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肥臀揉捏/林浅厉致诚第一次床

杨祎祭出包吃包住大招,狗头人头领吉比斯尼克马上就同意留下来给棘齿镇当矿工。

    想着今后峡谷矿井的产量又能再上一个台阶,杨祎心里是乐呵呵的。

    同桌喝酒的地精麦伯克听到了杨祎和吉比斯尼克的谈话,见杨祎三两下和就把交易谈成,麦伯克佩服地竖起了大拇哥。        

    “波塞冬镇长,我要敬你一杯,你可真是个出色的商人。”地精麦伯克举起啤酒杯干掉。

    “过奖。”杨祎加满酒,一饮而尽。

    随手抹了抹嘴唇上的啤酒沫,杨祎和地精麦伯克聊了起来。“听说你跟斯布特瓦夫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商机,可有什么收获?”

    “有一些收获。贫瘠之地的迅猛龙比其它地区的更加聪明狡猾,我听说它们的智慧就来自它们的角。所以我将它们的角磨成粉末,制成了“智慧饮料”,这样肯定能卖个大价钱的。”地精麦伯克一说到生意就夸夸其谈。

    “这个主意不错。所以你的智慧饮料成功了?”杨祎问。

    “嘿嘿。”地精麦伯克尴尬地双手搓了搓,“这些角似乎不太有用。不过没关系——万事开头难嘛!我想我已经找到另一种原料,可以让我制造出更好的智慧饮料!有一种叫做哀嚎香精的物质,我要把它加入我的饮料里试试看!”

    “那我想预祝你成功了。”杨祎说。

    “可惜,我一个人办不到。”地精麦伯克无奈地说,“这种物质只有在西边的哀嚎洞穴里的那些软泥怪身上找到,现在连冒险者都不敢去哀嚎洞穴,更不用说猎捕这种生物了。”

    哀嚎洞穴吗?杨祎想了想,自己还曾答应过被遗忘者药剂师扎玛,要帮她采一些毒蛇花,而毒蛇花刚好只生长在哀嚎洞穴的深处。

    但是哀嚎洞穴现在连冒险者都不敢去,其中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

    “波塞冬镇长,我听说哀嚎洞穴中遍布温泉和水道,鱼人去肯定比其它种族更安全。我可以给你报酬,我敢肯定我会因此赚一大笔钱的!我发誓,等我赚到了钱,就会给你更多的报酬!”地精麦伯克抓着杨祎的手臂苦苦哀求。

    这事风险太大,杨祎答应不了。

    他只当地精麦伯克发酒疯,一抽手脱身了。

    收获节还在继续,鱼人们吃饱了午宴就往地上一趟,一边消化一边等着鱼人厨师上晚宴。

    杨祎瞧见鱼人们这一副德行,越看越不顺眼,就把老瞎眼叫到跟前来。

    “领主,有什么吩咐?”老瞎眼问。

    “是这样的,这个收获节是部落与联盟纪念在战争中死去的勇士和各自的英雄的。我听说为了表示敬意,除了纪念捐躯的战士,还会去牺牲的英雄的墓地或纪念碑前点燃一根蜡烛或献上一份祭品。

    我们棘齿镇不能把收获节办成一个吃货节。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用来纪念那些为保卫棘齿镇而牺牲的鱼人们。”杨祎说。

    “那些牺牲的鱼人值得纪念。可是我们鱼人族死后都是把尸体送入水中,没有坟墓也没有纪念碑。而且以前也没有纪念的传统。”老瞎眼也为难,他干脆直接问杨祎。“领主您说,让镇里的鱼人们怎么做。”

    杨祎想了想说道:“这样把,我们鱼人就对着大海纪念吧。”

    “好。老瞎眼这就去办。”

    老瞎眼说着风风火火就跑去了。

    不多久,一群巡滩鱼人就出动了,他们去把那些吃饱了瘫在地上的鱼人全都撵了起来,让他们去参加纪念活动。

    一开始还有鱼人不愿意,但是一听巡滩鱼人说只有完成了纪念才能吃收获节的晚宴,这些鱼人一个个连滚带爬去了海边。

    没有鱼人在吃这件事上不积极。

    老瞎眼副镇长早就摸透了管理鱼人的诀窍。

    这一天傍晚,棘齿海湾的海岸上,棘齿镇开始了第一次的纪念活动,纪念那些为保卫棘齿镇而牺牲的无名的鱼人们。

    到底如何纪念,鱼人们一开始也是摸不着头脑。

    海滩上,锦鱼人贾古带了个头,他把点燃了蜡烛放置在蚌壳上,然后放在海里随着海浪而去。

    今天无风,载着烛火的蚌壳在海面上载浮载沉,直到变成远处的一点亮光。

    其他鱼人见了都觉得新奇好玩,也都有样学样,去找来蜡烛和蚌壳,点燃了投放到海水中。

    不多时,海面上就漂起了数不清的烛火。

    从天空中往下看,海湾仿佛化作星河,点点繁星闪烁其间。

    这样的纪念活动非常壮观,只是有点费蜡烛,狗头人要是知道了指定会跳脚骂娘。

    老瞎眼带着一队还在潮汐学院学习的小鱼人,一起参加了纪念活动。他手把手教小鱼人们点燃蜡烛,固定在小蚌壳上,然后轻轻放入水中。

    看着烛火在蚌壳上漂远,老瞎眼对小鱼人们说:“我们现在有吃有喝的生活,是他们拿命换来的。我们要感谢他们。”

    “感谢他们。”小鱼人们异口同声。

    “呃,更要感谢镇长。”老瞎眼补充。

    “感谢镇长。小鱼人再次异口同声。”

    老瞎眼听着小鱼人们步调一致的声音很满意,潮汐学院教地不错。

    “阿嚏!”棘齿镇的城镇中心,杨祎突然打了一个大喷嚏。“是谁在想我?”

    杨祎在观察着城镇中心的数值变化,今天一天棘齿镇的文明数值的提升是往日的两倍,这似乎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搞个节日能提升城镇的文明数值?又或者说文明数值提升是受镇里鱼人的纪念活动影响?”杨祎觉得自己的判断有道理,这个收获节可以算作棘齿镇的精神文明建设。

    只可惜增加的文明数值不是很多,棘齿镇也不能天天过节,只能算是聊胜于无吧。

    棘齿海湾的纪念活动在天黑之后就结束了,因为收获节的晚宴开始了,鱼人们一溜烟都跑回城镇中心前的大广场,继续他们的吃喝大业。

    晚宴开始后,杨祎并没有继续和地精工程队他们一桌喝酒。

    身为棘齿镇镇长的杨祎也领了一份食物,坐在鱼人群中吃了起来。

    棘齿镇的第一次收获节,就在这样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