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巨大的东西还是里面/厨房挺岳双腿之间

    柳云姝微微一愣。

    也就是说,他们勘查现场的结果是有所收获的,但不是关于小护士丁玲尸体这一案件的线索,反倒是牵扯到别的事上去了?

    郑和平略显尴尬,轻咳一声。

    “哎,家门不幸,这事多少还与我那个混不吝小舅子有关。”        

    郑和平脸上无光,但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就是想要脸面,也兜不住了,索性把事情摊开来放到明面上说。

    “我也不是包庇徇私,这里面吧,其实也跟咱这边的陋习有关,我那小舅子本来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也不知怎么的就跟那帮人牵扯上了,借着我这个院长姐夫的便利,跟人死者家属拉关系,给想配阴婚的人家拉皮条……”

    柳云姝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难怪刚刚师父脸色那么别扭,原来内情竟然是这样的啊。

    配阴婚这种陋习,早就被上面明令禁止。

    没想到,暗地里还有在进行。

    郑和平点到即止,也没再往深里说,有些话说多了,反倒成了辩解,毕竟牛启明还要进行调查,杜老和柳云姝肯定也要配合牛启明的工作,他得先让杜老和柳云姝知道一下这么个情况。

    对这事,杜老本就略有耳闻,心里也算有数,听他这么一说,大概也明白他的用意了,遂同他微微点头。

    “不过,他前两天就被抓进去了,今天这事指定与他无关,经牛局这么一查,我也才发现我这个院长当的有多失职。”

    郑和平一脸颓然。

    杜老拍了拍他的肩膀。

    郑和平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好了,我就是怕你们不了解情况,到时候听了什么风言风语的反倒会多想,牛局刚也跟我强调了,事情比较棘手,让我一定不要有所保留,所以我啊,也就舍了这张老脸了,你们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尽可以问。”

    杜老,“你小舅子应该没把他干的那些事跟你细说吧。”

    “嗯,那小子了解我的脾气,他不敢让我知道,都是偷着干的,我也都还是出了事,才从老婆嘴里逼问出来的。”郑和平很是汗颜,“不怕你们笑话啊,我那个老婆就是一扶弟魔,什么事都纵着她那个弟弟……”

    柳云姝见牛启明眸色微微一沉,似乎因为郑院长这话联想到了什么关键信息,眸色敛紧,她也觉得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

    郑和平简单了交代一下情况,眼瞅马上就要到下班点儿,还有好多工作没有安排,将牛局交托给杜老招呼,他便匆忙离开。

    郑院长一走,柳云姝连忙跟牛启明提了她对柳玉兰的怀疑。

    “我马上安排人盯紧她。”牛启明立马起身去打电话。

    杜老瞪着柳云姝,手很痒,“你故意的?就是让她看到,然后,给那什么琴通风报信?”

    柳云姝点头。

    不让穆淑琴知道这边发生什么了。

    她怎么能把不知道藏哪儿去了的穆淑琴给逼出来。

    杜老脸都黑了,“你、你还嗯,她一旦通风报信,就打草惊蛇了,你知道不知道这样我们会很被动……”

    牛启明打完电话回来。

    捧着茶杯老神在在喝茶的柳云姝同他相视一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