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多攻百合文受被做哭/b里塞珍珠奶茶的珍珠

  身侧不远的狮首蜈身怪物眼见得陆小天竟然敢临战之下往后退,直接一口青灰色烟雾向陆小天直接吐了过来。

    四周能克制重力奥义的淡黄色光晕在这青灰色烟雾之下开始冰消瓦解,只是换作其他桦焰,原本应该速度陡然间减慢下来的环境中,陆小天却是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直接从这青灰色烟雾中滑出。凌到头还一脚踢在那狮首蜈蚣怪物的身侧,在其丈许长的身体直接踢得抛飞而出。

    “有意思,没想到这些傀儡一般中的桦焰里面竟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家伙。”此时一个傀儡战俑看到陆小天行径,眼中露出极为感兴趣的神色。

    “那家伙似乎是上次逃走的桦焰。”地缝之中,一处看上去与石壁无异的位置,实际上是极为高明的禁制之后,星束殿主也显然看到了陆小天的举动。        

    陆小天陡然间感应到自己被什么人窥视了一般,心中略微一惊,整个地裂之中能让他有这种被窥视感,却又无法第一时间被发现的存在显然不用多去猜测对方的身份了。秦岭大帝与星束殿主两个竟然就隐匿于附近的禁制之中,近距离观看眼前爆发的冲突,对方必有深意,陆小天自认为给他一定的时间,未必不能找出秦岭大帝与星束殿主的位置所在,只是眼下找出对方的位置,甚至是在此地多留片刻都是一种莫大的凶险。

    这种情况下陆小天自然不会去多此一举,只是陆小天终究还是低估了星束殿主与秦岭大帝两个老怪,对方竟然一眼便看出了他便是当初逃走的那只桦焰。

    此时在傀儡战俑与星卫的带领下,对方的大阵已经开始闭合,陆小天反应够快,此时已经避让到了对方所合大阵的区域之外。虽然有几名玉玄仙军,亦或是云沙俑战士过来阻路,自然无法挡住陆小天后退的脚步,此时为了尽快脱身的情况下,陆小天轻易便将其击退了,只要能穿插到队伍后面,哪怕桦焰与那些狮首蜈蚣怪物死伤惨重,他也还是能脱身的。

    此时一个天仙级的云沙俑战士横空一枪向陆小天打来。

    陆小天嘴巴一张,一口青灰色烟气吐出,正是方才那狮首蜈蚣吐向陆小天的,却是被陆小天收纳起来,化归己用,这天仙级的云沙俑实力也算是极其不错了,只是此时猝不及防下,却是被青灰色烟气喷了个正着,对行动作为之一滞。陆小天趁机从其身侧一晃而过,一拳击在对方胸口,这天仙级的云沙俑顿时如同破败的沙袋一般倒飞而出。

    “果然不是桦焰。”秦岭大帝看得一笑,丝毫没有因为那天仙级云沙俑的死伤而有任何生气的感觉。

    “因何有如此判断?若是将那地焰晶核完全融入体内,对方也必然不断被同化,最终也就变成一尊桦焰了,而且取出地焰晶核,便是咱们两个联手,取出地焰晶核也是伤了其中不少,再想融入到体内,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将地焰晶核完全融入体内,对方难道真想变成桦焰不成?”星束殿主虽然觉得陆小天这桦焰的举动极其诡异,大异于寻常的桦焰,却也并不觉得对方就可能是其他东西所扮了。其外观,还有强悍的肉身根本不是能轻易扮得出来的。

    “是不是抓过来看一看不就知道了。”秦岭大帝附身的傀儡双手插腰。

    轰,一道巨大的轰鸣声适时响起,秦岭大帝与星束殿主两个齐齐神色一凛,轰隆一声,已经合上的阵法壁障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这是有金仙级的存在撼动了阵法的根基。

    陆小天此时也是暗叫一声倒霉,眼见得刚冲出那阵法的笼罩范围,便准备及时撤走,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强横的存在,对方依旧是狮首蜈身,身下两排尖利的长足在虚空中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摆动。

    对方只是前足轻轻一探,便已经如同利刃一般刺出,虚空中顿时出现一个空洞的小点。

    嗡,整个阵法形成的壁障再次受到冲击,当这金仙级的狮首蜈身怪物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虚空中一道银灰色的傀儡出现,对方只是遥遥击出一拳,硕大的拳影与狮首蜈身怪物的攻击相撞,顿时轰地一声,那种法则崩坏的情形再现,这狮首蜈身的怪物显然低估了秦岭大帝所附身的这具傀儡的实力,满怀信心而来,可在秦岭大帝傀儡这一拳之下,却是被击向往后倒退十数里之远。

    秦岭大帝得势不饮人,提腿虚空一跨,如风自虚空中掠过,丝毫没有受到四周法则之力崩乱的影响。一步跨过虚空,便抵达了狮首蜈身怪物近前,未待这怪物反应过来,几道拳影接连砸下,狮首蜈身怪物身体接连倒飞,撞击在石壁之上。

    陆小天见状心道不妙,连忙抽身而退。只是还没等他退多远,一道人影一晃,已经拦截在他的面前,“小友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

    “我对仙军没有恶意,之所以来此,也不过是受那些桦焰裹胁,并非我本人所愿,前辈大人大量,便放我离开吧。”

    陆小天咯噔一声,不过此时也没有太过慌张,毕竟算起来他与秦岭大帝还是有些交情的,相信与秦岭大帝拉些关系,逃过一难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眼下倒是未必没有一线机会。毕竟自己与其他桦焰终究是有些不同的,如果对方愿意,甚至双方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也未偿不可。毕竟无论是秦岭大帝,还是星束殿主,此时最想做的只是离开此地而已。

    “打杀了几名仙军战士,放你离开,有这么好的事情吗?”星束殿主冷哼一声。

    此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陆小天循声看去,只见秦岭大帝附身的银灰色傀儡已经彪悍地直接将那狮首蜈身的脑袋给直接拧了下来。

    星束殿主眼神扫去,亦是面色一紧,星束殿主虽是自命不凡,却也知道自己比起眼前这银灰色傀儡是要差一些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