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女主被男主摸光了/小说肉多

    川州城,昌智宴请解元等人,明明该热热闹闹的宴席,昌智一到整个厅内格外的安静,跟被定身了一样。

    李知府噗呲一声笑了,“这是被周大人震住了。”

    昌智心里翻白眼,“知府大人说笑了。”

    李知府开口道:“都别拘束。”        

    说了也没用,有的人偷瞄着昌智,昌智感觉到看过去立马转头。

    知府一看得了,今日是别想多聊聊了。

    昌智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没有要说的,那就由本官考一考大家。”

    刚中了举人的众人,“!!”

    他们并不想考试。

    李知府可不管,他乐呵呵的坐着看戏喝酒,别说川州的酒是真不错。

    昌智出了十道题,其中包含了数算,天文,地里等知识。

    然后有的人傻眼了,他们只会八股啊,读的书也是关于这些的,杂学一样都没看过。

    最后数算大家都能答出来,自从数算的书籍推广,他们也是认真学过的。

    其他的有的人知道一些,全答上来的没有。

    丁玦站在大人身后想着,幸亏案件分担了大人精力,否则今年川州成绩一定精彩。

    昌智一直面无表情的,唯一对解元有些笑容,全因解元答的最多对的最多,“你不错,平时学过?”

    杨琇道:“学生先生博学,数算书籍推广后,先生认真专研过,收学生为徒倾囊相授,学生才懂的多一些。”

    昌智心道,这是自身天赋高又有个好师父,“不错,本官再出一道题。”

    杨琇恭敬的道:“请大人出题。”

    昌智出的是数算的,现在推广的数算书籍都是基础和中级,更高的还没有推广,目前只有工部和户部官员学习。

    昌智出题,杨琇回答,最后宴席结束,杨琇这个解元再也无人敢小瞧,哪怕年纪小也没人敢欺负。

    这也是昌智的锅,他多番提问又表露出惜才,让众人以为杨琇入了昌智的眼。

    丁玦都有这种感觉,“大人要收徒?”

    昌智,“嗯?”

    丁玦一看知道自己猜错了,“大人对解元十分喜爱,我以为大人想收徒。”

    昌智摆手,“我是惜才,但我不会收徒。”

    周侯府已经很惹眼了,他可不敢收徒,就连三哥在外多年一个徒弟都没收过呢!

    昌智回住处,拿出纸笔给家里写信,过几日张景宏到了,他也快要回家了。

    次日,周书仁带了两本册子上朝,众人注意到了,以为是户部的账册。

    下早朝,周书仁跟着皇上离开,到了政殿,皇上拿过册子,“这就是你孙子整理的知识点?”

    “是。”

    皇上示意太子去批折子,他则坐下翻看着册子,“嗯,你家子嗣的字都不错。”

    “从小练出来的。”

    皇上继续翻看着,开始翻的挺快,越到后面翻的越慢,“他倒是有本事的。”

    周书仁笑着,“这点随臣的娘子。”

    皇上还想说的话卡住了,然后继续翻看着,又过了一会放下两本册子,“的确有值得推广的价值。”

    周书仁心里一动,“皇上。”

    皇上抬手,“还不是时候,你家这个消息怎么没参加秋闱?”

    周书仁,“这孩子主意大,上面又有两个哥哥顶着,他说想过自在的日子。”

    皇上幽幽的道:“真的儿子要是这么想就好了。”

    周书仁,“……”

    这话让他怎么接,他可知道二皇子动作不断。

    皇上继续道:“科举考试的确该改一改,今年就算了,明年多添加一个科目如何?”

    周书仁语气激动了,“甚好。”

    皇上道:“你这孙子挺会整理的,别光整理知识点,对,还有周明瑞,这孩子也不错,朕给他们兄弟两个一些书籍,他们整理出来交给朕。”

    周书仁,“谢皇上。”

    皇上觉得周家子孙或多或少都遗传了杨氏的能力,摸着胡子,其他几个皇子妃的人选,他要好好的选选了。

    礼部,昌义不是正统科举出身的人,礼部忙春闱,也没人需要他帮忙。

    昌义自从手里权力交出去后,他在礼部真的闲,更多的时候都在学习,因四弟他再次被关注。

    昌义无视了打量的目光,无语了,这都多少天了,还没看够?

    快到中午的时候,柳大人来了,“我就知道你有时间,我请你喝茶。”

    “你今日休沐?”

    “我这一身不明显吗?”

    昌义也不愿意待在礼部,“走,今日我请你。”

    “那好。”

    二人到了茶楼,柳大人帮着倒茶道:“我是真羡慕你,瞧瞧你多悠闲。”

    昌义斜眼,“咱俩换换?”

    “我倒是想换,你不行啊。”

    昌义,“……”

    扎心了,他上升官难。

    柳大人哈哈笑着,“来来,喝茶。”

    昌义哼了一声,“你来不只是为了喝茶吧。”

    柳大人咳嗽一声,“这不是章州也建了药厂。”

    “嗯?”

    柳大人笑着道:“日后章州药材都送入章州药厂,这我想问问药部是个什么章程,眼看着章州就要收药材了。”

    昌义就知道这茶不好喝,“你去药部问问不就行了?”

    柳大人,“问了,怎么没去问过,说什么按规矩办。”

    昌义,“你找我有什么用?”

    他们家又没有在药部任职的!

    柳大人皱着脸,这几年药不变动很大,里面的官员换的勤快,以前相熟的官员没用了,“咳咳,老夫人和药部能说得上话,你看?”

    昌义以为是求他爹,意外竟然求他娘,好像娘真能说上话问一问!

    时间飞逝,又过了几日,昌忠的成绩送到了京城。

    早朝结束,卫大人等姻亲分分恭喜,“恭喜侯爷。”

    周书仁乐呵呵的,“同喜同喜。”

    说着,还从荷包里抓出一把糖果,“都粘粘喜气。”

    这就能看出周书仁多稀罕小儿子了,以往周书仁可不这样。

    卫大人几人拿着糖哭笑不得的,他们这个年纪很少吃糖了,再一看花花绿绿的包装,一时间手里的糖果有些烫手。

    温老大人忍不住开了口,“子肖父,这里恭喜周侯了。”

    周书仁听着不高兴了,子肖父所以也是个榜眼的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