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戴玩具走路/整章都是肉肉的总裁文

   “邵娥见过左武师,久仰大名!”邵娥没敢怠慢,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

    “不敢当,不敢当!”左乐连忙回礼。          

    接着秦子凌又把杜红梅母女介绍给左乐,杜红梅母女见自家少爷竟然还郑重其事地把自己这样身份的人介绍给他的师父,都有一种说不出受宠若惊的感觉,而左乐心里也颇感意外。

    他们又哪里知道,秦子凌的灵魂思想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虽然他来到了这个世界,没办法改变尊卑贵贱的社会等级观念,但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他还是想给予每个人应该有的尊重。

    因为在另外一个世界,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他比普通人更尊崇也更渴望人生而平等!

    外面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崔氏。

    崔氏从主屋开门走了出来。

    崔氏气质颜容本就不错,只是因为家道败落,吃了许多苦,这才衰老得厉害,四十岁出头便白了不少发丝,皱纹也不少。不过最近这些日子吃了不少养颜滋补的食物和紫雾灵米,又坚持炼气养身,皮肤明显变得光润起来,也少了一些白发。

    如今崔氏不仅变得年轻,整个人的气质雍容尊贵中多了一丝恬淡脱俗。

    崔氏早些年曾经去过武馆几次,认得左乐,见是他来,连忙上前,微微欠身道:“林武师大驾光临,妾身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秦夫人言重了,是左某不请自来,冒昧失礼了。”左乐在崔氏面前可不敢摆武师架子,连忙谦虚回礼道。

    “母亲,左师,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需要这么客气了。”秦子凌见两人互相客气拘谨,微笑道。

    “还说呢,左武师前来,你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娘也好准备一番。”崔氏闻言轻轻瞪了秦子凌一眼,说道。

    “嘿嘿,娘,以后左师就跟我们做隔壁邻居,大家以后住得近了,哪里需要这么客套虚礼啊!”秦子凌笑道。

    “是吗?”崔氏闻言一脸意外道。

    “子凌说的没错,我已经买下了曹家在安河村的庄子田地,改名为水月山庄,以后便是同村,互相间可以经常来往。”左乐接过话说道。

    “那实在太好了,也恭喜左武师。这些日子我一直很少出门,竟是后知后觉了!”崔氏面露惊喜之色道。

    安河村多一位武师镇守,而且还是秦子凌的师父,自然是大好事。

    一番寒暄之后,崔氏请左乐去大堂上座,自有杜红梅奉上茶水点心。

    双方闲聊了一些家常事,左乐见时间不早便起身告辞。

    秦子凌亲自送左乐出门。

    “看刚才的样子,你是准备锤炼刘小强的双臂,让他走双臂铁皮之路?”出门,只剩下他们二人,左乐终于问出刚才就想问的问题。

    “刘小强天生神力,根骨强大,所以我想试一下。”秦子凌说道。

    “刘小强确实天生神力,根骨强大,但他悟性一般,而且走双臂铁皮之路代价太大了,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和时间。

    这倒还是其次,就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一场,还延误了最佳突破时间。”左乐表情严肃道。

    “大难不死之后,刘小强开窍了不少。至于人力物力我耗得起,唯一耗不起的是时间,所以我给了刘小强一年的时间,他若一年之内能炼成双臂牛皮,那就继续走这条路,让他双臂铁皮之后再凝炼劲力。”秦子凌回道。

    “刘小强竟然开窍了,而且你还肯为他花费那么多的财力人力,那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左乐闻言不禁大为感慨道,倒没再劝说秦子凌。

    他又不傻,哪里看不出来,秦子凌走的就是多肢体铁皮之路,否则气血之力不可能那么强大,而且刚才在庄子里秦子凌随随便便就提到了十多头异兽,其中还有种兽,光这份财力就算他都要逊色不少。

    所以,秦子凌既然有此决定,自有他的盘算,他尽到提醒义务也就够了。

    师徒两人又聊了几句,约定明日碰头时间和地点,左乐便坐着马车返回水月山庄。

    水月山庄诺大的一个庄园,左乐接手过来,自然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左乐走后,秦子凌没有返回庭院,而是一路去了郡城。

    山野素居那边,还有黑翼玄水鹳和水岚藕等着他去拿取。

    “寒铁掌院的左乐购买下了安河村曹家的庄园,他是我的师父,你可在暗中关注着一些,莫要让萧家跟他起了冲突。

    他现在还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也不知道你已经是萧家第一高手,你暂时不要透露,你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份风险,而且一旦有事情,也方便暗中出手,出其不意,扭转局面。”山野素居后院,秦子凌对萧箐说道。

    萧箐已经见过他的真面目,再隐藏自己另外一个身份已经没多少意义。

    而且水月山庄在西城外,跟萧家所占据的徐家堡,如今称为萧家堡,遥相呼应,也得让萧箐心里有个底。

    “真想不到你竟然是左乐的弟子!”萧箐闻言一脸吃惊意外。

    “你没想到也正常,我师父也没想到会收到我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秦子凌闻言一副臭美道。

    萧箐闻言微微一愣,然后俏眸白了秦子凌一眼,问道:“那剩下的黑翼玄水鹳,你是不是准备放养在你师父的庄园里?”

