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美妇雪屁/失禁尿湿白丝袜

  “玛德,真是衰…”看到这些‘大妖’、‘古兽’联袂扑过来,叶修咬了咬牙,心里也是郁闷无比。

    什么狗屎运?        

    出师未捷,找谁说理去。

    自己挑了个最远、最偏僻的‘青铜’古文字门,却不想,只差咫尺之遥的时候还是被人盯上了,脸上的煞气一闪而逝,深深的望了那头天螭虎一眼,也不敢迟疑,赶紧对着太古凶蚊传音,道:“蚊老哥,将这些妖畜,全部引过来。”

    迷你版的《地书》,在他手中呈现出来。

    暗中攥着!

    他要将这些‘妖畜’一网打尽,否则,就算转身就逃,也未必能跑过那些妖畜。

    更何况,太古凶蚊还在后面,自己也不能扔下它不管。

    想到《地书》交给自己的保命底牌,还没有进到荒古之中,就要用掉了,他也是一阵肉疼不已。

    可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谁让那些金仙、半圣境的大妖跟古兽,速度快的让他猝不及防呢,压根没有可比性。

    尽管他离‘文字’门只有几百米远,可对方的速度,胜过他千倍都不止,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够轻易追上他,这也是他不得不让太古凶蚊出手,去拦住天螭虎的原因。

    太古凶蚊‘嗯’了一声,没有迟疑,转身就向叶修遁了过去,其速度,比起那头天螭虎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尽管不知道,叶修还有什么手段,可它心里很清楚,当务之急是守在叶修的身旁,才能保护好这个少主,看到太古凶蚊想逃走,天螭虎‘吼’、‘吼’、‘吼’的怪笑起来,那张虎脸上,满是戏谑的,道:“现在才想跑?太晚了。”

    “劈仙斩!”天螭虎爆吼一声。

    手中的石刀,轰然斩下。

    “嗡”的一声爆发出滔天的煞气,直追太古凶蚊的身影,席卷之下,近百只凶蚊的分身瞬间被绞成粉碎。

    天螭虎见状,脸上也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直接挑衅,道:“我呸,什么狗屁的鸿蒙古兽,也不过如此,在本座面前连头也不敢回?”

    “没有它们,我可以杀你一万次。”一只小蚊妖,陡然停了下来,望着冲在最前面的天螭虎,不惧死亡的冷声,道:“天螭虎一族么,我记住了,只要混沌不灭,你就等着,我老大鸿蒙龟带着一众古兽,踏平你的族地,杀光你的族人吧。”

    踏平族地。

    还…要杀光族人?

    天螭虎愣住了,笑声也是戛然而止,眼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惧意,现在才后悔,看到古文字门的时候,有点得意忘形了。

    甚至忘记,混沌中的那些鸿蒙古兽不是它能招惹的,天螭虎族,在西贺,充其量只能算是二流的种族而已。

    看到它的速度慢下来。

    苦无暗骂了一句‘废物’后,淡淡的,道:“你怕什么,鸿蒙龟,它敢来西贺撒野么,天大的事,都有我灵山顶着,不要说它,即便是人族的李皇,敢踏入西贺牛州,都要问他有没有能耐逃回去。”

    听到苦无的帮腔。

    天螭虎也反应过来,是啊,自己的‘螭虎’一族,又不是在混沌之中,而是扎根于西贺牛州,就算那头鸿蒙龟再强有何用?敢来么,真当灵山的佛圣跟拿着兽尊,是吃素的么?

    “大言不惭,本座等着那只老乌龟,看它有什么能耐屠我螭虎族,哼,别说你们混沌界的这些跳梁小丑,即便是人族,本座宰了那么多,也想看看那位牛犇的人皇能奈我何?”天螭虎放声大笑,不再顾虑,祭起石刀就猛扑了过去。

    “收拾你,还需要陛下么?”

    一个沙哑的声音,陡然响起:“暗夜之剑。”

    “小心。”苦涩脸色骤变,刚提醒完,就看到‘影王’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天螭虎身旁。

    同样是用剑,可跟李二等人不同,她的剑斩出去,就像是黑夜一般,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的动静。

    还没等天螭虎反应过来,偌大的虎躯,直接就被斩成了两半截,眼睛瞪着,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好歹也是金仙境的大妖,盯上了一个没人沾染的文字门,本来已经是妥妥可以进入荒古了。

    却不想,还没跨进去,就死在了这里。

    “不用鸿蒙前辈出手,你们螭虎一族的命,本王记下了。”影王面无表情的道。

    天螭虎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只剩下眼中的懊悔、祈求,在慢慢的消散。

    “圣唐影王?”苦无攥着一串佛珠,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看到她挡住了去路,原本还气势汹汹的众妖兽,也纷纷停了下来,忌惮无比的望着她。

    尽管这位圣唐的仙王,只是半圣境后期,跟苦无的实力差不多,绝对扛不住几千头妖畜的联手。

    可没人会这么想!

    一般的仙王,就算是教祖境,它们也敢一拥而上的将对方撕碎,可碰到这位极善隐藏的仙王,那种战术就彻底没用了。

    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隐藏到哪里,又会出手宰了谁?

    这才是‘杀手’的恐怖之处。

    完全不能用实力来揣度,她的破坏力,远远的超过了实力。

    “苦无,现在怎么办?”远古鳄祖一脸暴躁的道。

    “圣唐的影王,这一身藏匿之术,果真是名不虚传啊!”苦无双手合十,没有理会远古鳄祖,而是平静的看向影王,淡淡的,道:“只不过,仅凭你一个,真能拦住我们所有人?”

    “……”

    影王沉默了,紧紧的皱起眉头。

    在‘文字’门前。

    似乎忘记了她的初衷,不是帮人族夺字,只是保护叶修而已,在她看来,几千头大妖、古兽,外加近百个灵山的佛陀,别说自己只是半圣境,即便是教祖来了,恐怕也挡不住。

    看到她迟疑,苦无刚想开口,就被不远处的叶修,冷冷的打断,道:“影王,你拦所有人做什么?”

    所有人一怔,就听见叶修不怀好意的,道:“妖畜太多,拦不下就算了,灵山的秃驴才几个?只要盯着他们杀就可以了。”

    只盯灵山?

    所有的妖畜都意动起来。

    而苦无,却是脸色大变,似乎没想到,一个渡劫期的蝼蚁,竟然能想出这么阴损的法子。

    还没等他想出对策,就听见叶修继续笑呵呵的,道:“当然了,灵山的这些秃驴,好歹也算是半个人族,针对他们不恰当,触怒了佛圣也不好交代嘛。”

    触怒佛圣?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影王皱着眉头,没有吭声,狐疑的望着叶修,倒是迟迟没有对策的苦无,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想点头附和几句,就看到叶修‘啧’、‘啧’了几声戏谑,道:“我们人族,向来讲究和气生财,杀太多,还会影响天和,不如藏起来,只宰冲得最快的前十人,不就好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