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做污污的事小短文/在办公桌下为他口

    留在傅御风的身边,她清楚的知道将来的一切都会有麻烦,若是真的回去的话,她担心自己和傅御风的感情会重新开始,她担心自己会原谅傅御风,甚至是说自

    己无法放下对傅御风的那种情感!

    离开,虽然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方法,也会对其他人都带来伤害,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与其留下会带来众多的麻烦,倒不是离开一次给人们短暂的痛苦。  泪水快速的从眼角处滑落,兄弟们都伸出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拽着温凉的手,直接吧她拖到车上去:“给我放手!听到了没有,我是小姐,我的话你们必须遵从         

    ,立刻给我放手啊你们,快点放手啊!”

    然而她的怒吼,对于众多兄弟来说,只不过是噪声罢了:“快点给我放手!如果你们不放手的话,小心我吧把你们都杀了!”  被塞进车中的那一刻,温凉用力的挣脱出紧拽着的那几双手,冲着站在车外的黎喊道:“黎,你欠了我五年的安宁,你是时候把这一份安宁还给我了吧。我拜

    托你了,放我走啊,放我走啊,我拜托你了,放我走啊!”

    听到温凉喊得那么悲伤的语气,黎也是无奈的闭上自己的眼睛,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以极快的速度开启了车辆,从温凉的视线总渐渐消失而去。

    对不起!当车行驶在那空荡荡的街道上时,黎突然猛的停下自己的车,把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直接揍向方向盘。

    “小姐,对不起,老大的命令我不能违背,若是你离开的话,那么老大也十分有可能杀到霓虹的,我不想连累无辜了……”

    黑暗的地下室,有人开门进来,温凉看着来人不满的说道:“别太自私了!你不可能关我一辈子。”  男人只是缓缓说道:“温凉,对不起!”听完男人的道歉以后,温凉什么话都没有再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继而低下自己的头,而男人也是无奈的转过自

    己的身子。

    不知道时间究竟是过去了多久,囚室内死一般的安静,安静到连呼吸的声音都成为了噪音。  沉默了许久以后,温凉才缓慢的抬起自己的头,双眸宁静的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只见他背对着自己,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冷:“你想要逃离我,这辈子都是不

    可能的!”

    听到傅御风如此冷漠的声音,温凉的心中瞬间多了一种无法言语的疼痛,冰冷的泪滑落:“傅御风,我拜托你了,让我走吧!

    如果你不想让我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那么你现在让我离开,我拜托你了,好吗?”  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傅御风缓慢的转过身,看着温凉脸上的泪水,不解的问道:“呆在我的身边,就这么让你难受吗?为什么你总是想方设法要离开我呢?我

    对你还不够好吗?”

    “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了这句话以后,温凉的脸上瞬间出现了嘲讽的笑容:“若是你真的对我好的话,那么你怎么可能会这样伤害我?  你从来就不相信我,就算我说得再好,你也不曾相信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呢?既然你都已经不相信我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勉强我留在你的身边呢?放过我,

    让我们都好吧!”

    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傅御风冷冷的说道:“你说我不相信你,你为什么就不好好想想,其实这件事情要让我相信也是很难的,好不好?

    你们长得一模一样,基本除了你们,没有人可以分辨,你让我被欺骗了一次,还要试图相信会被欺骗的第二次吗?”

    眼泪瞬间萌生上了自己的眼眶:“傅御风,给我们每个人一个机会吧,给我一条生路吧!”

    “你究竟是想干嘛?”

    怒吼声划破了暗室中的宁静,傅御风看着周围的弟兄和黎,冷声说道:“你们都先给我退下,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探听我们的话。”

    随着话音的落下,所有人都快速的退出了囚室,而傅御风的眼眸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哀伤。

    他看着温凉那冰冷且充满了怒气的神情,轻轻的问道:“我不是都已经道歉了吗?为什么你还是要离开呢?你难道真的连半点的机会都不可以给我吗?

    离开了我,你就可以十分幸福快乐吗?还是说你想去找那个在霓虹的男人?”

    快速的抬起自己的头看着傅御风,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是温凉却在半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泪痕划过,在心上增添了一个伤口。  “傅御风!”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唇瓣轻轻的启动,温凉轻轻的问道:“以前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都是会选择支持我的,这一次,我真的是不想再留在

    傅家,不仅仅是因为你。

    还是因为我真的累了!这一次,如果我真的想离开的话,那么你可以支持我吗?可以放我离开吗?”

    面对温凉的话,傅御风似乎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一般,只是移动自己的脚步来到温凉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附上她那苍白的脸蛋,眼眸中多了一丝哀伤。  垂眸看着傅御风摸着自己脸蛋的手,鄙视了一眼以后,便伸出自己的手猛的拍掉了傅御风的手,用手费力的撑起自己的身子,踏着那颤颤巍巍的脚步将自己

    的身子一步一步从傅御风的视线中退去。  莫名的看到温凉这样的做法,傅御风的心中也多了几分不满,直接冲着温凉吼道:“你闹完了没有?究竟还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肯认认真真的和我好好的谈谈呢

    ?

    还是说,你真的因为了我认错人的这一件事情就从此判定我死刑了吗?”

    冷漠的停下自己的脚步,看着傅御风那不满的神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随后低头,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要因为傅安心这件事情就判你死刑,若是你想这样说的话,那么我也只能说那只是你自己一时的心里想法罢了,是你自己要这样去认为的,根本就与我无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