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中侵犯小说系列_乖把这串珠子都吃了

 贾子兴突然变脸了!

    似乎和他刚刚所收到的消息有关?

    听到贾子兴的命令,包厢门顿时打开了,数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全部冲了进来!

    他们手中的枪指着林然,扳机都已经压下了一半,处于了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田溪琛的俏脸陡然一寒,浑身的气场登时就散发了开来,跨了一步,挡在林然的身前:“我看,谁敢?”

    “田处长不要激动,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贾子兴的目光在田溪琛的流畅曲线上不着痕迹地扫了扫,笑了笑,“我刚刚接到消息,说林然老师和国外势力有联系,极有可能是潜伏在大夏的间谍,所以,请林老师配合我们的调查。”

    田溪琛的声音加重了几分:“林然绝对不可能是间谍!哪怕这里的所有人都是间谍,他都不会是!”

    一个孤勇无前的铁血战士,会是间谍?

    在田溪琛的眼中,这宁海军区给林然扣的帽子,也太可笑了一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贾子兴嘲讽地笑了笑:“田处长,你对身边这个男人也太自信了吧?难道说,你们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

    田溪琛的神情依旧冷冷:“这关乎于国家立场,还扯不到我与林然之间的关系上!林然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呵呵,田处长,林然老师是什么样的人,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证据说了算,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贾子兴也站了起来。

    林然却没有动,坐在原位,他微微一笑:“看来,贾大队长的准备还真的很充分,我们在这边吃饭,你的手下们一直在隔壁包间里擦着枪……他们可就等着你一声令下呢。”

    贾子兴的面色微微一变。

    的确,刚刚所收到的信息只是个随便找的借口而已,从林然一只脚踏进宁海军区的大门起,贾子兴便已经准备对他动手了!

    可是,此刻的林然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隔壁包厢埋伏了人手?

    难道,对方的精神力如此强大?连这种细节都能感知到?

    这绝对不可能!

    “贾队长。”田溪琛的声音冷冷,针锋相对地看着贾子兴,说道:“你的这个举动,是你的意思,还是赵锐锋元帅的意思?”

    “显然不是元帅的意思,但是,抓这种级别的间谍,还不需要惊动锐锋元帅。”贾子兴嘲讽地冷笑道,“怎么,漂亮的田处长还准备对我追责吗?”

    说到这儿,他陡然加重了语气,猛然一拍桌子!

    “今天这事情,你田大处长管不了!就算是星月元帅来了,也管不了!”

    这拍桌子的动作就像是号令一样,下一秒,好几个枪口便直接顶在了林然的脑袋上!

    “你们干什么,给我把枪放下!”田溪琛看到林然被这么多枪指着,顿时血冲脑门!

    在几十个小时之前,林然还在北境救下了贾子兴手下的那么多战士!现在,反而要被他指着脑门!

    天地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已经不止是恩将仇报了!

    田溪琛实在忍不住了,周身源力暴涌,直接伸出手来,就要拍向贾子兴!

    唰!

    贾子兴竟是直接从桌子下面摸出了一把刀,瞬间将之拔出了刀鞘!

    他长刀一挥,便挡住了田溪琛的手掌!

    请人吃饭,宴请宾客的桌子下面,竟然还藏着刀!

    “田处长,这里是宁海军区,你对我这么一个上校军官动手,不合适吧?”贾子兴看了看自己那闪着寒芒的战刀,淡淡地说道:“这把刀陪了我很多年,见过很多敌人的血,然而,我不想看到,这把刀搭在田处长的脖颈上……”

    “溪琛。”这时候,林然开口了,“我跟他们去,你别动手了,以免给贾大队长把柄。”

    他的声音仍旧平静,不见丝毫慌乱。

    其实,林然绝对可以直接打出去,以他短暂的S级实力,这些枪是奈何他不得的,哪怕是贾子兴手里的那把战刀,也不可能伤害到他分毫。

    但是,这次的事情蹊跷之处着实太多,甚至涉及到了宁海军区和军部的角力,事情根本没那么简单!

    林然并不知道,这个贾子兴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同样,他也不清楚,宁海军区那半年前所提交的两校联合训练的建议,是出自何人之手。

    但是,此刻,林然能够感觉到,这一切的悬念都在慢慢地揭开!

    “林然……”田溪琛的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但是,她的眼眸中仍旧盛满了担忧:“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林然老师,你这是最聪明的做法,不然的话,真的会引起大规模冲突的。”贾子兴面带微笑地说道。

    他并没有说这大规模冲突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林然和田溪琛都能听明白!

