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大战雨婷/乖跪下含着它别吐出来

 知道怕就好,越怕被周人惩处,他们越会团结在自己身边,听从自己的安排。

    老家奴有些担忧的说道:“老爷,您是不是说些什么?”          

    “呵呵,自然要说话,可这话,要等会说。”

    “等会?等什么?”

    “等帮手。”

    看白石肴不想说话,老家奴也明智的闭上了嘴巴,只是让护卫们围在身边,保护好自家老爷的安全。

    此时,秋知沙正率领上千人手赶来。

    自从叶天与白石肴打赌剿匪,明眼人都感受到了城中的风雨欲来,组建了工程民团的秋氏自然也不例外,秋伶俐早就精选出上千敢打敢拼的青壮,以备不时之需。

    秋伶俐带着五十多精锐抓人后,趁着她不在,秋知沙竟一股脑调集了所有青壮,各个手持棍棒,向着官衙杀奔而来。

    “大人,队伍最前面的是秋知沙,秋捕盗官。”

    听到这话,坐在马车里的都洪义猛然睁开眼睛。

    梨沙城中捕盗官都洪义街头遇刺,古月暗探,反周权贵,救国同盟都在猜测凶手,民间更是各种版本的故事满天飞。

    可谁都没想到,身中三枪,命在旦夕的都洪义没在军医院特护病房之内修养,而是全身官服整齐,腰间垮刀别枪的在马车之内等待着。

    看他满面红光,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没想到,这时候,秋知沙也跳出来了。”

    “要不属下去叫他……”

    “不,脚上的泡都是自己做出来的,秋知沙的命运终究如何,还要看他自己抉择,我们的计划,不能因为任何人出现改变。”

    看都洪义再度闭上双眼,属下也不敢多言,静静等待着秋知沙下达命令。

    “夏大人,您,您怎么来了?”原本稳坐钓鱼台的白石肴看到夏东尚竟然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再也装不了淡定了,一脸惊讶的问道。

    “叶天就要率领军队过来了,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一听这话,白石肴心里忍不住暗骂起来,叶天早就见过夏东尚,这段时间梨沙城内,公共安全部也全力扫清古月暗探。

    与叶天决战的时候,夏东尚好死不死的跳出来,这不是故意刺激叶天?

    叶天可是人尽皆知的昏君呀,逼急了他,什么事干不出来?

    “夏大人,此地有我在,绝不会让叶天有……”

    “就因为有你在,我才不放心,你在叶天手里吃过多少亏,自己心中没数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见到我,叶天难免失控,可我……等的就是叶天失控乱来。”

    夏东尚都舍得拿自己当诱饵了,自己有北安鸿儒的身份护身,还怕了叶天不成?

    心中给自己鼓了劲,白石肴强装镇定,等待着叶天的到来。

    在白石肴焦急的等待着,大周天子的龙旗终于出现了。

    无论如何不愿承认,可白石肴心中,早就怕了叶天。

    心虚的他下意识看了夏东尚一眼,发现夏东尚一脸淡定,才算暗松了一口气。

    白石肴心中紧张,打砸了县衙的百姓更紧张,特别是看到叶天身后那些紧握火铳的官兵,不少人已经双腿发软,都想跪在地上求饶了。

    双目在人群之中扫过,叶天冷冰冰的说道:“你们很恨朕?”

    白石肴下意识看向夏东尚,夏东尚摇了摇头,示意暂时观望。

    面对全民沉默,叶天继续说道:“朕知道,大周掌控梨沙城后,古月大军入侵,还放出了攻克梨沙城后屠城的狂言,你们觉得是我大周带来了兵灾,是我大周害了你们。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兵灾降临,最苦的,便是百姓。

    朕知道你们心中有怨言,不怕告诉你们,朕率军出城,说是剿匪,可更多的,是朕躲出去,让你们好好发泄一下心中不满。”

    说完叶天指着连匾额都被摘下来的官衙门口,继续说道:“如今官衙已经被你们砸了,心里的气发出来了吧,都回家吧。”

    一名骑兵纵马离去,东面街口的军队果然让开道路。

    这次,百姓们懵逼了,白石肴也一脸疑惑。

    “夏大人,叶天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就放人了?他不怕威信扫地么?”

    “该死的叶天,果然是个高手,我精心安排,竟被他如此轻易化解了!”夏东尚咬着牙说道。

    从制造城中动土惊扰亡魂的谣言开始,夏东尚所做的任何事,都只为一个目标,那便是让百姓心中积攒对大周的怒气。

    时间越久,积攒的怒气自然越盛,爆发之时对大周的杀伤力也就越大。

    在夏东尚原本的计划之中,是古月大军攻城之时,猝然发动,协助大军攻克城池。

    如今自己被大皇子逼迫,不得不提前发动计划,可在夏东尚心中,也没什么,无非失去了攻城之时的突然性。

    万万没想到,叶天竟然如此轻易便化解了自己所有的安排,回想起自己花费精力,动用所有力量布置的这些安排,在叶天面前竟变成了笑话,夏东尚的双拳不由紧握起来。

    看着沉默的百姓们一点反应都没有,沈若辰不耐烦的说道:“怎么,不愿意回家?还想继续砸?还是都想去吃牢饭?”

    一听这话,百姓们也不敢留在这里,连抢到的东西也乖乖放在地上,开始向着周军让开的东街口跑去。

    白石肴急忙问道:“大人,这,这怎么办呀!”

    到这个时候,白石肴这个老腐儒总算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该死,我明白了,难怪官衙里没有兵马守护,甚至连捕快官吏都没有一个,叶天是故意的!”

    原以为叶天不在梨沙城中,是他们发动的最佳时机,却不知道叶天早就料到了一起。

    周人不来梨沙城,北安依然要面对古月,道理如此,可能讲道理的百姓,那就不是百姓了。

    至于能不能守住梨沙城,面对古月大军从来不敢有抵抗之心,一直靠缴纳钱粮避祸的梨沙城百姓,连守卫梨沙城的勇气都没有,自然不会有守城的念头,也便对一直要死守梨沙城的大周产生怨恨,觉得是周人连累了他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