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农民工给睡了_高考在宾馆做了一次

   电影刚开场,希雅就停下了筷子。

    “这是……”        

    她看向秦天天。

    “这是陆绊的电影,你没看过吗,我感觉这电影里也是什么魔法啊,怪物啊之类的,你应该会很喜欢?”

    秦天天嗦了一口泡面,随口说道。

    平板上播放着黑森林,巡林客,法师与魔潮的故事。

    希雅一边吃,一边看,看得很认真。

    她作为代行者经历过魔潮,虽然并非一线,但那些在血月之下蠢蠢欲动的怪物也依旧能消灭一整个村庄,代行者有时候就要收拾残局,她见过一整个村庄的人都被魔物撕裂,内脏和血肉倒挂在天花板上随风飘荡的场景,也见过只有自己腰那么高的小孩被魔物控制,杀掉了自己的父母家人之后啃噬自己身体的画面。

    三重魔潮,希雅从未见过。

    更何况,寒霜已经是绝迹的,百年之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魔潮。

    伴随着电影的继续,希雅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暴风雪,看到了坐上灵炬而焚烧自己的法师,看到了在那其中厮杀的陆绊。

    她很清楚,这并非虚构,而是纪实。

    自己从小聆听的传说里,那消灭了寒霜,拯救了先祖的大英雄,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

    “他从来没说过这些。”

    希雅喃喃自语道,就连汤都变得有点咸,喝在喉咙里,变得发涩。

    当然,希雅也没有对陆绊或者崔斯特说过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任务。

    “我就知道,他这个人神神秘秘,总感觉藏了什么。”

    秦天天笑道。

    希雅看着秦天天的笑容,她知道,秦天天将这些都当做了虚构的东西,就像小说和戏剧。

    但希雅清楚,这些就是陆绊经历过的一切。

    那些绝望的,痛苦的,令人疯狂的事情,陆绊都亲身经历,将其记录了下来,甚至拿来取悦其他人,为他人带来欢乐。

    看完《魔潮》,天已经快亮了。

    食物的作用涌上来,血液都挤到了胃液里,秦天天伸了个懒腰,又是通宵的一天,该摸了。

    “你睡吗?”

    秦天天缩到了被子里,就像冷冻的蟹肉棒般将被子卷起来。

    “我还想再看看其他的电影。”

    希雅大概学会了怎么使用视频网站,她还想看看陆绊其他的作品。

    秦天天眯起眼睛,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睡相非常差,还踢被子。

    希雅替她把被子盖好,又看了看《疯人之口》。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秦天天才睡醒,她擦了擦嘴角,发现希雅还在看。

    拿出手机,发现陆绊发了几条信息,自己没看到。

    【忘川】:不好意思,通宵了,刚醒。

    【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被希雅吃了,太好了,我给殡仪馆打个电话让他们不用派人来了。

    【忘川】:?

    秦天天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老肩巨滑的衣服落下来,露出了一半的锁骨和肩膀。

    希雅注意到秦天天起来,说了一句。

    “我看你休息得很不好,所以给你使用了一个消除疲劳的法术,能让你休息短暂的时间就能恢复精力。”

    “真的吗?”

    秦天天活动了一下身体,觉得的确神清气爽。

    平常要是通宵,她可能要睡到下午四五点,等到肚子饿得不行了才会爬起来。

    今天大中午就自然醒了,而且还觉得精神很不错。

    难道希雅真的掌握了什么魔法?

    秦天天觉得还是不要追问比较好。

    【忘川】:饿了,要吃饭。

    她给陆绊发了条消息。

    【一动不动】:冯羽做了午饭,你们收拾一下过来。

    “好耶!”

    秦天天立刻爬起来,和希雅一起换好衣服,麻溜地跑到了陆绊家。

    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客厅的桌子上,糖醋排骨,干锅包菜,家常豆腐,红烧带鱼,还有一锅鱼丸汤,满满当当,是家里的味道。

    当然,从秦天天的角度来说,不够辣是真的。

    “你怎么还让人家通宵,本来还想让希雅好好休息一下。”

    陆绊端上最后一盘凉拌什锦黄瓜,对秦天天说道。

    “草,你还好意思说。”

    秦天天本来想反驳,但看到希雅还在,就硬生生噎了回去。

    “吃饭吃饭,我饿死了。”

    她感觉自己饥肠辘辘,明明凌晨五点还吃了泡面,怎么就这么饿?

    “安息术可以让你一段的睡眠时间相当于三倍的效果,但是对身体消耗也很大,如果不及时补充营养,反而可能会感到更加疲劳。”

    希雅解释道。

    “?”

    秦天天寻思了一下,这是不是相当于自己睡五个小时就等于睡了十五个小时,那要是自己睡了十五个小时,醒过来肯定会饿啊!

    这法术是不是有点奇怪?

    她端起碗就开始狼吞虎咽,冯羽做的菜又好吃,秦天天感觉可以下三大碗。

    一边吃着,他们一边看电视。

    “我昨晚托人去调查了一下最近三年内和游乐园有关的新闻,发现还是有一些线索的。”

    陆绊同时说道。

    “在欧洲一座小镇上,一所学校在进行年终清点的时候发现学校的教室空出来了一间,怎么也查不到这一整年对应的使用记录,而在学校的财务报表里,有一项支出是游乐园的门票,但学校没有任何一个班级在当年去过游乐园。”

    “岛国有一间公司在年度盘点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合作供应商一直没有结款,但打电话过去询问却是空号,一番联络,发现那家供应商早就已经不知所踪,根据一部分接口人的证词,对方似乎团建去了一处游乐园。”

    “在北美,有一位精神病患者坚称自己的家人在游乐园里失踪了,而病历和资料证实,他没有家人,这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这些报道都和游乐园有关,而且可能涉及到了人员失踪,陆绊觉得可能是诡异之物在作祟。

    听到陆绊的话,希雅忽然放下了筷子。

    “有一件事,我在看过了你的电影之后才发现。”

    她开口道,令陆绊眼皮一跳,仔细回忆一下自己应该没有在电影里展现希雅不好的东西。

    毕竟什么都吃,嘴巴不停,睡觉打呼噜这些也不算陆绊抹黑,是事实。

    “什么事?”

    陆绊问道。

    “我可能见过杜丹平。”

    希雅认真地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