    “哦?事情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林然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对着那些用枪指着自己的特种兵说道:“如果要对我审问的话,希望你们能温柔一点。”

    “少说废话,把他给我带走!”贾子兴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说话间,他对自己的手下示意了一下。

    于是,一名特种兵走了上来,给林然戴上了沉重的手铐和脚镣!

    随着那咔嚓一声响,林然的双脚被锁住了!

    田溪琛看着此景,瞳孔瞬间凝缩!

    这一刻,她忽然心酸地不得了!

    “这是我们所能找到的强度最高的合金了,不要试图挣脱,因为没用的,因为,A级也不可能挣脱得开。”贾子兴顺势在林然的后背上推了一把:“待会儿,给我好好交代!若胆敢有任何隐瞒,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然却根本没有任何介意,扭头对田溪琛说道:“虽然他们应该不会太为难你,但你也要多加小心,知道吗?”

    “嗯。”田溪琛重重地点了点头。

    看到林然即将深陷危险却还记得叮嘱自己,小田中校的心情复杂无比,既感动,又担忧,但更多的,还是决心。

    …………

    以往呆在上官星月的身边,田溪琛几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刁难,但是,现在,她必须要想办法来解开这个难题了!

    在林然被推离包间之后,田溪琛立刻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贾子兴好整以暇地看着此景,面带嘲讽的微笑,并没有做出任何阻拦的举动。

    然而,田溪琛取出自己的手机之后,却发现,没有任何的信号!

    事实上,田溪琛和军部一直是有专用通讯频道的,可是,那个专属频道,也处于被屏蔽的状态!

    贾子兴微笑着坐下来,喝了一杯酒,才说道:“从我收到那个信息时候,这附周围五百米就已经开启了信号屏蔽,当然,我也知道,田处长和军部一定有着专属通讯方式的,可是……别忘了,我们是同行。”

    “你是军部,我是宁海军区,对于你们的想法,我太清楚了!”贾子兴的脸上有着些许得意,“我能当这个特侦大队的大队长,靠的可不止是武力,还有这儿。”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贾队长,你们的准备还真充分!”田溪琛的红唇已经被咬出了血,“这件事情,必须有人为之承担责任!”

    …………

    首都,陆军总部,总参谋室。

    一场讨论正在进行着。

    “已经过去三天了,授奖仪式不能再拖了。”一名上将满脸凝重地说道,“不能让英雄的热血变凉。”

    “是的,上官元帅在离开之前,还特地强调了这件事情。”

    “上一次,林然击落了五架海德尔的秃鹫战机,救下了半个北野,现在又救下了那么多学生和战士,按照授奖标准,该授予林然什么奖?”上将问道。

    他是大夏陆军总参谋长,董连鹏。

    在上官星月麾下的总参谋室,林然的存在已经不是秘密了。

    “唯有最高荣誉奖章……才能配得上他的战功。”一名参谋说道。

    最高荣誉奖章!

    听了这句话,会议室里的几人皆是神情一震!

    因为,这个奖章,已经有两年空缺了!

    必须立下超级战功,军部才会授予这样的奖章!

    而林然除却董连鹏参谋长所说的两件事之外,还让海德尔著名的S级巴里莫殒命!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怕单拎出来,都够资格获得这个奖章了!

    更何况,这些战功,全部出自一人之手!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佩戴这个奖章了。”董连鹏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把我们的讨论结果向元帅请示一下,毕竟,每次授予这种规格的嘉奖,都需要她亲自批示并签字。”

    这参谋立刻去联系上官星月了。

    然而,后者只回复了一条消息,内容不过是简单的几个字——

    签批文件已拟好,在我办公桌上,你们直接盖章便是。

    原来,上官星月早就预料到总参谋室会讨论通过这个奖!

    她在离开之前,就已经把相关的文件签署好了!等讨论通过,直接就可以拿去用了!

    “元帅的思虑真是周密,每一次的最高荣誉奖章,都是激动人心的,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血都要沸腾了。”这个参谋说完,话锋一转:“对了,参谋长,田溪琛处长在一个小时之前已经发来了消息,说她和林然准备进入宁海军区寻找真相,现在他们应该已经身在宁海军区里了。”

    董连鹏起身,眼睛里面带着清晰的佩服与肃穆之意,他望着窗外的夜色,轻声说道:

    “那就让整个宁海军区,向他敬礼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