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老说想睡你/后爹让我在他上面

    午夜时分。

    叶昊和郑漫儿一家出现在了金陵殡仪馆。        

    他们抵达的时候,警署的车正好离开。

    叶昊拦下了一辆车询问了一下情况。

    根据警署的解剖结果,渡厄似乎是因为喝醉了,失足跌进臭水沟了,被水淹死了。

    对于一个大高手来说,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过丢人现眼。

    但是对于警署来说,既然找到了死因,那么这个案子也就结束了。

    叶昊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道谢之后,一行人进入了殡仪馆。

    原本应该安静的殡仪馆,此刻带着不少的喧嚣。

    现场豪车无数,还有不少人在大呼小叫。

    知道的人,明白这里是殡仪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夜场呢。

    叶昊一行来到了太平间的位置,发现空荡荡的太平间里人数不少。

    除了十几个第九支的高管之外,甄白岩和甄潇潇也来了。

    特别是甄白岩,此刻手里捏着一串佛珠,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渡厄不管怎么说,都跟了他太多年了,是他麾下的第一高手。

    现在莫名其妙的死了,他怎么能不愤怒?

    更何况失去这样一个高手,甄白岩的势力也等同于下降了许多,这让他怎么能不悲伤?

    甄潇潇此刻则是扶着冰冷的棺材,一副伤心欲绝的姿态。

    只不过她的表情怎么看都是装出来的。

    叶昊神色淡漠的扫过在场的人,而后看了一眼此刻躺在棺材里的渡厄。

    渡厄的脸色肿胀,整个人都充满了愤怒,尸体上面更是有酒气扑面而来。

    怎么看,警署的判断都没错,这就是一次意外。

    “死了,怎么就死了……”

    甄白岩此刻走上前,把自己的佛珠缓缓的放在了渡厄的手上。

    “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长老,你不要伤心了,渡厄大师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你变成这样的!”

    此刻甄潇潇也走过去,扶着甄白岩。

    “您一定要节哀顺变啊!”

    “而且,我绝对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事故!”

    “肯定有人心存不满,害死了渡厄大师!”

    “您可一定要找出真相和真凶,替渡厄大师出了这一口气啊!”

    “因为,这样的行为,不但是要了渡厄大师的命,更是打了您的脸啊!”

    甄潇潇一脸都是坚毅之色。

    “长老,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

    “我们要真相!”

    “我们要让大师死得明明白白!”

    “都怪我!”

    “如果不是因为我想要争夺这个位置,渡厄大师也不可能落到这样的下场啊!”

    “就算不要房头这个位置了,我也会替大师讨回这个公道啊!”

    “大师,是我害死你了啊!”

    说到这里,甄潇潇的视线落到了郑漫儿一家身上,一脸故作怨毒之色。

    “王八蛋,郑军一家呢!?”

    甄白岩此刻冷笑一声。

    “让他们滚过来!”

    这一瞬间,甄白岩如同变成了史前的凶兽一般,身上的气息,恐怖而又炙热。

    这一次,郑小萱吓得直接往叶昊怀里钻,生怕被这种气息波及。

    郑漫儿看得眼皮直跳,但却没说什么。

    叶昊拍了拍郑小萱,看着前方,神色淡漠。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