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比较大的现代小说/和女邻居发生一次关系

  赵英奎不耐烦道:“正是正是,你速速动手便是。”

    凌断空忽然将黑刀一转,对准赵英奎:“如此说来,我可不能动手了。”        

    赵英奎愕然:“啊?”

    凌断空道:“身份不明,男女不详,那么我,也有可能就是那位不死人,若是我杀死了这三位姑娘,没能找到不死人的话,你难道会放过我?”

    赵英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凌师弟你不会是不死人的,以前练习时候,我亲眼见你受过伤的,也没有迅速愈合。”

    凌断空道:“既然如此,何必杀人,只要切割一条伤口出来检验便是了。”

    赵英奎不言语了,这话叫他没法回答。

    只切割伤口看其是否愈合,能否检验不死人呢?

    不能呗……

    毕竟只是知道不死人的存在,至于对方具体怎么不死,那谁也没见过。

    所以赵英奎那话只是在敷衍凌断空而已,他是不会放过凌断空的,也不会将他推荐给辉顶天尊。

    不为别的,凌断空天赋惊人,之前在冥府天尊座下的时候,就极得他的重视。

    若是举荐给了辉顶天尊,还不是早晚要骑到他赵英奎的头上去?

    他可不爽这个,还在冥府天尊座下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爽凌断空了,如今有机会宰了他,他赵英奎会手下留情?笑话!

    “哼,看来赵师兄一直没想放过我,是也不是?”

    凌断空冷笑,将黑刀举起,平指赵英奎的鼻子。

    赵英奎表情略微僵硬片刻便狰狞道:“哼,你知道便好!老子我从来没打算放过你,若是你肯乖乖听话那还罢了,如今你既然不肯,那我便亲自出手。”

    凌断空面色凝重:“出手?击杀我吗?来来来,你且来试试看,之前你想哄骗我击杀伊耆师姐,又想哄骗我过去你那边,无非就是惧怕师尊给我的宝物,是也不是?”

    “这……”赵英奎哑口无言。

    是的,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攻击凌断空,确实就是忌惮他身上携带的宝物。

    冥府天尊对于凌断空异常重视,不但不叫人拿百花瑞改造他,而且还传授他最为适合的神通武技,更是将不少重宝都直接塞给了他。

    其中天尊重宝不用说,就算是难得的本真宝物,也舍得给出。

    所以凌断空如今身怀多少宝物,又具体有什么功效,这根本没人知道。

    千万不要小看一件重宝的威能,一旦施展开来,那是能够逆转乾坤,越级击杀强者的。

    就比如王欢,他能够不记生死的多次以弱胜强靠的是啥?

    一是鸿蒙混沌体的回复能力,二是屠魂刀的可怕威能,三是破劫剑保护骨骼,叫他即便浑身破碎也不至于灵魂沉眠。

    说到底,也是靠本真宝物才能够屡屡实现越级击杀的。

    这,就是本真宝物可怕的威能了。

    “小的们,给我上,宰了这厮,你们都算有功!”

    赵英奎不想和凌断空多说,手一摆,开始催促怪物们上前攻击厮杀。

    这群怪物都是应天门隐藏起来的力量,因为相貌丑陋没有人形,所以平时并不会在宗门之内行走。

    只在执行一些机密任务,又或者是遇到危难局面的时候,它们才会出现。

    可以说它们是宗门内待遇最差,干活最累,模样最丑,人缘最坏的倒霉蛋儿们。

    所以赵英奎一忽悠,这群东西立刻选择了跟随他。

    怪物们咆哮一声,就要扑向凌断空,它们可不懂得什么本真宝物的厉害,只知道凌断空不过一名区区的元婴期修士,所以并不惧怕。

    凌断空却是厉喝道:“你们蠢吗?赵英奎要寻找不死人,他连我都不会放过,还能放过你们?一旦确定不死人不在我们几人之中,接下来就要轮到你们被杀了,仔细想一想吧!”

    “嗷~~~嗷?”怪物们一起停步,回头望向赵英奎。

    是啊,赵英奎不肯放过任何的幸存者,也不肯放过凌断空四人,那他凭什么就能放过自己们呢?

    赵英奎怒道:“不要听他乱说,尔等都已经接受过炼化改造,怎么可能是不死人,你们不会是,我也不会是!”

    “嗷……”怪物们一琢磨也是啊,于是就又要朝凌断空扑去。

    凌断空道:“且住,你们刚刚没有听到吗?赵英奎亲口说过,那不死人什么特征也不知道,怎么排除你们的嫌疑?他能放过你们吗?”

    “嗷嗷……有道理!”怪物们又一起止步,继续回头看着赵英奎,想看他的说法。

    赵英奎简直了,这群玩意儿,耳根子怎么就这么软?

    不过凌断空说的确实没错,他就是想利用这群怪物先宰杀幸存者,如果无法找到不死人,那么怪物们自然也不会放过。

    同时赵英奎也在心中暗暗懊悔,不该和凌断空说那么多话,被他抓住了短处把柄。

    他摆动战锤怒道:“一群废物,滚开,我来!”

    说着,他一手举起手中塔盾,一手提着战锤,就那么大步朝凌断空走去。

    边走赵英奎边低吼道:“哼,你只有元婴期修为而已,真认为凭借本真宝物便能胜过我吗?”

    凌断空眼见自己一番话说下来,将怪物们起码说得不动弹了。

    心中也是微微安定了一下,他就算是自命不凡,也不至于认为自己能够在这么许多化神期怪物眼前占什么便宜。

    如今只赵英奎一人来,虽然还是危险异常,但也算是有了一搏的机会。

    凌断空左手托举那小巧宝塔般的宝物,绽放光芒,右手提黑刀,也朝赵英奎迎将上去。

    二人还在行走,气场已经在空气之中不断的碰撞激荡,一时间杀气四溢,罡风凛冽。

    “小子,接招!”赵英奎不等凌断空走近身边,先提起战锤对着他虚空便是一砸!

    这一锤子带动无形罡风,直卷凌断空。

    他这也是聪明,不明对方宝物真相的情况下,没有选择与凌断空近战,而是远程试探。

    他金属性真源,凝聚出的银色罡风异常锋锐致命,威力惊人,战锤竖砸之下,地面破碎,形成一个蔓延的裂痕,朝凌断空蜿蜒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