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是我的_我的床单都是你的味道

第一批包抄过来的七十多万魔岭修士在一座座法阵爆发之后,顷刻间死伤二十余人,剩下的也在艰辛抵挡阵法之威,不时受伤惨叫,继而被杀。

    笼罩陆叶和巨甲的防护法阵已经破碎了。

    这法阵虽然很坚固,可也有自身承受的极限,抵挡住一轮万魔岭修士的猛攻之后就已被破,然而此刻却没有哪个万魔岭修士有功夫来袭杀他。          

    那巨石之上,陆叶手中阵旗不断变幻挥动着,将四周一座座阵法的威能激发到最大。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快御器脱离法阵!”终于有见机不妙的修士大呼一声。

    他们这批人气势汹汹而来,结果还没靠近陆叶就死伤惨重,为今之计自然是先离开这里要紧,在不清楚四周还有没有更多法阵的前提下,御器飞行是最好的选择。

    半空中总不可能有法阵覆盖的。

    随着那人话音落下,众多慌乱的修士终于反应过来,纷纷祭出自己的飞行灵器。

    这样的密林中,大木从立,树冠高耸,障碍繁多,御器飞行不是很好的选择,一个不慎就可能撞在树上,但此刻万魔岭的修士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

    诸多灵器升空,万魔岭还存活的诸多修士们便要逃离着凶险之地。

    然而还没等他们这么做,陆叶手中的阵旗又猛地挥动了一下,下一瞬,一道道明亮的纹路在地面上演化成型,一座新的法阵被激发。

    在这法阵被激发的同时,所有升空的修士无不生出一种大山压顶的感觉,身子陡然变得沉重无比,哪怕他们拼命抵挡,也没能挡住那从上压下的无形之力。

    “禁空?”有修士惊恐大叫。

    禁空法阵是很出名的法阵,但这绝不是一个灵溪境修士能够布置出来的,所以突遭这样的变故,所有人都乱了心神。

    陆叶确实布置不出禁空法阵,真正的禁空法阵是连飞行的能力都被彻底剥夺的,眼下激活的法阵只是以重压灵纹为核心布置出来的,如果有修士能抵挡住那巨大的压力,依然可以升空飞走,但一座法阵之威何等强大,根本不是灵溪境修士能抵挡的。

    惊呼和惨叫声此起彼伏,一道道身影狼狈跌落下来。

    还不等落到地上,威势巨大的术法已经从下方席卷而来,那是一躲熊熊燃烧的火莲,火莲下方,依依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双手高举,周身灵力沛涌。

    火焰席卷之处,还没调整好落姿的万魔岭修士们化作一团团火球。

    巨甲奔行了出去,随手一捞,抓住了一个从天而降的修士的大腿,然后轮着狼牙棒一样,将这人轮了起来,砸向附近的敌人。

    陆叶从巨石上跃下,一手按在刀柄上,于这炼狱一般的场地中闲庭信步,兵匣中传出嗤嗤之声,九道御器的流光在四方穿梭来回,带出一蓬蓬热血,磐山刀不时出鞘。

    在他身侧,琥珀已现出本体,矫健的身形腾挪穿梭在战场中,淡金色的妖元在周身翻滚,巨大的爪子拍下时,往往便是头碎骨裂的场景。

    并非万魔岭的人不够强大,敢深入这里追击陆叶的,无不是转修了天级功法的修士,修为最低也是天七的层次。

    七十多人一起行动,哪怕对上一个云河也丝毫不虚。

    可陆叶这边早有布置,单是两座爆裂法阵就让万魔岭死伤不少,之后诸多法阵的激发和转变更是让人应接不暇。

    这诸多手段施展下来,七十多人一下子成了乌合之众,等待他们的只有被屠戮的份。

    一炷香后,战斗平息。

    那巨石四周,狼藉的战场上,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横亘,更有难闻的焦糊味混杂着血腥气传出,七十多人在这一战中死了个干净。

    原本有几人是有机会逃离的,只不过跑的迟了一些,被神出鬼没的依依堵住了退路,配合赶过来的琥珀将他们赶尽杀绝。

    打扫战场,收拾战利品,一行迅速撤离此地。

    又片刻后,更多的万魔岭修士汇聚到了这里,一番查探,结果令人惊悚。

    五支最先找到陆叶行踪的队伍被杀的全军覆没,结合那些死去的万魔岭修士临死前传递出来的讯息和眼前战场的残留来看,那灭门之叶明显是借助阵法之威才做到这等匪夷所思之事。

    一时间,万魔岭修士心情沉重。

    陆一叶这厮实力强,跑的快,之前那么多万魔岭修士对他围追堵截也没能将他斩杀,让他遁入这茫茫雾隐山中。

    本以为到了这里,是个可以斩草除根的好机会,谁知这厮又展露出非比寻常的布阵本事。

    光是此地残留的法阵痕迹来看,那灭门之叶在这里布置的种种发下不下于七座,战场中还有许多残破的阵旗和阵基残留。

    直到这时,许多万魔岭修士才意识到之前被忽略的问题。

    那陆一叶连驻地防护大阵这种级别的阵法都能破除,布阵的本事岂能差了?

