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我好爽使劲bl/在贵妃身上驰骋

    碎石小路越来越难走人烟也越来越稀少。

    准确的说,这地方连打酱油的人都没有。

    在穿过一片树林时,缓缓前行的夏月桃忽然睁大眼睛。

    两名灰衣老者也是抬头看着前方,连鸟叫虫鸣的声音都没有。        

    只有不断呼啸的风声,凸显整个山林的安静。

    不过夏月桃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当回事。

    幕后黑手虽然破局还给山海会一记重击,但他都不知夏月桃会逃出,更不知道夏月桃会走这条小路。

    所以夏月桃不认为有人在这里进行伏击。

    因此,当十二枚标枪从前方飞射出来的时候,夏月桃神情止不住一愣。

    嗖嗖嗖的一连串清啸,警惕的夏月桃双眼瞳孔,像白天的猫咪一样缩成了一条线状。

    十二挺标枪在她瞳孔里瞬间无限放大,靠近。

    生死关头,夏月桃立马浑身一个激灵,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无比协调的配合着大脑的指令。

    “小心!”

    夏月桃向两名灰衣老者示警后麻溜的向一旁歪倒。

    就在三人各自向旁边侧身翻滚时,十二挺标枪嗖的一声钉入了原地。

    在地面颤动掀起泥土的时候,夏月桃只觉得一股狂风扑面而来,吹的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待她半跪身子迸射一抹怒意时,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伸手往额头一抹顿见头发掉落。

    头发被焦灼了不少。

    夏月桃嘴角止不住牵动一下,背后和掌心瞬间渗透出一股汗水。

    刚才如非她及时发现端倪躲避,只怕此刻被十二挺标枪钉死。

    饶是如此,她心里也传来一阵阵后怕,还有挥之不去的焦灼气味。

    “嗖!”

    夏月桃下意识拔出一把短剑,对着前方林子用力抛出。

    两名灰衣老者也都一扬手。

    四枚飞镖射了出去。

    寒光一闪而过。

    只是短剑和飞镖刚刚射到一半,就见林子闪出一个黑衣少年。

    对方拔出黑剑一斩,短剑和飞镖全部落地。

    这让夏月桃止不住惊讶对方的强横。

    下一秒,黑衣少年就脚步一挪,像是魅影一样爆射了过来。

    两名灰衣老者脸色一变,怒吼一声,拔出匕首阻挡过去。

    黑衣少年一抖黑剑,把两名灰衣老者逼退出去。

    接着对夏月桃冲出一拳。

    夏月桃娇喝一声,也不废话,伸出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拳头,用尽全力,狠狠一甩。

    黑衣男子身子向后退出一步,随后踹出了一脚。

    脚掌死死命中夏月桃飞腹部,让她踉跄着向后退出了数步,还差点让夏月桃再度吐出一口鲜血。

    两名灰衣老者忙放弃攻击,身子一闪护住了夏月桃。

    黑衣少年得手就没有再攻击,只是冷漠看着脸色难看的女人。

    夏月桃喝出一句:“你是什么人?”

    “夏理事,就是夏理事!”

    在两名灰衣老者直立起身躯保护夏月桃的时候,一个声音漫不经心的从树林传来:

    “张麻子没有绑到你!”

    “这么近距离没钉死你。”

    “看来你在山海会不是一个花瓶,你今晚能逃出来也不是运气。”

    他笑了笑:“只可惜你们今晚走错了,这不是一个生门,它是一条死路。”

    接着,叶凡就带着杨曦月等人走了出来。

    他本来要去总督府探视孙东良的,结果收到杨心儿一条讯息。

    女人告知闻人飞鹏曾经跟她和秦佛媛戏谑说,说摸金出身的夏家人最怕死,最喜欢搞狡兔三窟。

    梧桐会所等重要物业不仅有防空洞,还有通往外面的地下通道。

    杨心儿还把梧桐会所出口也告知了。

    叶凡担心张德城无法及时拿下夏月桃,就带着人来到这出口守株待兔。

    没想到,还真堵住夏月桃了。

    夏月桃眸子闪烁几下光芒,随后声音带着一股子清冷:

    “你就是替孙东良解围,唆使流民反噬我们的幕后黑手?”

