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拨开病人下面玩弄/跑步机走绳调教

山水涧!

    车阳容还在继续刻画符箓。

    “我的六合八荒符终于炼制出来了!”        

    车阳容兴奋的想要喊出来,看着六枚符箓,开心的手舞足蹈。

    “这就成了?”

    他们跟叶凌寒相隔很远,到不担心被叶凌寒发现。

    “成了,我们现在就将她活捉!”

    车阳容追求叶凌寒同样很久了,对叶凌寒的容貌垂涎已久。

    两人相视一眼,从彼此眼眸中看到相同的答案,一抹淫笑,浮现嘴角。

    “我们过去!”

    南宫山已经等不及了,一个健步掠出去。

    叶凌寒坐在大石上,一天多时间,没有挪动过身子,目光一直打量四周。

    “嗡嗡嗡!”

    空间传来剧烈波动,六枚符箓从六个方向同时飞过来,盘旋在她头顶上方,犹如一尊山岳陡然压下。

    叶凌寒脚底下的大石顿时四分五裂,身体直接跌落到水潭之中。

    沉入水底,很快又浮上来,衣服全部湿透,将玲珑的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尤其是高耸的双峰,忽隐忽现,仿佛能清晰的看到里面凸起的地方。

    元仙之势祭出,将六枚符箓震偏,身体回到了地面上。

    “嗖嗖!”

    南宫山跟车阳容出现在叶凌寒面前。

    “车阳容,南宫山,你们找死!”

    看到他们两个,叶凌寒面若寒霜,来不及更换衣服,她修炼的是寒冰属性,身体里面没有火元素,无法将衣服上的水汽蒸发掉。

    “叶凌寒,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南宫山睚眦欲裂,想到他最近一个月的遭遇,就恨得牙齿都痒痒。

    车阳容那淫.秽的目光,上下打量叶凌寒,不禁吞咽一口唾液。

    他们可是堂堂导师,内心竟然如此阴暗。

    “南宫山,车阳容,你们卑鄙无耻,竟敢偷袭我!”

    叶凌寒不断挣扎,头顶上的六枚符箓,牢牢的锁住她的身体。

    “叶凌寒,老子追求你一年多时间,你三番五次拒绝我,竟然跟柳无邪那个小白脸混到一起,都是你,害得我在学员面前丢尽了颜面。”

    车阳容几乎是吼出来的,面目变得无比狰狞。

    说完,一步步朝叶凌寒走过来,双手结印,符箓释放出的压力越来越大。

    “哼,就凭你们两个也想困住我。”

    叶凌寒美目扫向他们两个,他们平时看起来跟正常人没有区别,今天终于流露出自己的本性。

    抽出寒冰剑,朝其中一枚符箓斩下。

    “叶凌寒,没用的,这六合八荒阵我研究很久了,本来是打算对付柳无邪的,今天既然遇到了你,就先用在你身上。”

    车阳容狞笑连连,双手操控符箓,叶凌寒的压力越来越大。

    六枚符箓,代表六种不同的元素。

    虽然柳无邪突破到元仙境,比他们也就高出那么一点点而已,南宫山跟车阳容可是巅峰玄仙境,距离元仙只有一步之遥。

    就算没有六合八荒阵,叶凌寒想要同时击败他们两个,也不是那么容易。

    “叶凌寒,只要你乖乖的顺从我们,我们倒是可以留你一条性命,等我们将你活捉,你知道后果。”

    南宫山发出喋喋喋的笑声,非常的悚人。

    叶凌寒岂能不知道他们心里那龌龊的想法,无非想要霸占她的肉身。

    这些年追求她的那些导师,哪一个不是看重她的容貌。

    “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碰我一下!”

    叶凌寒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哪怕是死,也不能遭受他们的玷污。

    “叶凌寒,别给脸不要脸,你天天跟那个小白脸腻在一起,早就不是什么完璧之身,装什么贞烈。”

    叶凌寒跟柳无邪居住一个院子,私底下很多人议论,他们两个早就住到了一起。

    柳无邪加入青炎道场的时候,不过小小天仙境,叶凌寒那个时候可是玄仙巅峰,心甘情愿的帮助柳无邪,三番五次替他出头,除了那层关系,他们想不到其他。

    确实,只要是正常思维,都想不明白,叶凌寒为何要这样帮助柳无邪。

    两人各种恶毒的语言,气的叶凌寒浑身发抖,没见过他们这样不要脸的。

    她之所以看重柳无邪,第一是他的阵法天赋,第二是他对父亲有救命之恩,才出手相助。

    “跟她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以免夜长梦多,我们赶紧出手。”

    南宫山已经等不及了,率先出手,恐怖的玄仙之势,在六合八荒符的配合之下,威力已经不亚于元仙境了。

    车阳容跟着一起出手,两人左右夹击,给叶凌寒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倒不是两人攻击多么犀利,而是头顶上的六合八荒符。

    叶凌寒对符道研究的不是很多,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如何破解。

    “轰轰轰!”

