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啪之前想?我下面/小东西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屏幕前,五个人。

    其中的一个是娱乐城负责人蔡忠康,另外一个是赌场的负责人李文兵,剩下的三个人是赌场常年驻场的读术高手,此刻他们都盯着屏幕里的林昆看。

    “兵哥,你要的材料。”

    手下送来了一沓材料,李文兵接过来,翻看了之后,对蔡忠康说:“康哥,技术科已经经过验证,我们的机器没有动过手脚。”        

    蔡忠康看了看,微微皱眉道:“难道,他的运气真的这么好?”

    三位赌术高手中的一个道:“运气有可能,但不可能这么好。”

    另外一人道:“机器的中奖概率已经被调的很低,不管怎么玩,都不会有胜算的,而且他中奖的方式,明显太过让人不能相信。”

    最后一人道:“把机器中奖的概率调到零,看他还怎么玩。”

    林昆赌的正高兴,100块变100万,100万变1000万,然后继续滚雪球……

    这时,赌机的这片区域,忽然间停电了,但只持续了几秒钟,又重新恢复了,所有的机器重新加电,然后重新开始程序。

    林昆再往里投筹码,一连十次都没中。

    “算了,运气用光了,不玩了。”林昆转身冲颖妹说:“把这些筹码都搬走去换钱,其中的200万留给你,剩下的打到我卡里。”

    颖妹很心动,可她不敢动。

    林昆笑着看向周围围观的人,就有那几个输红眼的大陆人,笑着招了招手,“你们帮我处理了这些筹码,一人分你们10万。”

    这几个人一听有钱,自然积极。

    “等等!”

    这时,忽然有三个人走过来,正是刚刚在楼上看监控屏幕的三个赌术高手,并且这三人的身后,还跟了十余个小弟。

    林昆笑着说:“怎么,你们这里赢了钱,是不让带走么?”

    “先生你说笑了,我们这里又不是黑店,怎么会不让你带走呢。”

    “那就赶紧让开!”

    “先生今天运气这么好,不如再玩几把,和机器玩不刺激,不如我们去那边和人玩,如果先生能赢我们,自然就可以离开了。”

    “呵……”

    林昆冷笑了一声,回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监控摄像头道:“我就说么,你们这种小地方的赌坊是最不靠谱的,今天我不把钱都给吐出来,你们肯定是不会放我走的对吧?”

    “大家都是聪明人,先生你就不要为难我们了,我们也只是想混口饭吃。”

    “好!”

    赌台前,很简单的赌博游戏,猜点数。

    性感荷官摇骰子,和林昆赌的是三个人的里一个胖子,这胖子的人多会动,眯着眼睛仿佛能看透骰盅里的点数一样,次次都对。

    林昆则是次次都输,眨眼的功夫就输进去了快两百万。

    “唉……”

    林昆长叹一口气,“这么玩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我还着急出去呢,要不咱们这样吧,一把定输赢,我押上我的所有。”

    胖子笑着说:“先生,劝你还是不要冲动哦,赌这个,我可是行家。”

    哗啦……

    林昆把所有的筹码都抛到了桌上,“我是有多闲,跟你开玩笑?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能再用她来摇骰子了,得我来摇。”

    胖子脸上微微一愣,笑着说:“没问题!”

    林昆拿过了骰盅,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然后便开始摇动了。

    喀嚓……

    忽然,骰盅出现了裂纹儿,林昆马上说:“实在不好用处,我下手有点重。”

    胖子和另外两个赌术高手的脸上,同时突然一怔,露出了紧张。

    赌场里,到处都是骗局,要说这个骰盅没有点猫腻在里面谁信啊。

    林昆看了一眼骰盅,什么都没说,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没关系,再换一个就是了。”胖子笑眯眯地说。

    “这个不行。”

    林昆拒绝了荷官拿来的新骰盅。

    “这个也不行。”

    “这个也不对。”

    “这个还是不对……”

    林昆接连拒绝。

    砰!

