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老妇长篇/没有主人的允许不准尿作文

  “哟!换马甲了?不过我还是第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

    张九林一看到夏建,便带着嘲笑的口气对他说道。

    说老实话,夏建来顾玥家的路上,他做好了被人嘲讽的准备。因为顾玥的继母张丽娟绝对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奚落他的人竟然是这个张九林。        

    张九林这样一说,张丽娟便开心的率先笑了起来。她笑着说:“九林这孩真会开玩笑,这话听起来就像是骂人一样。”

    “嗨!他可是我们张家的开心果,老爷子特别喜欢和他说话,只要就是图个开心。”

    坐在张九林身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颇有姿色的女人。这女人发髻高挽,戴着一副大大的耳环,一身好看的旗袍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呵!夏建啊!赶紧坐下。昨天多亏了你啊!本来想请你去酒店吃顿饭,可顾玥偏要把你今天请过来。”

    顾长龙毕竟是男人,他心里虽说对顾玥和夏建交往有看法,但夏建毕竟救过他父亲的面。再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可不能伤了女儿的面子。

    夏建冲顾长龙微微点了一下头,便在顾玥的指引下坐了下来。

    这时,张丽娟微微一笑说:“今天我们设的是家宴,在座的除了这位夏先生以外,基本都是家里人。所以我……”

    “所以你赶紧吃菜,剩下的交给我。夏建!这位是我大姑父、大姑母。小姑母、小姑父。张九林我就不介绍了,他旁边坐的这位漂亮太太,是张九林小妈。”

    “哎!顾玥,你这么介绍我好像有点不对吧!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什么小妈,我也就是张家一保姆。你还不如直接说我是张家的保姆李小月,由于张九林他爸有事,让我来代替他参加你们的家宴,这样是不是会更好一点?”

    李小月说这话时,两只勾魂似的大眼睛从夏建的脸上一扫而过。

    夏建不禁抬头仔细的看了这女人一眼,他不由得一惊。只见李小月的眉宇之间隐隐露出了一条黑线,这可是大凶之兆。

    顾长龙一看张九林极度的尴尬,他忙举起酒杯说:“老爷子今天刚出院,不方便露面。这第一杯酒我替老爷子感谢夏建,第二杯当然是感谢张总一家。话就不多说了,一切都在酒中。”

    顾长龙说着,连喝两杯,看他样子非常的开心。

    李小月一看顾长龙叉开了她的话题,脸上难免带着一丝丝的不开心。但是张丽娟却对她额外的关照,一边劝酒,一边还替她夹菜。

    倒是夏建这边,他显得极度安静。他没有喝酒,而是喝了一杯白开水。顾玥心里清楚夏建看到张九林不高兴,但这事她也无能为力。

    有句话叫“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在这样一个场合,夏建只能是装聋卖傻,既不说话,也不喝酒。

    勉强在哪里坐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夏建便小声的对顾玥说:“带我去看看你爷爷。”

    顾玥高兴的点了点头,便起身带着夏建去了她爷爷的房间。

    他们前脚一走,张丽娟便一脸不高兴的对顾长龙说:“顾玥太过分了。”

    “吃饭吃饭,有什么事不能下来再说。”

    顾长龙显得极不耐烦的说道。

    张丽娟一看顾长龙对她如此的敷衍,不由得把筷子往桌上一放说:“这有什么呢!这张桌子上坐的可全是自己家里人。我给你说长龙!你这样纵容女儿,不但害了她自己,弄不好还会毁了这个家。”

    “哎呀!你这女人真是的,越说越离谱,毁什么家啊?不就带夏建回家吃个饭吗?人家救了老爷子一命,吃个饭感谢他过分吗?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感谢的方式有好多种,你可以送他钱也可以啊!并不一定要把他带到家里来吃饭。她顾玥是什么意思?是在向我示威,还是说向这个家宣战?”

    “好了!要吵你们俩回房去吵。”

    顾玥的小姑顾小婉忽然怒了,她气得猛拍了一下桌子。张丽娟偷看了顾小婉一眼,便老实的安静了下来。

    顾小婉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但由于保养的好,她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漂亮。因为她是云贸集团的股东,再加上顾老爷子特别的疼爱这个小女儿,所以顾小婉在顾家说话还是有相当的分量。

    李小月一看闹成了这样,她便哈哈一笑说:“好了好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先让眼前过的快乐,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来顾董,我李小月敬你一杯。”

    顾小婉长出了一口气,便慢慢的端起了酒杯,桌上的气氛又变得活跃了起来。

    夏建一走进顾老爷子的房间,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不过他忍着没有说话,而是快步走到了顾老爷子的床前。

    听到脚步声,微微闭着眼睛的老爷子便睁开了眼睛。顾玥一步上前,她笑着说:“爷爷!他就是昨天救你的夏建。”

    老爷子一听,脸上便有了笑容,他气息微弱的笑着说道:“你可真有本事,我都过了奈何桥的人了,你硬是把我给拽了回来。这样也好,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顾玥。”

    “没事老爷子,我看了你的面相,你最少也能活到九十二岁。”

    夏建话音刚落,顾玥便给了他一粉拳说:“叫爷爷!老爷子是你叫的吗?没大没小,还真以为自己是神医了。听好了,一会儿给我老实交代,你这身本事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

    夏建呵呵一笑,他赶紧转移了话题问道:“给爷爷没吃东西吧?”

    “没有,我两个姑姑非要给爷爷喂,被我挡回去了。她们为了这事,还和我闹的有点不开心。尤其是我的哪个大姑姑,我都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老和张丽娟往一起搅和。”

    “顾玥,你不能再这样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和你爸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人,你这样做,让你爸会很为难的。”

    老爷子说着,可能是情绪有点激动,他立马咳嗽了起来。

    这时,听到了老爷子的咳嗽声,他的两个女儿立马跑了进来。

    顾玥的大姑姑顾梅平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这女人穿的珠光宝气。她一进来就不高兴的说道:“养病那有不让吃东西的,简直就是瞎搞。”

    顾玥一听,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夏建一眼。夏建这时伸手过去,便号起了老爷子的脉。忽然之间,他的眉头便拧成了疙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