请放宽心。”

    方子詹周礼到底年轻些,有些按捺不住。

    方子詹立刻低声道:“皇上被气得卒中,和三皇子五皇子不无关联。他们刺杀太子在先,忤逆不孝在后。这回可不能饶过他们。”

    “没错!”周礼的声音也激动起来:“这可是难得的良机,不如趁着这等机会,将三皇子五皇子一并治罪……”

    沈侍郎重重咳嗽了一声,冲周礼使了个眼色过来。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周礼这才反应过来,一瞥太子殿下略显难看的脸色,立刻扭转话头:“臣的意思是,一切自有皇上决断,殿下等着消息便是。”

    李景无心说这些,张口道:“江南这边的事,要抓紧时间,速速处置妥当。派人将涉案的所有嫌犯,连带着闵侍郎一并送回京城。”

    众人齐声应下。

    李晏拧着眉头,低声道:“殿下,钱家人一直没有下落,不知到底躲到了何处。”

    这三十多个钱家人,就像是在水流入海,竟是没了音信。

    李景目中闪过冷意,淡淡道:“让人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李晏心中一凛,张口应下。

    ……

    此时的京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里。

    太子遇刺,远在江南养伤。皇上卒中后,一直在寝宫里静养。皇子公主们轮流进文华殿伺疾,朝臣中唯有乔阁老得以面圣。

    不过,乔阁老口风极紧,进过文华殿后,就连罗尚书私下问起天子龙体,乔阁老也只字不提。

    三皇子五皇子被关在宗人府,三皇子妃五皇子妃也各自闭府不出。

    宫中的御林侍卫明显多了起来,梁大将军亲自守在文华殿外。谁想进文华殿,都得先过梁大将军这一关。

    荥阳王濮阳侯广平侯三人,也各自接到了中宫凤谕。

    未经宣召,不得擅自离开军营,更不得私自动兵。

    濮阳侯接到这道凤谕,着实气得不轻。

    呵,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为大魏东征西战流血,现在倒被忌惮疑心上了?

    广平侯更是冷笑连连。

    只是,他们恼怒也好,不忿也罢。乔皇后的凤谕明晃晃地到了军营里,他们就得老实待在军营里,不能枉动。

    唯有荥阳王陆临,接到凤谕后,半点没怒,甚至颇觉欣慰。

    乔皇后这才算有些皇后的样子。

    永嘉帝病倒,第一个要防备的,就是手握兵权的武将。

    “来人,叫郑重过来。”陆临吩咐一声。

    一炷香后,女婿郑重过来了。

    郑重从去年起蓄了胡子,看着沉稳了不少:“岳父叫我来,有何吩咐?”

    陆临目光一闪,低声道:“今日皇后娘娘发了凤谕,令我和濮阳侯广平侯待在军营,无召不得出军营,更不能私自动兵。你私下派人,去盯着濮阳侯广平侯。一旦他们有什么异动,立刻来向我回禀。”

    郑重一惊,抬头和陆临对视。

    陆临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我刚才说的,你都清楚了?”

    郑重定定神答道:“是。我立刻派人前去。”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UFO真的存在吗?

2021年12月30日 小羽 0

北京时间12月3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2021年又是神秘现象层出不穷的一年,比如在瑞士上空发现的“甜甜圈形UFO”、加拿大上空云层中忽然消失的神秘绿光、突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