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正进入一个没那么令人担心的新篇章

0e08e6c8e551856.png

一系列最新研究让人们从omicron变异株带来的阴云中看到了一丝曙光:尽管确诊病例数飙升至纪录新高,但重症和住院病例数并未如此。一些科学家表示,数据预示着疫情正进入一个没那么令人担心的新篇章。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阶段,”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免疫学家Monica Gandhi说。“新冠病毒一直伴随着我们,但我认为omicron产生的超强免疫力,能够帮助平息这场大流行病。”

Omicron变异株于一个月前在南非被发现,专家们警告情况还有可能发生变化。但过去一周的数据显示,在人群普遍获得免疫力以及突变数量众多这两项因素的影响下,omicron感染者的症状严重程度已经大大低于之前的感染者。

一项来自南非的研究发现,在主要由omicron引起的第四波疫情中,住院患者发展成重症的几率要比德尔塔引起的第三波疫情中低73%。“数据相当可靠,住院病例数与确诊病例数已经不存在强关联性,”开普敦大学免疫学家Wendy Burgers称。

早前,有关omicron的大量警告主要源于该变异株存在大量突变,其中许多出现在刺突蛋白中。早期数据表明,这些突变使得病毒不仅可以轻松感染未接种疫苗的人,而且还可以突破感染之前已经得过新冠或注射过疫苗的人。但问题依然是,一旦它突破了第一道防线,omicron会如何表现。

有几个因素使得该变异体的毒性似乎没有之前的病毒那么强。其中一个因素是它感染肺部的能力。冠状病毒感染通常从鼻部开始,然后蔓延到喉部。轻度感染使它止步于上呼吸道,但如果病毒进入肺部,通常就会引发更严重的症状。

但过去一周的五项独立研究表明,omicron相对不易感染肺部。一项由日本和美国科学家联合开展的研究显示,感染omicron的仓鼠和老鼠的肺损伤远低于感染此前几种变异株的实验体,死亡率也同样降低。比利时的另一项研究在叙利亚仓鼠身上也得出了类似结论。

科学家们对手术过程中收集到的少量患者肺组织样本进行了研究,发现在这些样本中omicron的生长速度要显著慢于其他变异株。

Burgers表示,这种毒性的变化可能与病毒的结构发生变化有关。

“过去它通过两条不同的路径入侵细胞,现在由于刺突蛋白的变化,它更喜欢其中的一条路径,”她说。“它似乎更倾向于感染上呼吸道而不是肺部。”

Burgers称,这可能意味着omicron引发的症状没那么严重,但也意味着传播性更强,因为病毒在上呼吸道的繁殖更快,因此也更易传播。

“当你开始看到各种不同的数据都指向同一方向时,你会更加坚信我们能对抗得了omicron,”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流行病学家Jessica Justman说。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Gandhi表示,虽然新增病例可能达到创纪录水平,但她希望omicron的高传染性和低致病性能预示着疫情开始走向终结。她指出,香港上周公布的另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已接种疫苗的omicron感染者对其他变异株也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应答。她说,这可能解释了为何南非的新增病例迅速见顶。

“我希望这种变异株能给民众带来超强的免疫力,”她说。“它有望终结疫情。”

0

更多精彩