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轻点都日出水来了_小黄文1000字

    “秦始皇陵?”

    李轩略觉讶异的往北面方向看了过去,他从没想到,大司命会将此物藏于此处。

    这个地方,就稍微有些麻烦了。

    “此处比较敏感。”李乐兴背负着手,微微笑道:“不过只需你暂时不进入皇陵深处,问题应该不大。”        

    李轩则稍作凝思:“问题是不大,可还是得做一些准备,稍后高祖大人可随我去普陀山走一趟。”

    “普陀山?”

    李乐兴不禁眉毛微扬,他想普陀山可是那位菩萨的道场。

    “李轩你确定?你与佛门可是死敌。”

    “只要利益一致,死敌也可化为朋友。。”

    李轩的唇角微扬:“我听说过一句话,一个人欲成大事,就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从来不反对佛门,只反对佛门蛊惑信徒,控制思想,从信徒身上收刮钱财,榨取利益。

    可如观世音,普贤,乃至地藏这等灵应有信之神,只要他们不站出来阻我之道,那于我于朝廷何损?得换个思想,这个世界这么大,中土帝君何必内卷?”

    “内卷?”李乐兴不解的询问。

    “就是内部竞争的意思,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争夺有限的资源。”

    李轩指着东面:“如果我以那片南赡部洲为筹码,你说那位菩萨会不会应允?”

    南赡部洲即是身毒之土,释迦牟尼降生的世界。

    身毒人认为他们居住的地方,才是世界的中心。

    李乐兴不由凝着眼,陷入深思:“昔日老子东出函谷,化胡为佛,于是佛门在身毒鼎盛一时。那个时候,中原之地可没有什么观世音,文殊,普贤。

    身毒之地地域广大人口众多,那边虽然都是蛮夷之类,可提供的香火愿力并无半点不同,且据说他们更为虔诚。常理来说,换成我是观世音,也更喜欢身毒这地方。”

    “这就是出口不成转内销了。”

    李轩笑了笑:“中土之外,可不仅仅是一个身毒,整个凡界的面积应该是所有太虚天境的五十倍,能够供养的人口则高达六七百亿。如果佛门愿意为我所用,那么我甚至可支持他们征伐诸天万界。”

    这个世界的粮产量是地球的四倍,土地面积则是三倍,所以哪怕按最保守估算,供养六百亿人绰绰有余。

    且据说那太虚之外,还有无数如凡界这样的世界,只是距离较远,环境严苛而已。

    可以修士的大神通,未必就不能将之改造。

    就比如那荧惑星,未来未必就不会成为人类繁衍,神佛昌盛之土。

    后方不远处的绿绮罗闻言,却不禁皱了皱眉。

    观音,文殊,普贤——这都是曾经的圣人弟子。

    虽然这几位都已叛教而出,可与那位圣人之间的关系,却很难言说。

    李轩之举,可谓是资敌。

    可当她张口,却又说不出反对的话出来。

    关于此事,李轩已经与她讨论过了,可绿绮罗拿不出站得住脚的理由。

    且将这几位圣人弟子的精力牵扯在身毒外域,未尝不好。

    李乐兴听了之后,却有不同感观,心想这才是天帝该有的气魄。

    这天地广大,何必盯着中土这一亩三分地,自残内斗?

    直到这刻,他才认为李轩,确有真正登临皇天帝位的可能。

    “我不确定能不能行,不过可以一试。”

    李乐兴的目光闪动,认真为李轩谋划:“换成燃灯,弥勒与大日,多半不会与你联手,可似那观世音,文殊,普贤,地藏等人,传说为中土道门的圣人弟子,久远以前就是所谓的大罗金仙,也即圣天巅峰,相当于佛门的佛之果业。

    如今这四位在中土虽然信仰大昌,得百姓信奉,可在佛门内部,却备受排挤,至今都是菩萨果。”

    “那就试一试。”李轩笑了起来:“我们先去看看这位菩萨的态度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他望见远处海面之上,普济天妃正足踩荷花,朝着他颔首一礼。

