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粗大触手h女/一深一浅居然没怀孕

  痛,一种极致的痛,一种纯粹的痛,简单直接却也是让左风险些要晕厥过去。

    左风曾经品尝过数种改造身体的痛苦,其中不乏让人痛不欲生,死去活来的滋味。有些人甚至即便有条件和机会,也会因为无法承受相应的痛苦,而放弃让自己变强的机会。        

    那些痛苦无一不被左风一一渡过,没有谁会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唯有被变强的决心支撑着,才能够克服罢了。

    除此之外,左风还承受过更大的痛苦,比如在玄武帝都药驼子给种下的除磷之毒。据说这除磷之毒,从创造之日起,除了左风之外,其他活下来的人都是因为得到了解药,只有左风是强行忍受除鳞之痛,从抵御般的折磨中煎熬了过来。

    即便曾经承受过这么多的痛苦,左风此时仍旧被这种痛苦,折磨的快要失去意识。

    本来断骨就异常的痛苦,而左风此时所承受的更是碎骨之痛,那是比断骨还要更加恐怖的折磨。

    还有这种碎骨,不是遭到外力的攻击,甚至力量根本不是从外部爆发,而是完全从内部释放而出。爆炸般的力量从骨骼之内,以及骨髓当中向外冲击,所谓“痛入骨髓”恐怕也就是左风此刻所承受的吧。

    小半的身躯,被凝固在了晶壳当中,而左风下意识的挣扎,却是根本就离不开自己所处的位置。

    左风下意识的奋力挣扎,看那样子似乎想要凭借蛮力,摆脱那血线同自己的联系。不光是动用蛮力,他更是将灵气和念力,也在同一瞬间催动到了极致状态。

    然而虽然左风已经拼尽全力,可是那些在血水中凝炼出来的血液,仿佛在左风身体当中生根发芽,不管左风如何去做,都没有丝毫摆脱的可能。

    之所以会如此激烈的反抗,因为左风已经能够预见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变化了。

    左脚脚掌前端,一阵阵麻痒和胀痛传来,左风几乎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他已经不想继续去看了。

    “咯嘣”

    好似用热油彻底炸透的脆骨,被狠狠的用牙齿给咬碎,只是那声音要更脆,因为左风脚掌前端的骨骼碎裂的非常严重。

    很难想象的是,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明知道自己要承受如此剧痛,左风却是直接展开了“内视”。

    他没有再去用眼睛看,因为他很清楚用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反而还会因为注意外部的情况,从而忽略了内部的变化。

    所以他干脆放弃了用眼睛观察,而是直接催动灵气,来对那脚掌前端位置进行观察。

    这便是左风强大的地方,哪怕身处这样的境地,哪怕身处炼狱遭受仿佛“酷刑”般折磨之下,他仍旧未曾放弃过。

    他在认真探查着自己身体内的变化,同时也在感受着各种变化,对自己身体所造成的影响。因为他很清楚,只有先了解了才有资格去考虑化解,否则的话自己就只能逆来顺受,不论结果多么糟糕,自己都只有接受这一个选择。

    正是内心中那团求生的火焰,不论面对任何困境与危险,都未曾有一时一刻熄灭过。所以哪怕现在他所面对的是这般凶险,他也仍旧在全力寻找破局的机会。

    即便在承受如此痛苦的情况下,需要左风去直面骨骼的破碎,并且还要认真观察骨骼破碎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他都毫不犹豫的去做了。

    只不过在他的观察之下,结果并不算太好,因为除了一阵阵麻痒和胀痛外,并未发现任何其他的前兆,也没有发现骨骼在破碎过程中,还有其他什么异常。

    左风嘴唇微微的抽搐着,对于其中的各种变化,他知道这一次什么都没有观察到也没什么,因为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去观察。

    也是在此时左风睁开眼睛,再次看了一眼面前的麻雀。此时从手掌传来的触感,让左风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体内也正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

    也许细微之处会有所不同,但是整体上的情况并无什么不同之处,甚至于现在彼此所承受的痛苦,实际上也都差不多。

    之前将兽血精华注入到对方身体当中,左风可能还只是感到有些歉意,那么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其实在左风的心中,已经开始深深的后悔了。

