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手覆上他的昂扬顶端&机巴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明明是多年旧房子了,墙壁和地板都保持得毫无瑕疵,清洁之后一尘不染,橡色地板在窗户透进来的阳光里泛着光,四壁皆空,除了书柜里整整齐齐的书,房间里没有别的任何装饰。

    她凑近去看,笑得嘴合不拢来。        

    果然好厉害,各科比赛都有奖杯,还有各种小提琴奖。

    “我哥厉害吧?嘿嘿……”黄大显跟了进来,特别臭屁地吹自己哥哥,“除了奖杯,我哥还有这么多奖状!”

    黄大显用手比划了一下,“可惜他都不肯贴出来!”

    景书墨镜后的眼睛都笑弯了,莫名其妙十分的与有荣焉,真不愧是她夹在相册里的学长呢!

    “我就不一样了!我的每一张奖状都值得炫耀!”黄大显笑嘻嘻的。

    景书忍不住逗他,“那我看看去!”

    “哎哎哎,不行不行!”黄大显赶紧将她拦住。

    景书也不是真的要去,哈哈一笑,“我懂你!我家奖状也必须要贴出来显摆!我得的最多的就是武术比赛奖了!我还是少年组全国冠军呢!”

    “哇!”黄大显咋舌,“那你可太棒了!”

    “嘿嘿……哪里哪里,还是你和贺律师厉害。”景书没好意思继续嘚瑟了,毕竟她的奖状没有一张能入她妈妈的眼,她妈眼中的优秀孩子就是贺律师这样的,学科竞赛样样行,艺术比赛也拔尖,不像她……

    黄大显得意起来,“我也就一般般,我哥是真厉害,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哥上学时候,可多女生喜欢他了……”

    “黄大显!”

    身后传来凉飕飕的一声。

    黄大显立马捂住了嘴,冲景书挤挤眼睛。

    景书回头看了看杵在门口,一脸威胁的贺律师,嘻嘻一笑。可不是吗?那时候就没有女生不私下里聊这位新转来的酷学长,喜欢他的女生更是过江之鲫,她不也是其中一个?

    “咳咳!那个……”黄大显清了清嗓子,“好啦,大家都累了,出去吃饭吧!请我们小书姑娘吃本地美食!”

    这俩在路上就一路都在商讨要吃什么。

    贺君与淡淡的,“奶奶说坐车不太舒服,想吃点清淡的,就不出去了,我陪奶奶,你们去吧。”

    黄大显和景书都是重口。

    “那我们也可以点清淡的菜啊!”黄大显忙道。

    “不了,奶奶想休息,你们去吧。”贺君与目光落在景书身上,“大显对老家很熟,特别是好吃的,我就不陪你们了,玩得开心。”

    最终,只有黄大显和景书外出觅食,黄大显带她去吃好吃的串串。

    串串店隐藏在一片旧居民楼里,看起来的确有年代了,两人进去后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我上学时候最喜欢的串串店啦!门脸虽然小,装修也破,但是特别好吃……”黄大显给景书倒着水,目光不经意扫过窗外,却被外面的一幕给吸引住。

    景书眼看着水注满水杯,溢出杯外,流得满桌都是,黄大显却还浑然不觉。

    “黄大仙!”她站起来,赶紧拿纸擦桌,截住往桌下流淌的水流,抬头间,却发现黄大显煞白的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