    李轩也微微一笑,同样一礼回敬。

    就在他抬起头的时候,普济天妃的身影散化无形。

    不过这时候,整个海域的战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

    自鲲鹏吞海大帝真灵被斩灭,那残余的五百万深海大军就全数溃散了。

    它们本就士气大衰,在失去鲲鹏控御之后,本能的掉头逃窜。

    李轩麾下大军也无力追击,只因这海底之下,正在发生着一场血腥的饕餮盛宴。

    那些南海与扶桑的海妖,都在争先恐后的啃食着敌人的尸体。龙宫辖下的兵马也参与其中,他们的吃相只是稍微好看一点。

    李轩对此也无可奈何,这些海底大妖没有辟谷一说。

    它们在海底,本就是以血肉为食。

    问题是海底虽然资源丰富,可他们要给一支集中于二百里方圆之地,规模上千万的海底大军提供足够的肉食,是非常困难的。

    李轩之前都是以东海龙宫储藏的肉食,还有中土调集过来的猪羊,杂合玉米,土豆与红薯这些东西,来供养这一千三百万大军。

    可其实此举是压抑海底大妖嗜血的天性,时间久了还是会引发不满。

    李轩更关心的,是另外两具鲲鹏分身。

    让他满意的是,这两具鲲鹏尸体,已经漂浮在了水面上。

    美中不足的是,左边那具鲲鹏的胸骨已经整个塌陷了进去。

    李轩一看,就知道是江含韵与敖疏影的杰作。

    不过问题不大,整条脊椎骨还是完好的。

    那破损的胸骨完全可以用高强度的合金来支撑,只是日后的造价会高点,不如完整的极天鲲鹏骨坚固。

    而在勾陈帝君缴纳赎金之前,这算是他在此战中的最大收获。

    此时日照大神统御着诸多扶桑神族,来到了李轩的眼前。

    他们对李轩的态度,就远比普济天妃恭敬。

    自扶桑三贵神以下,几乎所有神祗都跪伏于地。

    而日照大神也同样执礼甚恭:“恭喜陛下,从今往后,从两江到五湖,从五湖到四海,从四海到大洋,整个水域都是陛下您的疆土,吾扶桑愿您对天地大洋的统治万世不易。”

    李轩听了之后,却摇头失笑。

    他如今能够统治的海域,也不过是中土附近的万里海疆而已。在此之外,还有几十倍的海洋疆土。

    不过在秦皇元封之内,他在海域当中确实已没了对手。

    此时普济天妃已经臣服,鲲鹏吞海大帝真灵重创,伤愈之前实力至少折损三成,都不足以与他争锋。

    “承日照大神吉言了。”

    李轩对于这些扶桑神袛,还是高高在上,不冷不热的态度,他指了指海下:“这些妖兽骨骼,还有鲲鹏大帝携带的军资,你们可以带走一成。此外,你们扶桑三贵神已经完成了对我的义务。百年之内,我不会再调用你们的力量。”

    此时那些俯拜在李轩面前的扶桑神明都是喜不自禁,再次顿首为礼。

    那些深海大妖骨骼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用途广泛。

    鲲鹏大帝率大军北犯,除了携带粮食之外,更是带来了大量灵石等等,大洋与南海一切可用于弥补妖兽元气之物都被他裹挟于军中。

    而这笔收益,至少高达两万万。

    之前李轩虽然从扶桑抢掠搜刮了数十万万的巨资,可那都是高天原所有,是扶桑大帝与三贵神的私财。

    不似现在,可由他们扶桑诸神瓜分。

    天照的眼神则有些复杂,她知道这些扶桑的神袛,正在被这位中土的天帝折服。

    如果说一年之前,他们降服的时候,还有被迫不甘愿的成分。

    可如今李轩降服了普济天妃,击败了勾陈,鲲鹏,却让他们感受到了无可抗拒的力量。

    而扶桑神袛,敬畏于力量。

    他们不会去想,这仅仅只是勾陈大帝与鲲鹏吞海大帝的一部分力量,只会将‘玄黄大帝’驾驭一千三百万海族,斩杀两大帝君真灵的一幕,深深刻印于心灵深处。

    而无论是勾陈,还是鲲鹏,都是足以与扶桑大帝并驾齐驱的帝君。

    且哪怕扶桑大帝,不也在玄黄大帝的兵锋前被迫屈服,签订城下之盟?