    “小兄弟,你我素不相识,也没有什么恩怨,为何要这样对我?”

    “你在夏国跟我们作对,就是跟山海会作对,也是跟天下商会作对。”

    “后果,你想过吗?”

    她言语饱含威胁提醒着叶凡。

    虽然她看得出叶凡很是强大,但她今晚不仅狼狈,还非常惨重。

    山海会各种损失加起来还高达百亿,她心里憋着一口怒意。

    “你我确实不该这么快硬刚,但我有个兄弟叫郑俊卿。”

    叶凡皮鞋敲地踏在落叶上,脸上挂着一抹温润笑容:

    “你要他四十八小时给你交待,你还要他小心被流民绑架身边人。”

    “你这样威胁他,我这个做兄弟的很不爽。”

    “所以我就先让流民血洗了梧桐会所和闻人医院等地方。”

    “然后我再把夏理事你拿下。”

    “毕竟我跟我兄弟的女人将要第一次见面,不带点礼物过去不好意思。”

    叶凡目光玩味:“而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你是郑俊卿的人?”

    夏月桃冷喝一声:“郑家敢动我?”

    叶凡淡淡出声:“不动你,难道睡你?”

    “无耻!”

    夏月桃喝出一声:“拦住他们,我先走!”

    说完之后,她就脚步一挪,像是羽毛一样后退。

    她要最快速度返回凉亭,返回地下通道。

    唯有这样,她才可能有一条活路。

    叶凡多么强大她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不是黑衣少年的对手。

    所以她很果断很清醒跑路。

    与此同时,两名灰衣老者怒吼一声,像是炮弹一样冲向叶凡。

    冲到一半,他们齐齐松开了掌心。

    一大蓬毒粉倾泻过去。

    手腕也都射出了四枚毒箭。

    脚底鞋子弹射一枚钛刺。

    微微弓起的肩膀也飞出两枚飞刀。

    就连甩动的头发,也是嗖嗖嗖射出了毒针。

    全身毒器,防不胜防。

    一时之间,整个山林小道无尽萧杀。

    两名灰衣老者算是爆发出全部实力替夏月桃阻挡。

    只是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身子一展退后了十几米。

    与此同时,独孤殇冲了上去。

    叮的一声,黑剑出鞘。

    一道黑光倾泻了过去。

    毒粉、毒箭、毒刀、毒刺、毒针,全部一滞,接着纷纷掉落在地。

    没等两名灰衣老者反应过来,独孤殇又是反手一剑掠了出去。

    “啊!”

    两名灰衣老者惨叫一声,捂着腹部跌飞出去。

    他们刚要挣扎,独孤殇已经从他们中间穿过。

    一剑扫过,两人咽喉溅血倒地。

    “混蛋,混蛋!”

    这时,夏月桃已经快逃到凉亭附近了,听到惨叫声就止不住回头。

    看到两名灰衣老者死去,她很是悲愤,对着叶凡连连吼叫:

    “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

    “我一定要把你和郑俊卿他们碎尸万段的。”

    “一定会的!”

    夏月桃指天发誓要叶凡血债血偿。

    这可是跟随她多年的忠诚保镖啊。

    叶凡淡淡一笑:“你没这机会!”

    夏月桃看着彼此之间相隔甚远的距离,怒笑出声:

    “我返回地道,十个你也奈何不了我。”

    “我的援兵也很快到梧桐会所了,我今晚绝不会有事的。”

    她手指一点叶凡:“你奈何不了我!”

    说完之后,她就继续奔行视野中的凉亭。

    叶凡不置可否一笑,随后向杨曦月勾一勾手指。

    叶凡手里很快多了一挺火箭筒。

    他猛地一扣。

    “轰!”

    火箭弹嗖的一声轰中了凉亭。

    惊天动地中,凉亭炸成废墟,洞口也被堵住。

    夏月桃瞬间傻眼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