    “萧大小姐果然天生聪慧,我没说你竟然就已经知道了。”秦子凌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道。

    “那是当然!”萧箐似乎也受了秦子凌的影响,下意识扬起了下巴,一脸骄傲道。

    “箐儿啊,骄傲让人退步,虚心使人进步。你虽然年纪轻轻就很厉害,但要再接再厉,千万不能骄傲啊!”秦子凌闻言突然正襟危坐,语重心长道。

    “是,秦大哥,我一定牢记你的教导的!”萧箐跟着正襟危坐,一脸正色回道。

    “这个,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有骄傲的资本的。”秦子凌见状不禁挠挠头道。

    “嘻嘻,我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萧箐见状冲秦子凌扮了个鬼脸,一脸奸计得逞道。

    “哈哈!”秦子凌微微一愣,跟着放声开怀大笑了起来。

    萧箐人美聪明,又上道,跟她讲话,秦子凌觉得很放松开心,所以有时候会忍不住跟她开开玩笑。

    “对了,曹家的庄子现在叫水月山庄,左师现在是化劲武师,我师兄郑星汉是凝劲武师。”秦子凌说道。

    “啊!”萧箐闻言不禁面露震惊意外之色。

    整个方槊郡,化劲武师屈指可数,像她萧家,贵为方槊城五大豪族之一,算上她也不过就五位化劲武师。

    先前徐家堡威震西城外,也不过就两位化劲武师。

    可以说,在方槊郡,任何一方势力,一旦有化劲武师坐镇,地位便立马不一样,便能聚起一群人马。

    现在区区西城名声并不显著的一家武馆馆主竟然是化劲武师,门下弟子还有劲力武师,这如何不让萧箐震惊?

    若是再算上眼前这位秦大哥……再算上她自己……

    萧箐很自然地把自己也归类到秦子凌的团队中。

    然后,萧箐赫然发现,从顶尖高手层次上讲,寒铁掌院这一方的实力其实差不多可以比肩方槊城五大豪族了。

    “不对,左武师我认识,他年近花甲,今生不大可能有突破的希望,而且据说年初时,他门下的天才弟子南宫越投靠了林家,为此他还跟林正机切磋了一番,被林正机打了一掌。

    若他是化劲武师,门下还有劲力武师,林家又哪敢……”说到这里,萧箐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双目盯着秦子凌,道:“莫非公羊木成功炼制出了九转……”

    虽然秦子凌从未明确提起过公羊木,但以萧箐的智慧,并不难从上次乌阳山一战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猜到一些事情。

    “嘿嘿,这就叫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秦子凌面带一丝得意之色道。

    “为他人作嫁衣裳,为他人作嫁衣裳!”萧箐闻言嘴里默默念叨,然后美眸猛地一亮,以充满仰慕的目光盯着秦子凌,道:“秦大哥的文采真好,为他人作嫁衣裳,这句话用得实在太贴切,入木三分啊!”

    “当不得萧家大小姐的盛赞,当不得啊!”秦子凌表情夸张地拱手道。

    萧箐见秦子凌夸张的样子,本来还很仰慕他,一下子又觉得他很欠咬,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一脸正色道:“我对萧家并不能完全信任,故秦大哥的存在还远不到让萧家知晓的时候。

    而我的真正身份又不宜暴露,所以你能借萧家的力量很有限。现在有了左武师在明面做事情,你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方便很多了。”

    “没错,一明一暗,正合适。”秦子凌见萧箐一眼就看透他的心思,不禁目露欣赏之色道。

    “两颗秘丹,这么大的代价,这事情也就秦大哥能做得出来。”萧箐又是敬佩又是惋惜道。

    萧家的两位族老,还有萧箐的大伯和三叔都是化劲修为。

    但萧家只有一份秘药,那份秘药是给萧箐留着的,萧家四位化劲武师便没了突破希望。可想而知,两颗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对于萧家价值和意义是何等重大!

    事实上,两颗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对于虞家等豪门一样有着无以轮比的价值和意义。

    因为一旦他们多出一位炼骨大武师,整个家族在方槊城的话语权就完全不一样。

    但秦子凌却把这么珍贵的两颗秘丹给了年近花甲,只有运劲境界的左乐和一位铁皮武徒。

    若不从感情上出发,绝对是暴殄天物!

    秦子凌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说道:“其余八只黑翼玄水鹳,等水月山庄布置妥当之后,我会通知你的。”

    “没问题。”萧箐点头道。

    接着两人又稍微聊了几句,秦子凌便推着一辆板车走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