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被各个臣子压H/怎么能让女人水大

 “这……”费海平在岁星待了这么久,他很清楚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代表着什么。

    这是剑灵军啊!

    太阳系的三大王牌军队之一。

    先前费海平并不知道沐风的宫殿代表着什么,看到剑灵军跪在地上高呼副宗主,费海平感觉大脑有点宕机了。          

    被剑灵军高呼副宗主,这代表着什么?

    九剑宗的副宗主?

    猜到这个可能,费海平的呼吸不由变得急促了起来。

    他虽然知道沐风天赋绝伦,可实在无法将他和九剑宗副宗主联系到一起。

    要知道,单单九剑宗剑灵军的三位统领,就足够轻松毁灭掉地球,更遑论是高高在上的宗主级别。

    “最近有什么状况吗?”沐风看着跪在地上的青萝,随口问道。

    青萝立即说道:“华夏大陆一切正常,只是……”

    “只是什么?”沐风眉头一皱。

    青萝连忙说道:“现在辰星只有三块大陆,另外两块大陆分别归属紫炎宗和天水盟,因为华夏大陆这一块的玄晶矿藏最多,所以这几千年来,三块大陆经常会发生战争。”

    “战争……”沐风并不排斥战争,他很清楚,只要有人的地方,那就会有战争。

    青萝接着说道:“战争的规模并不大,仅仅局限在仙人以下,进入辰星之前,我们三方已经签订了协议,不干涉凡人界的冲突。”

    “那就好。”沐风点了点头,说道:“这段时间可能不太平,你们多加注意,宗主猜测,另外两大宗门很可能会找借口引发战争。”

    “是!”青萝正色道:“我们一定会保持警惕。”

    沐风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对目瞪口呆的费海平说道:“走吧,咱们先去见敏敏。”

    “好!”费海平收回震惊的眼神,面露惊喜之色。

    在他眼里,任何事发生在沐风身上都是正常的。

    毕竟,他亲眼目睹了沐风的崛起过程。

    沐风用神力包裹住费海平,很快到了华夏大陆的天海城。

    此时的天海城已经按照了最初的天海市进行了复原,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出区别。

    经手这项复原工程的人,全都是华夏顶尖的建筑专家。

    他们子子孙孙数千年,全都放在了华夏各大城市的修复上。

    看着眼前熟悉的天海城,费海平的眼泪顿时喷涌而出。

    如今的天海城,因为太昊门的关系,已经成为了华夏大陆的修仙中心,这里几乎云集了整个华夏的修仙天才。

    在天海城东侧,便是华夏大陆的圣地,昆山山脉。

    昆山山脉的外貌恢复的极为细致,包括周围的湖泊,也全都按照1:1的比例恢复。

    在昆山山脉的脚下,坐落着一座气势宏伟的宫殿。

    宫殿上方,写着三个笔若游龙的大字。

    太昊门!

    太昊门内,一名身披白纱霓裳的女子正在演武场传授仙法。

    在女子面前,盘膝坐着近千名弟子。

    这些弟子的修为全都达到了金丹境,正在盘膝冥想。

    女子看着眼前这些弟子,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

    “四师姐。”这时候,一名身穿紫袍的青年走了出来。

    女子回头看了青年一眼,皱眉道:“飞玄,你爷爷怎么说?”

    青年摇头叹道:“我爷爷无法插手,他说这是三大宗门定下的规矩,他要是出手,那就打破了三大宗门的规矩,会给地球招来灭顶之灾的。”

    “是吗?”女子的神色略微暗淡了一些。

    “四师姐,很多事不能强求。”青年走到女子身边,说道:“正是因为他们,才守住了我们华夏大陆。”

    女子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想到让他们挡在我们前面,我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

    “明日一战,他们又能活下来多少呢?”

    “是啊!”青年坐在了女子旁边,感叹道:“三千多年了,因为战争,我们已经损失了三百多万的年轻修士。”

    “他们在前线浴血厮杀,我们却只能干看着。”青年摇头说道:“这种滋味真的是不好受。”

    “你说,这场战争我们能避免吗?”女子望着青年,满怀期待之色。

    “你是说求和?”青年脸色一沉,眉头紧锁。

    他慢慢站起身,说道:“我们要是求和,那对得起牺牲的三百多万勇士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女子连忙站起身,说道:“我就是好奇,为什么我们三方不能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非要一次次用人命来填?”

    “我们三方打了这么多年,除了枉送人命之外,彼此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青年沉默了一会,说道:“除非我们把矿区让给他们,把西部城市割给他们,否则,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

    青年说完,他环顾着近千名金丹境修士,大声喝道:“你们惧怕战争吗?”

    “不怕!”近千名金丹境修士蓦然睁开双眸,齐声喝道。

    “好!我们太昊门的使命便是守住国门!谁想染指华夏大陆,我们便让他们付出代价!”青年大声喊道:“我们能给予你们的,便是最好的功法,最好的法器!”

    听到青年的话,女子轻叹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着实有些太幼稚了。

    “轰!”青年正在给在座的修士鼓劲时,一股犹如春风般的和煦气息降临在了演武场。

    紧接着,一道让人十分熟悉的声音响起:“三千多年没见,你们变化还真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青年和女子全身一颤,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一看到沐风和费海平,青年和女子的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特别是女子,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大脑瞬间空白。

    她的嘴唇微微翕动,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敏敏。”这时候,费海平迈出了一步,用激动的神色看着女子。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沐风的四弟子,费海平的独生女,费敏敏。

    经历过数千年的战争,费敏敏的性格早已大变,从原先无法无天无忧无虑的小魔女已然成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宗门长老。

    “爸?真的是你吗?”费敏敏真的怀疑自己认错了。

    这一万多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自己的父亲。

    而现在,已经去世了一万多年的父亲,竟然就这么站在她面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