    一阵阵气浪卷向四周,造成强烈的波动,周围那些山石全部炸裂。

    六合八荒符还在施压,释放出的光泽,将叶凌寒全身笼罩起来,导致她的攻击,很难伤害到南宫山跟车阳容两人。

    叶凌寒逐渐陷入被动,身上保命底牌送给了柳无邪,靠她自己脱困,非常之难。

    “叶凌寒,别挣扎了,你的仙气已经所剩无几,最多还能坚持盏茶时间。”

    车阳容劝叶凌寒不要挣扎了,战斗这么久,叶凌寒仙气消耗的极其严重,他们两个基本没有什么消耗。

    “就算是死,今天我也要杀了你们两个。”

    叶凌寒眼眸中释放出无边的杀气,长剑举起,这是要施展大招了。

    “车兄,快想办法!”

    南宫山有种不好的预感,叶凌寒毕竟是元仙境,真要是拼起命来,还是很恐怖的。

    “放心吧,她破不开我的六合八荒符!”

    车阳容很是自信,任由叶凌寒挣扎。

    她挣扎的越频繁,仙气消耗的就越快。

    六合八荒符开始旋转起来,形成一道阵法图,更加强悍的力量碾压下来,叶凌寒双脚陷入泥土之中。

    “寒冰千里!”

    叶凌寒长剑斩下,周围气温顿时下降,连盘旋在头顶上的六枚符箓,旋转速度大减,上面附着一层厚厚的寒霜。

    “不好!”

    车阳容脸色骤变,他还是低估了叶凌寒的手段,咬住自己的舌尖,一口精血喷射,落在了六枚符箓上。

    顿时间!

    六枚符箓光芒大作,释放出无尽的光泽,附着在上面的寒霜全部消失。

    “崩!”

    叶凌寒剑气笼罩四野,将六合八荒阵破开了一道裂缝,剑气斩向南宫山还有车阳容。

    “给我挡!”

    南宫山手中长剑横劈下来,拦住了叶凌寒的剑气。

    “锵!”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撞击到了一起,形成一道强风,横扫四周。

    周围的花草树木,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有光秃秃的地面。

    玄仙战斗,要比真仙不知道强横多少倍。

    “噗!”

    强横的仙气顺着长剑,冲入南宫山的身体,一口鲜血喷射,南宫山脸色萎靡下去。

    没有六合八荒符,刚才那一剑,叶凌寒绝对能将他重创。

    抹去嘴角的血迹,南宫山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车阳容也不好受,利用精血稳住了六合八荒符,脸色变得有些惨白。

    施展一剑后,叶凌寒丹田中的仙气,已经所剩无几,刚才那一剑,抽走了最后一部分仙气。

    拿出几枚丹药丢入口中,仙气正在缓慢的恢复。

    南宫山简单调息一番,手持长剑,一步步朝叶凌寒走过来。

    “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南宫山手持长剑,继续冲向叶凌寒,不给她恢复的时间。

    车阳容吞服下去一枚丹药,脸色这才好看了很多。

    双手继续结印,六合八荒符下落的速度还在加快,叶凌寒行动速度大大受阻。

    情况对叶凌寒极为不利,身体被压制,已经无法出剑了。

    艰难的拿起自己的长剑,架在脖子上,宁可自尽,也不愿意遭到他们玷污。

    看到叶凌寒要自尽,南宫山反而慌了,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车兄,快阻止她自尽!”

    南宫山大吼一声,现在能阻止叶凌寒自尽的只有车阳容了。

    “六合掌!”

    六枚符箓改变了轨迹,幻化出一尊大掌,拍向叶凌寒的手掌。

    “砰!”

    叶凌寒手中长剑直接被拍飞,南宫山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失去了长剑,看她还怎么反抗。

    叶凌寒无法动弹,任由他们两个朝自己走过来。

    “封住她的丹田,以免她继续挣扎!”

    车阳容让南宫山上前,封住叶凌寒丹田,这样她就变成了一个废人,任由他们宰割。

    南宫山小心翼翼靠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叶凌寒欲哭无泪,突然萌生离开青炎道场的想法,南宫山跟车阳容的嘴脸,让她重新认识到这个残酷的世界。

    身为导师,当以身作则。

    南宫山跟车阳容为了一己私欲,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恶魔之手,朝叶凌寒小腹抓过去,叶凌寒闭上了眼睛,两滴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柳无邪担心叶凌寒等的太久了,一路上没有休息,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山水涧。

    当他赶到的那一刻,正好看到这一幕,南宫山的大手,抓向叶凌寒的腹部。

    看着那平坦的小腹,南宫山淫笑连连。

    “找死!”

    一声大喝,响彻苍穹,柳无邪身体从天而降,饮血刀斩下,逼着南宫山收回自己的脏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