    这茫茫林海,云雾蒸腾,不好御空寻人,在这林海之中追击寻觅,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忽然踏入一个法阵之中。

    一旦落入这样的陷阱,必然十死无生。

    一时间,四周的环境似乎都变得危机四伏,让人心中惶惶。

    “诸位不必太过惊慌。”

    就在众多万魔岭修士心中不安时,一人忽然站了出来,信誓旦旦道:“那陆一叶纵有布阵的本事,这种手段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似是为了增加自己言辞的说服力,这人在说话时,有意无意地展露自身灵光,天九级的修为一览无遗。

    “这位师兄怎么称呼?”有人客气问道。

    “千羽门,秦正。”

    这个名字一出,不少人立刻查探起战场印记,很快有人惊呼道:“灵溪榜排名九十八位的那位秦师兄?”

    修士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借自身的战场印记勾连天机,查探一些以前没办法接触到的东西,比如灵溪榜。

    此时此刻,秦正这个名字便排在灵溪榜倒数第三的位置上。

    哪怕是倒数第三,那也是灵溪榜上的人物,是寻常灵溪境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之前竟没人知道,追杀陆叶的人群中,居然还有灵溪榜上的强者,这倒不是灵溪榜上的强者对斩杀陆叶的赏赐不动心,只是他们大多都自视甚高,很少会与人结伴行动。

    秦正这样的毕竟是少数,而且他素来为人低调,这一次若不是为了鼓动士气,也不会自报家门。

    听人提起灵溪榜,秦正有些脸红。

    他这个灵溪榜九十八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就在几日前,他还不在榜单上,结果灵溪榜前三位忽然齐齐消失不见,他就稀里糊涂地上榜了。

    “秦师兄方才所言何意?”先前说话的那人问道。

    秦正道:“不瞒诸位,秦某勉强算是个阵修。”他手中捏着半截阵旗,“所以对阵道上的东西多少有些了解,这是那陆一叶布阵所用的阵旗,而这东西是他从天机宝库中买出来的。”

    “何以见得?”

    秦正一笑,手上出现另一杆阵旗:“因为秦某也买过,对我等灵溪境修士来说,打造阵旗要花费不少精力,所以如果功勋足够的话,还是从天机宝库购买比较省时省力,这种阵旗在天机宝库中,每一件都差不多相当于一件下品灵器的价格,我不知道那陆一叶到底买了多少,但有传闻他之前给李霸仙买过补窍丹,那补窍丹的价格想必诸多都有所耳闻,所以哪怕是陆一叶,手中应该也没有太多阵旗。”

    有人听懂了秦正话里的意思:“秦师兄是说,那陆一叶手中的阵旗一旦消耗干净,就不可能再布阵了?”

    “除非他再去购买!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四周被毁的阵旗差不多有十多杆的样子,阵基也有四座,单是这些,需要花费的功勋就不下于一千点。而且应该还有一些没摧毁的阵旗被他收走了。”

    “这狗贼真富有!”

    “一千点功勋……他杀了我万魔岭多少有志之士!可恶!”

    “别忘了补窍丹,这陆一叶就是一条爬在我万魔岭修士身上吸血的蚂蟥,壮大了自己,苦了我万魔岭修士。”

    一群人义愤填膺地七嘴八舌,将陆叶好一通批判。

    见话题忽然跑偏,秦正朗声道:“诸位,莫要被那陆一叶布阵的手段吓到了,此时放弃,那之前死掉的道友们可就白死了,继续追杀下去,或许咱们还会有因此身亡,但为了万魔岭的未来,只要能杀了那陆一叶,死再多人都是值得的。真的不能再让他继续成长下去了,否则整个灵溪战场再没人能收拾得了他,想必诸位也不愿浩天盟出现这样一个人物吧?”

    “秦师兄说的在理。”

    也有人道:“之前大家虽聚众而行,但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调度,所以咱们才吃了这么大的亏,秦师兄既是灵溪榜上的人物,不如就由秦师兄来主持此事,我等听从指挥如何?”

    这个提议让不少人赞同附和。

    秦正略一沉吟,颔首道:“确实需要统一的指挥调度才能成事,既然诸多道友抬爱,那秦某就不推辞了,若有人觉得比秦某更合适也可自荐,秦某并非妒贤嫉能之辈,自会退位让贤。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