    胖子直接消耗完了耐性,冷冷地道:“先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说我们赌场的骰盅都有问题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一番话,威逼的意味很足,下句话没说出来,但大概的意思一定是‘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就这个吧。”

    林昆随便挑起了一个骰盅拿在手里,放入了三粒儿头子,然后开始摇晃了起来。

    胖子眼睛微微一眯,和旁边的瘦子交换了眼神儿,后者的衣袖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小仪器,这小仪器寻常人很难注意,瘦子偷偷按了上面的一个按钮,与此同时,林昆明显感觉到了骰盅里的变化……

    十赌九输……

    如果赌博真的只是靠运气,那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倾家荡产了。

    赌场里,猫腻太多。

    粗浅的猫腻,会利用一些寻常人就能做到的手段,比如说在扑克牌上加标记,又比如说在骰子里灌铅等等,高级一点的会利用高科技,比高科技更高级的,是赌场对人心的把握。

    赌徒的狂热,最终几乎都将自己烧成了灰烬。

    吧嗒……

    轻微的一声响,从骰盅里传来,这声音常人绝对觉察不到。

    林昆刚刚摇好的骰子,是一二三小,现在里面则变成了六二三大。

    而林昆所有的筹码,全部押在了‘小’上。

    胖子在这娱乐城里有一个绰号——胖骰陀,骰子的技艺高超精湛,在这个娱乐城里从来就没输过。

    又是高科技,又是阴招儿的,能输才怪呢。

    林北抬手去摸桌子上的筹码,马上就有赌场的工作人员过来拦住。

    “抱歉先生,买定离手,这是我们赌场的规矩。”

    “我只拿一枚也不行么,这一枚是我的本钱,行个方便。”

    林昆笑着说。

    工作人员看向了胖骰陀,胖骰陀笑了笑,伸手将林昆手里的筹码拿了过来,前后看了看,然后啪嗒的一声,重新抛回到桌上‘小’的那一栏。

    “买定离手,这是我们赌场的规矩,也是世界的规矩。”胖骰陀笑着说,脸上的样子人畜无害,却是透着一股子阴森。

    这张脸的背后隐藏着阴谋与狡诈,同时又有着凄厉与狰狞,不知道多少人在他这诡异的笑容下,输得倾家荡产,走上绝路。

    “开!”

    胖骰陀笑眯眯的看着林昆道。

    林昆犹豫不决,胖骰陀以及赌场的工作人员,则表现得更加咄咄逼人。

    围观的众人,此刻也都看出来了,这个刚刚气运爆表的小伙子,这一次怕是要栽了,大家对此喜闻乐见,来赌场除了自己赌的爽,这种大场面的赌局,也绝对能刺激每一个人的神经。

    “这赌注有点小啊。”

    林昆抬起头看着胖骰陀。

    胖骰陀脸上一怔,但马上恢复正常,他在赌场里浸淫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输光了所有筹码后的赌徒放声大哭,也有当场精神失常的,还有地就如眼前的这个小子这般,故作淡定与高深,其实也只是在做最后垂死的挣扎。

    “你这么做毫无意义,如果你真觉得筹码还不够,那就去兑换,这一局你加多少我跟多少!”胖骰陀胜券在握。

    这能不‘在握’么,手里玩的是高科技,就差装一对透视眼了。(二二)

    嘭!

    林昆把左手放在了桌上,紧接着右手也一起,“我加!”

    胖骰陀脸上一愣,冷笑道:“兄弟,何必这样呢,你是认真的么?”

    林昆道:“你跟不跟?”

    胖骰陀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笑着摇头,“那我成全你。”

    胖骰陀的两只手也放在了桌上。

    两人的手都放在桌上成了赌注,自然是要荷官过来开骰盅了。

    荷官的手纤细修长,白皙细嫩,为了以示公正,她没有戴手套,但这一对漂亮的手小心翼翼放在骰盅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眶都热了起来,紧张、刺激、期待……就好似他们自己是主角一样。

    也有人看着林昆在摇头,年轻人太过莽撞,这一下要输惨了,和机器赌是一回事,和人赌又是另一回事,何必搭上两只手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