    当自己决定要将兽血精华,重新注入到麻雀身体的时候,内心多少也会感到有些惋惜,毕竟是那么珍贵的存在。

    特别是第二滴融合过的兽血精华,左风将其融入到麻雀身体的时候,他其实还存了一些别的心思。

    一方面这兽血精华,放在手中总归是有些麻烦,自己需要始终动用灵气和念力与外界隔绝。时间短的话消耗倒还好,可是时间一长,那消耗可就不是左风愿意承担的了。

    那么摆脱麻烦的最好方法,无疑是将早就打算要归还给麻雀的兽血精华,直接注入到对方的身体当中去。

    另一方面他察觉到,自己身处这片血水当中,不仅不会被淹死,而且还能够从其中慢慢的摄取好处,逐步的强化壮大自身。

    那么这个时候将更多的兽血精华,注入到对方的身体当中,那自己岂不是就能够获取更多的好处。

    基于这两种私心在作怪,左风其实也考虑过,可能会存在风险,仍旧还是融合兽血精华灌注给麻雀。

    只是让左风万万未曾想到的是,这本来是注入麻雀身体,让其进行改造的变化,最终还是波及到了自己身上。

    如今这种情况,左风能够感受到,自己这是在自食恶果,不仅怨不得麻雀,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了。

    大致上一样的骨骼爆碎,麻雀的声势倒是要更加惊人,因为对方的身体内,好似正有一个个微型的火雷在爆炸开。

    虽然爆炸都被局限于身体当中,可是爆炸仍旧会直接波及到左风,让他本来就受伤的身体,在激荡的血水当中左摇右晃。

    本来就极其痛苦的左风,此刻因为这种剧烈的晃动,那痛苦的感受也在成倍的增加。

    面对这样的痛苦,左风却根本生不起半点责怪麻雀的心思,因为追根究底,事情都是自己引起来的。

    若非自己将另外一部分的兽血精华,注入到了麻雀的身体当中,也不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左风除了责怪自己,就连一个发泄的渠道都没有。

    这一段脚骨碎裂的痛苦还没有过去,另外一条腿的小腿骨,也伴随着一声炸响直接破碎开。

    左风终于忍不住,直接仰起头来,发出了发自心底的呼喊,只不过他的嘴里全部都是血水,之前呼吸的时候,也是直接将这些血水给吸入肺中。

    现在发出声音,因为血水的原因,使得声音也变得非常诡异,就好像一个人被捂住嘴巴后,还想要继续发出声音一样。

    声音虽然小的可怜,甚至都有些听不清楚,然而诡异的是就在左风发出喊叫声后不久,那只半天都保持着沉默的麻雀,也立刻发出了巨大的鸣叫声。

    当然,只要能够稍微听到麻雀的叫声,就可以判断出它此刻到底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

    麻雀的叫声虽然受到血水的影响,却依旧非常巨大,特别是对于如今身体十分渺小的左风来说,这声音简直就像是惊雷在耳边炸响。

    之前左风还需要张开嘴巴,通过让压力达到一种平衡,来保住自己的耳朵不会瞬间失聪。结果现在他自己就在大喊大叫,不光嘴巴完全张开,而且他发出声音的时候,对于麻雀的鸣叫还有一定抵消的作用。

    “嘭,嘭,嘭……”

    虽然声音大小略有一些不同,可如果将左风身体内的声音放大几十倍以后,倒是与麻雀没有任何的不同。

    若是再去仔细的倾听后,还能够感觉到,左风和麻雀身体当中那破碎的声音,竟然有着相同的节奏。

    让人很难相信的是,正在承受这种痛苦折磨中的左风,竟然能够留意到,自己身体内骨骼破碎的节奏,以及麻雀身体骨骼破碎的节奏相同。

    ‘这改造已经将我也给拖进去了,虽然依旧是以麻雀的身体改造为主,可实际上我与它的身体变化,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自从知道了那由麻雀身体内流淌出来的是兽血精华以后,左风便希望能够吸收一部分,用来改造身体。

    即便他现在这具身躯,只是在这片空间中临时凝炼而成,可是毕竟自己的一缕主魂在其中。

    先不论这身体自己能够用多久,就是自己还要面对殷无流这个强敌,如今这身躯便非常有必要再强化一番。

    只不过对于强化,左风心中也有一些预期,既能够让身体得到强化,同时风险和伴随的损伤越小越好。

    可惜因为自己那多注入的一滴融合后的兽血精华,让事情偏离了正常的轨道。现如今自己不仅被牵扯进去,而且还明显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麻雀在改造,自己也同样在改造,麻雀承受的痛苦,自己也同样在承受。好处是自己的改造,要比自己预想中彻底的多,坏处就是先不论改造是否能够顺利完成,就是活下来都是个巨大的问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