    尤其那十万天兵甲士,在海底正面压制那二百万精锐海妖冲击的一幕,足以震慑整片大洋。

    这位中原天帝的伟力,已经毋庸置疑。

    天照心中微叹,然后学着中原的礼仪微一俯身:“当初我等与陛下的协约,虽然是百年出手一次。不过我们姐弟三人,都愿为陛下的霸业尽一分绵薄之力。只需陛下有招,扶桑随时都可尽起大军,为陛下征战。”

    李轩诧异的扬了眉,看了这天照,月读与须佐之男一眼。

    他发现便连须佐之男,对此也无任何异议。

    这位低眉敛目,再没有任何桀骜不驯之态。

    唯独天照大神偶尔看他的目光,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炽热。

    “如此甚好。”

    李轩赞许的点了点头,心想这才算上道:“你们也代我转告扶桑大帝,如今天庭已经重建。他是三代天庭的男仙之首,昊天的左膀右臂,朕也希望能仰赖其力。愿以天庭太师之位,对他虚席以待——”

    他正说到这里,江含韵忽然飞身而至。

    也不知是否巧合,她立足之地刚好阻断了日照女神那灸热,贪恋的目光。

    不过江含韵本身对此毫无所觉,她眼神好奇的看着眼前:“你们在说什么?”

    天照大神只能无奈的收回视线,转而把目光转向了江含韵。

    心想这个幸运的女人,就是玄黄大帝的正妻,未来的王母,也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障碍。

    天照大神随后又眼眉微敛:“我会将陛下之言,转告祖父大人。”

    她知道扶桑大帝同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随着这位帝君各方面的力量与日俱增,他迟早会动心的。

    她那祖父虽有野心,可这位在外域倍受排挤,其志一直不得伸展。

    投靠四代天庭,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

    南海之战后不到三个时辰,大司命就已知道了南海之战的结果。

    此时她正于金阙北宫之内修行,在闻讯之后,她那失控的法体当即将身下的一个聚元阵撕成粉碎。

    大司命很想说勾陈与鲲鹏这两大帝君简直无能之至,可当她想到自家也被李轩逼到困守一隅的地步,也就不发一辞。

    她花了足足一刻时间,平复自己糟糕的心绪,然后就定定的坐在自己的殿宇里面,望着远方的云空发呆。

    南海战后,水疆之内再没有任何力量能牵制李轩了。

    那家伙可以打造更多的战舰,更多的战甲,更多的火枪。

    他的力量,也会变得更加的强大。

    按照南海佛门给她传来的情报,李轩竟然能在慈悲岛,正面对抗勾陈大帝的降世真灵。

    几个月前她趁着李轩新书发行与科举改革,极力动摇李轩在儒门中的地位,可结果文庙的风波,反倒使李轩得此契机,彻底统合了儒门。

    在这凡界当中,她还有能什么方法阻止李轩?

    大司命穷思苦想,却想不到任何破局之策。

    除非是打破始皇元封,引动诸位帝君之力进入凡界——可这岂非是本末倒置?

    始皇元封破损,也就等于父皇对身后之事的一切安排,都付诸流水

    就在这个时候,紫微宫主问是非匆匆走入了进来。

    他的脸色忧心忡忡:“殿下,昨日汉中一代,有两名大天位境界的修士,入凡界,被赶至汉中的玄尘子联手青龙居士斩杀。”

    汉中一地,之前勉强算是金阙北宫辖下之地,是他们为数不多,能够加以影响管束的地域。

    大司命蹙了蹙眉,眼神冷冽的看了过去:“是非你是想说什么?”

    问是非不由苦笑:“宫主,始皇元封已千疮百孔,再不能撕裂下去了,否则大事不妙。”

    大司命这一次,却是陷入了沉默。

    换在往日,她会坚信自己能在始皇元封破碎之前,将李轩这个祸患解决。

    可是现在,大司命已经逐渐失去了信心。

    “再等一等。”

    大司命深呼了一口气,把目光转向了西安城方向。

    “我们还有机会,现在得比谁更有耐心。在始皇元封破碎之前,李轩一定会将虞见深这个隐患解决。而在此处,我与南极长生大帝,还有佛门会给他一个惊喜。”

    她不惜与虎谋皮,才与那几位合谋布局安排的陷阱,就只等李轩撞入进来。

    不试一试,大司命终究还是心有不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