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要塞红酒求你/一人吃一只

这时,顾长龙也跑了进来。他一进来,张丽娟和赵小月、张九林也跟进了房间。

    “哎!我说这样可不行啊!爸爸都病成这样了,他吃一口就少一口,可顾玥这孩子这么狠心。宁可相信一个江湖郎中的鬼话,也不让爸吃口东西,再这样下去,爸别说是病死,都有可能被饿死。”        

    顾梅平一看到顾长龙进来,便冲着他发了火。

    顾玥气得脸上都变了颜色,但是一看躺到床上的爷爷,她硬是忍着没有发作。

    张丽娟一看机会来了,她便赶紧对顾长龙说:“姐说的对,咱们放着丽康那么有名的医生不用,为什么偏要让这个人来给爸看病。昨天的事,我看他纯粹是蒙的,瞎猫碰上了死老鼠呗!”

    “顾总,丽娟姐说的没有错,看病还是要去大医院,否则谁都能看病,那还要医院干什么?”

    李小月娇声娇气的帮了张丽娟两句。

    这时,夏建号完了顾老爷子的脉后,他看了一眼顾玥说:“爷爷的病情不是很好,必须尽快把他体内,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病毒排出来。否则伤及肺腑就不好办了。”

    “夏先生!你既然是顾玥的朋友,那你就痛快的一点说。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爸的病?就算花多少钱我们也愿意出。”

    顾小婉一步上前,她一脸严肃的说道。

    李小月在这个时候则不识趣的呵呵一笑说:“顾董,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话。顾老爷子都快八十岁的人了,就连大医院的名医也没有办法,你就不怕他骗了你们的钱财?”

    夏建实在是忍不住了,看来他不使点手段出来,这一屋子的人还真能把他给踩扁了。

    “这位小姐!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的事情最好,别在这儿煽风点火了。”

    夏建看了一眼李小月的双眉之间,声音有点冰冷的说道。

    李小月有点妩媚的大眼睛两闪,她呵呵一笑说:“我能有什么事?千万别拿你骗小姑娘的那一套来对付我,我是个成熟女人,姐什么事没有见过。”

    “你还是不要太自信了。我看你双眉之间隐藏着一条黑线,这可是大凶之兆,如果不是你自己有事,肯定会是你的至亲。”

    “你放狗屁!你是在诅咒我吗?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顾玥的面子上,我会让你知道我李小月的厉害。”

    李小月听夏建这样一说,她泼妇的原形立马就显露了出来。

    顾小婉冲夏建微微一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管你对她有什么样的看法,可这种事不能乱说。”

    “我不会乱说的,这是有根据的。”

    “你有个屁的根据,你再说我踢死你。”

    李小月大叫着,作势往上要扑。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提在小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不解气的用手指了一下夏建,然后掏出手机接通了。只听她对着手机喊道:“你说什么?我爸去世了?你放狗屁,这怎么可能……”

    李小月拿着电话,边哭边朝门外跑去。众人的脸色不由得大变,他们傻傻的看着夏建,感觉这事极其的不可思议。

    其实夏建也是蒙的,他的记忆中好像紫衣道长给他讲过这方面的知识,他今天就随便一说,没想到还真应验了。

    回过神来的张九林忙给顾长龙打了个招呼,他也放开步子跟着跑了。

    “夏先生!人多嘴杂,希望你不要生气,既然顾玥这么相信你,那我爸的病就拜托你了。”

    顾长龙再次见证了夏建的厉害,他彻底被折服了。于是他便赶紧的转变了口风,一脸虔诚的笑着对夏建说道。

    顾梅平看了一眼张丽娟,她冷哼一声说:“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我从来都不相信。把我爸的命交在他的手上,我实在有点不放心。既然你会看病,那你瞧瞧我这是什么病?咱们不争不吵,以事实说话。”

    顾梅平的老公赵海看起来为人忠厚,他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他一步上前,拉着顾梅平的胳膊说:“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爸的病还是由顾玥来做主吧!”

    “你少管我,反正是我爸,你不心疼,我心疼他。”

    顾梅平一把推开了老公赵海,她一步跨到了夏建的面前,然后伸出右手。把她左手腕的衣服挽了起来。只见在她的左手腕上,有个鹅蛋大小的肉疙瘩,看着有点吓人。

    “姐!你这里怎么了?”

    一旁的顾小婉失声问道。

    顾梅平冷冷一笑并没有理会妹妹。她朝着夏建撇了一下嘴说:“你如果能把我的这个病给看好了,我就让你替我爸治病。”

    顾玥一看不干了,她一脸不爽的说道:“姑姑!你这是干什么?爷爷的病和你的这病是一回事吗?你不是难为人吗?”

    “切!你不是说他很神奇吗?连我这……”

    “别吵了,你这不是病,我能立马就能给你治好”夏建说着,一把抓住了顾梅平的左手腕。他两只手捏着顾梅平的左手腕,两根大拇指在那个肉疙瘩上轻轻的搓揉着。

    “你这里应该是之前动过小手术。这疙瘩看起来吓人,可不痛不痒是吗?”

    夏建说着,忽然之间两手发力,两根大拇指同时狠狠往下一按。只听啪啪声接连二三响起,就连站在旁边的人也能听到。

    顾梅平大惊,她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你干什么?”她想把左手抽回去,可夏建的两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她根本抽不动。

    只见夏建两根大拇指揉来揉去的动了两下说:“好了,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啊!没有了?你这是给我挤烂了?这会不会影响我的健康?”

    顾梅平一看左手腕上的肉疙瘩不见了,她是既惊喜,又担心。她一边叫着,一边用右手在左手腕处摸了摸,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夏建:“这就好了?你也太神了吧!好吧!看来你是有真本事。”

    夏建皱着眉头,两眼如炬的在顾老爷子的卧室里扫了一遍。他声音冰冷的说:“这房间是谁布置的?”夏建这样一问,只见张丽娟慌忙把头低了下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