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玩弄h/下岗美熟妇的肉唇

东方人杰说道:“我也不清楚,师父只是说他是日月圣火教的九长老,让我抓紧时间发展世俗的势力,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告诉我。”

    叶不凡问道:“他人如今在哪儿?”

    “师父一直守在天坑那边,等待教主出关。”

    叶不凡皱了皱眉:“就是说日月圣火教的教主还没有出关,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吗?”          

    东方人杰说道:“我不太清楚,但师父预测大概在三天之后。”

    叶不凡之后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想将日月圣火教的事情问清楚。

    但东方人杰所知道的有限,并没有获取更多的信息。

    “这次对不凡投资公司动手,你父亲知道吗?”

    叶不凡想了解一下,这次行动到底是东方人杰自己,还是代表东方家。

    “我父亲知道,但不同意,后来被我囚禁在家中。”

    东方人杰的回答让他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毕竟和老丈人撕破脸皮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感觉问的差不多了,叶不凡一指点出,直接将他点晕在地,然后交给旁边的东方惠中。

    “带回去吧,交给东方家主处置。”

    不管怎么说,东方人杰终究是东方惠中的亲哥哥,东方家唯一的继承人。

    也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这种情况下交给东方建业处置最为合适。

    东方惠中将东方人杰提在手里,神情复杂。

    “这次是我东方家对不起你!”

    她虽然蛮横,但还是讲道理的。

    这次着实是东方人杰犯下大错,叶不凡交回东方家处置,这已经是给了天大的脸面。

    叶不凡说道:“好了,和我说这个干什么?赶快回去吧,把你父亲救出来。”

    东方惠中点了点头,带着东方人杰离开了房间,向东方家赶去。

    她这边离开之后,苏如月说道:“叶大哥,那个日月圣火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不凡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结合刚刚东方人杰吐露的信息,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猜测。

    “神农架的天坑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封印,下面封印了一个宗门,就是那个日月圣火教。

    前段时间之所以有灵气溢出,应该就是那个封印松动了,随后又有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跑了出来。”

    叶不凡对这点是深有体会的,一般高阶封印不可能一下子破开,只要打开一个破绽,修为较低的弟子反倒能够率先出来。

    东方人杰那个师父九长老,和刚刚的两大护法应该就是先出来的圣火教成员。

    至于剩下的其他人应该再继续攻击封印,等他完全破开才能出来,按照刚刚所说时间就在三天之后。

    安以沫问道:“这要多强的修为才能将一个宗门封印在地下,这是谁做的圣火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没关系,过几天我会查得一清二楚。”

    叶不凡如今一直在压制修为,距离飞升已经不远了。

    在走之前一定要帮自己的亲人将所有隐患全部排除,其中自然包括这个野心勃勃的日月圣火教。

    秦楚楚问道:“叶大哥,你是要前往神农架吗?”

    “肯定要走一趟,不过不是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叶不凡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以后我来处理。

    现在你们好好说一说,这段时间有多想我?”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众人久别重逢,自然是亲热的不得了。

    叶不凡将诸多女人相互做了个介绍,大家的注意力很快便集中在小叶子的身上。

    小家伙长得太可爱了,粉嫩嫩的就仿佛是个瓷娃娃一般。

    在场的女人们对小叶子都喜欢的不得了,都争抢着抱来抱去。

    抢不到的便偷偷再叶不凡身上下手,左一把又一把,将他腰间的软 肉掐了一个遍。

    大家的意思很明确,都是你的女人,凭什么我没有这么可爱的宝宝。

    叶不凡也没想到还有这种后遗症,虽然是炼体巅峰,但女人们幽怨的眼神还是无法承受。

    “那个……好久没回来了,现在去看看爸妈。”

    找了个合理的理由,总算缓解了眼前的尴尬,他带着一众莺莺燕燕出了门,向着天宫的方向赶去。

    来到门前,守门的天宫成员看到少宫主归来,马上就要进去通报,却被叶不凡给拦住了。

    他要的是给父母一个惊喜,带着众人悄悄的走了进去。

    后花园,长孙冬菊坐在一条长凳上,看着眼前的池塘泪眼婆娑肩头耸动,不停的抽泣着。

    欧阳兰陪在旁边,也是不停的抹着眼泪。

    林震天陪在旁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两个女人为什么哭泣,这是又想儿子了。

    “冬菊,不要再哭了,小凡他不会有事的。”

    他这么一说,长孙冬菊哭得更加伤心:“是我对不起儿子,小时候就把他弄丢了。

    好不容易团聚,结果又出现了这种事情,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林震天劝道:“好了,哭也没用,说不准小凡等下就回来了。”

    这时又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啊,你儿子是福大之人,肯定会回来的。

    说不准还会带回来一堆漂亮的儿媳妇儿,和可爱的小孙女。”

    他这番话说完长孙冬菊如遭雷击,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来。

    旁边的欧阳岚也是如此,昼思夜想哪能听不出自己儿子的声音,立即一脸惊喜地回头看去。

    “儿子,真的是你!”

    “小凡,是你回来了吗?妈不是在做梦吧?”

    两个女人喜极而泣,一左一右拉住叶不凡的两条手臂,激动地哭泣起来。

    林震天先是震惊,随后高兴的老泪纵横。

    当时与昆仑仙境一战的惨烈他是亲眼所见,刚刚虽然在劝说妻子,其实内心当中觉得儿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老天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妈,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而且好好的连一根头发都没少。”

    叶不凡心中也满满的都是感动,这种真挚的亲情绝对是万金难求。

    而就在这时,长孙冬菊突然抬起头来,止住了哭泣:“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叶不凡愣了一下:“我说我一根头发都没少。”

    长孙冬菊连连摇头:“不是这句,再往前最开始那一句,漂亮的儿媳妇和小孙女在哪儿?”

    叶不凡这才明白母亲要问的是什么,回头指着小叶子和兰溪等人,“不是在这儿吗?”

    “我的天啊,这是我的孙女吗?”

    欧阳岚和长孙冬菊默契地将他一把推开,满脸兴奋的向着小家伙扑了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